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4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天彪,你怎么这么混,都这时候了还说屁话。”曲刚厉声道,“局长来电话可是说了,一定不要激化矛盾,一定要……”
  “局长、局长,曲哥怎么现在一说话就先把他放前面。”张天彪打断了对方,“我们现在在这当三孙子,干着活受着气,他在哪?本来就十四号一天会议,可从十三号他们走那天算起,到今天都一周了,你说他在做什么?还不是在游山玩水,然后把我们当傻小子使唤?曲哥,你太善良,太忠厚了,说句不客气的话,别让人把脑袋买了,还在替人数钱。”
  “混蛋。”骂过一声后,曲刚气的直接挂断了手机。
  张天彪不来现场,而老百姓也不开门,双方就这样一直对峙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已经有人上班来了,可大门不开,这些人也只得在门口等候。

  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多,政府领导没有出面,信访局只派了一个人在现场充数。按时间算,楚天齐也该到了,可是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到了一大堆,整个政府门前几乎全是看热闹的人,连人带车把整条路堵的一塌糊涂。门里的人吵嚷着要见县领导,要去上面上丨访丨,门外看热门的人们大声议论、胡乱猜测,整个政府门前乱成了一锅粥。
  曲刚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走到一边,再次拨打了楚天齐的号码。很快,手机里传来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再打,还是同样的回答,一连拨了三遍都是同一声音。曲刚不由得心中暗骂:妈的。

  忽然,张天彪的话浮现在曲刚脑海:别让人把脑袋买了,还在替人数钱。曲刚不禁疑惑:姓楚的,你不会真耍老子吧?转念一想,他又摇摇头:不可能,于公于私姓楚的都不应该这么做。可离上次打电话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他姓楚的咋就还不来呢?急死人了。
  更让曲刚焦急的是,近一段时间,县长态度模糊,对自己的支持明显不足。如果这次处理不当,恐怕牛斌的支持又会大打折扣。要是搁以前,遇到这种事的话,他早就向牛斌请示汇报了,可今天绝对不能,那不正是给牛斌落口实吗?
  县长不给面子倒还情有可愿,可张天彪也是一天甩脸子,好像自己欠他似的。但曲刚又不能真的和张天彪翻脸,毕竟张天彪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是自己的铁杆,一旦两人明着闹分歧,那自己一系的人马岂不要散伙了?
  天气越来越热,百姓情绪也越来越激动,局长不到,领导不出面,这可该怎么办?曲刚一时急的团团转。
  就在曲刚急的团团乱转的时候,楚天齐也好似热锅上的蚂蚁,本来只有二十多公里的路了,但是火车却出了状况,不走了。

  找乘务员一打听,原来是前面传来消息,有一小段铁轨突然出现险情,正在抢修,急也没用。
  那就等吧。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火车还是没有要开动的迹象。更糟糕的是,手机还没信号,根本打不出去电话。

  于是,楚天齐再次找到乘务人员,商量着能否马上下车。
  乘务人员冷着脸回了一句:“同志,你以为这是个人专列?就是个人专列的话,也得到站下车吧?为了你的安全,为了他人的安全,请你稍安勿躁,这是规定。”
  规定个屁。楚天齐暗骂了一句,过了把嘴瘾,但却于事无补。
  看着时间一分分流逝,楚天齐心情焦急不堪:这可真是急死人了。

  雾蒙蒙的天气,根本看不到太阳真容,但却燥热无比,而且是那种湿湿的热,身上潮乎乎的,非常难受。这种情况下,人们都愿意躲在屋里吹风扇,有条件的就钻在空调房里。
  许源县政府门前人头攒头,整个府前街已经被堵的水泄不通,无论是看热闹的还是当事人都满脸挂着汗珠。那些上丨访丨者更是脸色发红,呼呼喘着粗气,显见已经潮热难耐,肯定心中也是躁动不安。
  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十一点多,信访局仍然只有那一个应付充数的人,县委、政府领导还是一个都没有露面,只偶尔有秘书模样的人到现场转上一圈。这些秘书大多都不说话,只是绕着人群外围转一圈,就匆匆离去了。他们无论眼神和神色都是鬼鬼祟祟的,生怕被人发现,尤其怕被上丨访丨者问话。也有个别人,会悄悄站在人群外围或中间,听着人们的议论,偶尔也问上一句。
  平时上丨访丨者往往会集中在政府大楼前面,有时甚至要冲入大楼,让领导给个说法。而今天这百八十人却都聚在政府大院铁门处,把铁门堵了个严严实实,隔着铁门与曲刚等丨警丨察对峙着。
  曲刚的脸上已经汗迹斑斑,虽然还没到中午,但也是闷热的厉害。平时比这热的天气多的是,曲刚也没少在烈日下暴晒,可没有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而且今天老百姓都集中在大门口,显然把自己当成了靶子,自己还不能离开。有几次只是去旁边接打电话,就引起了上丨访丨人们的骚*动,言说公丨安丨局领导要跑,没人关心老百姓的死活了。
  比起天气炎热,曲刚心中的焦急更甚,更难受无比。比言说的到位时间已经推迟了将近三个小时,可楚天齐根本就没有影子,打手机也一直不在服务区,后来曲刚干脆也就不打了。
  万般无奈情况下,曲刚也联系了牛斌,是牛斌秘书“明白人”接的。“明白人”告诉曲刚,县委常委们正在开会,就是在研究上丨访丨的事,县委书记不在,是县长在主持。“明白人”告诉了他四个字:坚持、稳定。
  屁话,怎么坚持?你们怎么不来?尽管心里有气,也只能放在心里,跟人家“明白人”说不着。

  除了给牛斌打电话,曲刚也联系了政法委书记萧长海。萧长海手机一直通着,但却没人接,办公室固定电话也是如此,想是一直在参加会议吧。
  今天的蝉鸣声特别大,一会儿的天气肯定要更热,照这样下去,人们不中暑才怪。如果要是晕倒一、两个人,恐怕更麻烦。于是,曲刚把目光投向上丨访丨人群,搜寻着那个带头者——杨二成。目光扫视了两圈,也没见对方的影子,他只好喊了起来:“老杨,杨二成,你在哪?咱们再商量商量。老杨,你在哪?”
  一连喊了好几声,杨二成都没露面。
  正要继续喊起的时候,杨二成从人墙后面走出来,来到曲刚面前。
  隔着铁门栅栏,杨二成说:“曲局长,有解决办法啦?还是那个人要来申明不抓我们?”
  曲刚的声音略带嘶哑:“老杨,你看天气这么热,照这样下去,还不把人热坏了?你打开门,让我进去,咱们找个阴凉地方谈一谈,也让大家抽空喝点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