《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3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韬扭头盯着石磊,那陆航团的参谋笑了笑,和陈韬道别离开。
  “石磊!”
  “到!”石磊猛地站起来。
  陈韬却没有再对他说什么,而是指了指座椅对耿帅和金焕明说,“行李放下,先开会。”
  耿帅和金焕明迎着李牧等几位老战友吃惊和疑惑的目光在后面落座。
  “我知道你们是一个连队的,从同一个连队调出人员充实猎人突击队,就是考虑到你们之间不用进行磨合就能很快形成战斗力。”
  陈韬开始讲话,朝石磊压了压,说,“战友情你们有得是时间慢慢叙,坐下吧。”
  “是!”石磊暗暗吐了吐舌头,坐下。
  李牧却是注意到陈韬提到的一个新名称——猎人突击队。
  “讲一下咱们的新单位。”陈韬开始说到重点,“你们都看到了,新单位就在座的这些人,我们没有后勤人员,编制内的人员,就咱们八个人。”
  兵们非常的疑惑,都竖着耳朵认真听。
  “首先说一下编制,猎人突击队是不存在的部队,包括我在内,我们的隶属单位名称叫做第31集团军政治部文化宣传工作队,也就是李牧曾经接触过的文宣队。”
  顿时,李牧苦笑加冷汗都要出来了。
  文化宣传工作队是干什么的?

  平时部队搞晚会啊搞文化类活动啊还有部队新闻啊等等杂七杂八的活儿,就是这个文化宣传工作队干。说得好听点,就都是文艺兵,打架不行,但相机摄影机以及舞美啊做宣传画啊这些,是绝对拿手的。
  这种部队跟猎人突击队的性质,压根就是风牛马不相及。
  但是这种伎俩,是部队惯用的掩护手段。某些既不属于特种部队又不同于普通步兵部队的部队,更是直接挂在运输部队下面,甚至是一些留守处。那都是些什么单位啊,说句难听的,就是除了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没啥-吊-事的单位。
  “换句话来说,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序列里,我们是文化工作者。”陈韬说,“其中的意味,你们自己体会。等下大家把保密协议都签了。”
  说着,陈韬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到一边。
  “今天开始,我们有了一个正式代号,猎人突击队,猎户小队成为历史。猎人突击队的主要任务是……”
  说到这里,陈韬顿了顿。
  兵们眼睛睁大,屏住了呼吸,静等下文。
  “模拟美军101师,作为军区特种部队、侦察部队的对手,当好特殊蓝军。未来甚至可能扩到到全军,和全军特种部队交手。一直以来,我军的战略潜在对手是美军,我军也一直在各个方面追赶美军,从武器装备到人员培养训练。美军101师作为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具有强大攻击能力的部队,假若发生战争,对我军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如何应对未来有可能发生的战争,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熟悉他们的作战方式,找到对抗的办法。猎人突击队就作为一支小规模的模拟部队,作为兄弟部队的模拟对手。”

  陈韬沉声说,“因此,猎人突击队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隶属是不会改变的,我们也不会承认有这样一支部队存在。除了主要任务之外,猎人突击队还有一项使命。”
  “鉴于猎人突击队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参加过多次实战行动,包括反恐行动,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在未来,猎人突击队同时会作为反恐部队的模拟对手,也将会根据上级指示参加实战行动。”
  拿出烟来点了一根,陈韬扫视着两眼发光的兵们,吐出烟雾,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件,说道,“签了保密协议,同时你们还要写一份自愿书。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们,猎人突击队绝对会是伤亡率最高的部队之一。”
  李牧微微扯了扯嘴角,伤亡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已然成了家常便饭了,两次重伤,两次从鬼门关那边回来,将生死看淡虽然做不到,但是一旦打起来红了眼睛,李牧是绝对的不知死亡是何物的。
  甚至,猎人突击队里,就连后来的耿帅,也是受过伤的人,也都体验过生死一瞬的那种欲死欲仙的感觉。
  因此,陈韬的这些话,只吓到了一个人——金焕明。

  金焕明是上海人,家境殷实,有这上海土著的小家子气也对外人的轻视,这些跟他的胆量是有关系的。他胆怯,但徐岩和方鹤城还是让他来了。出于什么考虑,也只有徐岩和方鹤城知道。
  陈韬并没有说兵们是否有拒绝的权利,因此金焕明开始无助起来,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做,只能暗暗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同志们。”陈韬的语气忽然有了一种年代的沧桑厚重,“我参军的时候赶上了对越反击战的尾巴,我是在火线上完成了提干入党。二十年了,今天我找到了当年那股沸腾的热血。也许你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猎人突击队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但是我负责任地告诉你们,你们作为猎人突击队的第一批兵员,将会继续的创造历史。”
  “亚马逊流域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偶尔扇动了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也许猎人突击队很弱小,我们仅有八个人,未来除非减员,否则短期之内不会进行扩编。依靠八个人的力量,为提高军区部队对抗新型作战力量做出贡献,这样的话,不是空话大话,是切切实实的大实话。只要我们坚持心中的理想信仰,就一定能够做出远大于八的成就来。”

  “西北反恐当中,你们不就干得很好吗!”
  陈韬扫视着兵们,“我们都是普通人,子丨弹丨打过来也能够穿透我们的身躯。但是,如果需要,我们可以随时成为不普通的人。这么大一个国家,那么多的同胞,面对危险,总需要有人挺身而出。谁挺生而出?我们。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军人。我不跟你们谈什么精神什么主义,我就说一句话——那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拿着人民给予的俸禄,就要替人民消灾!”
  “世界上有很多种饭碗,既然咱们选择了这一种饭碗,那就好好的端着,别他-妈-的吃干抹净了,到了该干事的时候就往后躲!”
  “我的话完了,一份协议一份自愿书,看完签字画押!”
  你可以不签,但你不能不签。
  陈韬似乎压根就没有打算给兵们选择的机会。
  在所有人都毫不犹豫地签下名字摁下手印的时候,金焕明他犹豫了,但是他还是签了,就像是签上了生死状一样。金焕明他不怕死吗,怕,不只是他,所有人都怕,有老婆孩子的陈韬更怕。
  然而,怕死和无畏,它有些时候是毫无关联的。
  也许金焕明仅仅是不愿意让李牧看到他的畏惧,但不管如何,金焕明也签了。
  一直以来,五连当中,有两个人是众所周知的跟李牧不对付的,一个是杜晓帆,另一个是金焕明。杜晓帆和李牧不对付,是因为把李牧当成了竞争对手,是良性的工作和训练上的不对付。而金焕明则是和李牧之间有私人恩怨,从新兵开始,一直都在闹意见,连长指导员都没办法彻底解决。

  日期:2016-05-2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