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2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起来很漫长,其实只是短短一瞬,陆羽的刀,已经切向了郭破虏的咽喉,刀弧如电,迅猛无双。
  郭破虏抿着嘴唇,没有跟着出刀。
  只是踩着小碎步,围绕着陆羽游走躲避。
  “不老刃”在他手中,一直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
  一个主动出击,一个防守反击。

  完全就是两种路子的碰撞。
  郭破虏很厉害。
  他今年算上虚岁,也不过才二十。
  但名声,已经威震川渝一带。
  不是因为他是陈风雷的关门弟子,而是因为他叫郭破虏——年轻一代的最强天赋。
  他的拳头很厉害。

  他的脚很厉害。
  但他最厉害的,还是刀。
  一把“不老刃”,称雄川渝一带,无人敢与争锋。
  陆羽也很厉害。
  什么时候的陆羽是最可怕的?
  当然是有一把刀握在他的手上时。

  哪怕那把刀不过是一块锈了千年的凡铁,哪怕那把刀不过是一柄不经敲折的木剑!
  只要是被陆羽握住的,就是一把千古神器!
  更何况,现在郭破虏手中的还是日本十大名刀之首的天丛云剑!
  天丛云剑掣在陆羽手中,刀光划亮了阴沉的暮色,在瞬息间似乎整个天地亦为之定格,整个穹空亦在为之屏息。
  什么时候的郭破虏是最可怕的?
  那是“不老刃”尚未出刀的时候。
  不依常法进击的“不老刃”如果不出刀,就根本无从知道其刀路、刀意、刀气、刀势……
  没有人知道乍出刀的“不老刃”会从什么角度突然袭来,会从什么地方一击致命!
  不出刀的“不老刃”,能不能抵得住蓄满势道而全力出手的“天丛云剑”?
  明珠塔上,这个江湖,应该是年轻一代中,用刀最厉害的两个人,谁能胜过谁?
  这场决斗,是有观众的。

  唯一的观众,就是唐萌萌。
  她缠着陆羽,要七郎带她来观战,陆羽无奈,只得带上了她。
  因为他了解郭破虏,即便自己今天真的死在这里,郭破虏也会保证唐萌萌的生命安全。
  这一刻,眼前的这一幕,呈现在根本不懂武道的唐萌萌眼里,是许多缓慢而动荡的碎片。

  暮色下的陆羽与郭破虏就像两道飘忽的影子,她睁大了眼睛,亦只能看到被电一般的刀光所照亮的身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陆羽是一道闪电,迅猛无双。
  郭破虏就是一座高山,巍峨万丈。
  这一刻,她在想,她心中无敌的七郎,能翻越这座高山么?
  即便根本就不懂武道,她的直觉也告诉他,那个叫郭破虏的小子很强,这一战,应该是七郎经历过的,最为凶险的一战。

  在这里,七郎没有任何依仗。
  他只能靠自己。
  胜不了郭破虏,他就会死在这里。
  她不知道七郎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明明可以不用打得。
  但她可以理解。

  男人的想法,跟女人,毕竟是不一样的。
  她只是忽然就担心起来,不知不觉中泪水已然模糊了双眼,最后凝固在记忆中的,便只有初见陆羽时那爽朗的笑,不羁的眉眼,那个永远云淡风轻、什么事情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当陆羽“天丛云剑”雪亮的刀光劈面而来时,郭破虏没有退让。他的右手尚搭在“不老刃”的刀柄上,上半身却急速地晃动着,就像有一只无形的绳索将他在明珠塔的天台边来回扯动,每每从间不容发的缝隙中避开“天丛云剑”的刀弧。
  “好小子!”
  陆羽一招势尽无功,只得退回原处,忍不住道:“我刀法大成后,能不出刀就破我一招的,你小郭是第一人。”
  郭破虏眉尖一挑,淡声道:“陆哥这一招三分力实七分力虚,我若是拔刀应拼,只怕会引出无数后着,索性寻险一博,算是侥幸了。”
  他说是如此说,但眉宇间的傲气,也彰显了出来。

  但凡了解陆羽的都知道,他与人对敌,最强攻击技法就两个,一个是弓,一个是刀。
  无论刀弓,都是当世顶尖。
  郭破虏能不出刀,就破了陆羽的第一刀,自然值得称道,值得自傲。
  陆羽淡声道:“破了就是破了。这是我自创的九问刀法之首,名为《问天何寿》,接下来还有八刀,你要都能接下来,那就不用再打了,老子自己把自己砍了。”
  郭破虏眯着眼睛,摆了摆手,“陆哥,请出刀。”
  这两人,一个是彰显的是霸气,一个则是刻进骨子里的傲气。
  “第二刀——问地何极!”

  陆羽大喝一声,双手缓缓举刀向天,臂间就如挽了千斤的重物;可脚步却是虚浮无根,就如踏在浮萍新雪上,落劲极轻。给人一种就要飞天而起,再凌空扑击的感觉。
  郭破虏顿时眼露凝重之色,稍退开半步,右手仍是握在“不老刃”的刀柄上,仍不拔刀,而是纯取守势。
  也不见陆羽如何作势,仅仅踏出一步就已倏然而至郭破虏的面前,“天丛云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闪电般迎头劈下。
  而他踏过的地方,地上的灰尘,幻化成了一朵莲花。
  这是将刀法和步伐结合了起来。
  《问地何极》、配上了《步步生莲》。

  郭破虏再退半步,右手轻挑,“不老刃”往下疾沉,点向陆羽踏前的右脚。
  陆羽大惑不解,若是让郭破虏点实了,纵然可废自己一只脚,可“天丛云剑”挟势而来,这一招“问地何极”,只怕要将郭破虏劈成两半。
  这小子这一招是何用意?
  陆羽有些搞不清楚。
  不过刀势已经蓄满,这一刀,他不劈斩出去也不行了——

  这一招,似乎不仅要分胜负,还要见生死!
  正如郭破虏所言,两人实力接近,谁也没到能碾压谁的程度,所以一动起手来,就必须是全力以赴。
  出招了,就不可能再收得回去。
  陆羽这《九问刀法》的第二式,《问地何极》劈斩而出,似乎要斩碎了一片虚空,所过之处,什么都会被劈斩成烟尘。
  在这一刀的煊赫刀势之下,似乎郭破虏也要变成烟尘。
  正在此时,刀光一闪,郭破虏手里的开山刀“不老刃”终于出刀。
  第一次出刀。
  刀刃直迎天丛云剑。
  还未碰上,刀柄却直飞陆羽足尖。
  陆羽心中一凛,以左足为基点发力,身体就像一个陀螺般反向旋开,右脚正好避开“不老刃”的刀柄,只是那冲着郭破虏、劈头而至的一刀也失了准头,从他的耳边斜滑而过。
  陆羽再度退到原地,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小子,我倒从来没有想过可以用这种方法破我这一招‘问地何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