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3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破虏也是闭着眼睛感悟了一会儿,犹感觉到陆羽方才那猛烈的一刀从眉间发稍前掠过的劲风,发根亦被撕扯得隐隐作痛,“陆哥这一招太过霸道,若是不以奇招破之只怕必要溅血而止。”

  这时候,夕阳已经完全下沉。
  东方天际,升上来一轮满月。
  陆羽眼视浮上天边的一轮明月,静默良久,方才说道,“小郭,你可知道那一次陈风雷带着你单枪匹马闯曹营时候,我有几成把握可以胜你?”
  郭破虏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陆羽叹道:“那****一把开山刀,以一敌三,赵子龙血战长坂也不过如此。由于我身在局外,旁观者清,所以看得清清楚楚。你得刀力由心生,刚柔相济,即便我后来也成功入了先天,但要我胜你,实在是半分把握也没有。”
  郭破虏低头不语,静等陆羽下文。
  陆羽转头眼望郭破虏,冷声道:“不过我现在却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郭破虏脸色不变,想了想,方才开口,沉声道:“陆哥可是怪我未出全力吗?”
  陆羽摇摇头,淡声道:“我这人不盲目自负,也不妄自菲薄。在我《九问刀法》的催逼下,但凡还是先天高手,没有人敢不用全力。只不过用刀的人最重刀意,而你此时刀上全无杀意,在此动辄生死立决的时候,跟送人头有什么区别?”

  郭破虏叹道:“我明知陆哥对我爱护有加,实是激不起胸中杀意。”
  陆羽再喝道:“小郭你错了。若是你故意留手,我也不能将刀意使足,届时只怕就是你我一同毙命于此!”
  郭破虏浑身一震。
  他看了看天际的圆月,目光变得幽澈冰寒。

  “陆哥你放心,哪怕是出于对你刀法的尊重,接下来,我必将全力一博!”
  “就是这样才够劲!”
  陆羽哈哈大笑,再次出刀。
  天丛云剑迅疾劈出。
  第三刀——问人生几何!
  第四刀——问生而何苦!
  第五刀——问死而何苦!

  这一次,不再是一刀,而是接连三刀!
  刀势轻灵飘逸,身随刀走,刀路似流水般蜿蜒不尽,源源无穷,一刀就似化做了千百刀,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旋劈而至。
  在陆羽连续三刀的催迫下,”天丛云剑“的刀意浑然一体,圆钝无锋,空气中就像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漩涡,而漩涡中心刀气最烈处,正正对着郭破虏。
  这一刻,郭破虏的耳中全是“天丛云剑”尖利的呼啸,完全听不见了,眼中满是“天丛云剑”凛冽的刀光,他也完全看不见了。

  在陆羽刀势的封锁下,耳朵和眼睛已经失去了作用。
  好在先天高手对敌,靠得可仅仅是眼睛和耳朵,而是五识和六感。
  没了五识,郭破虏还有六感。
  他干脆闭上眼睛,细细体味。
  这一下,乍一看极为冒险,其实是最完美的应对。
  直到闭上眼睛,郭破虏才感觉了出来。

  陆羽这一刀,看似轻灵,声势上却是如此刚猛。
  郭破虏的刀法,本来就以雄浑著称,如今面对陆羽排山倒海的接连三刀,一时却也不知如何化解。
  然而时间不等人。
  他必须得化解。
  郭破虏大喝一声,不老刃往前急挑,全凭一股超然的直觉,以强对强,以简化繁,以拙击巧,变化五次后终于击挡在“天丛云剑”的刀锋上。

  叮!
  纯粹力量和力量的对决,放弃了所有技巧。
  一声大震,交手三招来,“不老刃”与“天丛云剑”第一次相碰。
  郭破虏倒退三步,方才化去蓄满陆羽劲道的一刀,心口血气翻腾。

  知道在力道上,他竟是不如陆羽,而且差上不止一截。
  心里困惑不已,明明陆羽境界比他低起码两个层次,如果陆羽是先天初阶,那他郭破虏就是先天圆满,且自己体格也比陆羽大,凭什么会在力量上处于下风呢?
  他哪里知道,陆羽修习的是《天子望气术》、已经开了《玄武帝脉》和《青龙帝脉》,单比力量,别说是他郭破虏了,便是陈青帝只怕也不如陆羽。
  虽然心里困惑,不过郭破虏何等的战斗天赋,知道力量不如陆羽,也就改变了策略,在不跟陆羽硬碰。
  陆羽原地站着不懂,看着郭破虏,眼神灼灼,一股笑意从嘴角逸出,“小郭,你能在那千均一发的时刻看出我这接连三招《九问刀法》的最强处,以硬碰硬而化解,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
  郭破虏苦笑道:“陆哥,真比天赋,我不一定比得上你。不瞒陆哥,刚才那三招,几乎将我全身骨头击散了架。陆哥的力量怎么那么大?”
  陆羽泰然一笑,说道:“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我这三刀用尽全力,想要再攻却也是有心无力了。而且光力量大有什么用。到了我们这个层次,打架可不只是力量和技巧了。而是对于道的理解。”
  郭破虏点了点头,看着陆羽,眼眸还是一片清明。
  人力有时而穷,天道无穷无尽。
  口里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然后就真的能操天日天了?
  讲道理的话,这是中二。
  人,何其渺小,哪儿能跟天地比,跟宇宙比?
  郭破虏深吸一口气,说道:“陆哥,还有四刀。”

  “好。”
  陆羽点了点头,蓦然动了起来。
  “问情为何物,问人世何苦!”
  他脚踩奇异步法,似在花间草丛中穿插而行,左晃右闪,观战的唐萌萌看得眼也晕了。
  第一次觉得,这些男人打打杀杀的东西,竟是如此的好看,如此的美。
  比芭蕾舞还美。

  不,应该是比世界上任何一种舞蹈都要美。
  这一刀攻至郭破虏身前时,“天丛云剑”蓦然放缓一线,却不收招,而是任由刀力将发未发,刀势欲断未断,灵动至极。
  充满了海阔天空、游刃自得、自由写意、不沾尘埃的超脱意味。
  郭破虏但觉四围似是布下了一层刀雨,自己就像是在刀海的惊涛骇浪中一叶浮沉的小舟,又似在龙卷风的风眼中心,虽然海涛暴风尚未及身,却是远远牵制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就算暂时能保一时之安,却也绝不能持久。

  陆羽身影在郭破虏周围游走不定,忽而出刀,却又浅试即止,没有一记虚招,却也没有一刀将劲道用老,刀意紧锁郭破虏不放,郭破虏抱元守神,也不进攻,只是防御。
  只见陆羽的“天丛云剑”从四面八方攻来,郭破虏站在刀气中心,见招拆招,身体就像钉在地上般巍然不动。
  陆羽的刀势就若海浪奔腾冲袭到岸边,纵然一条浪花激溅后消失在沙石之间,后一条浪花又紧接着追逐而来,无穷无尽。
  日期:2016-09-30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