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9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道:“跟你聊聊黑明珠。”
  我问:“黑明珠?她又干嘛了。”
  贺兰婷说道:“现在还没干嘛,但接下去,她会想干嘛,我很想知道。”
  我说道:“我这个我怎么知道呢?我又不是她。”

  贺兰婷说道:“你不是和她很熟吗,你觉得下一步她会怎么走。”
  我说道:“熟归熟,但是这些,她肯定不会和我说的。”
  贺兰婷骂道:“蠢货!我问的是,你熟悉她的性格,你觉得她会怎么出牌。”
  我说道:“你骂谁呢。”
  贺兰婷说道:“蠢到我骂你都不知道了是吗。”
  我说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贺兰婷说道:“不想听的话,有种你就走啊!”
  我当然是不敢走的,我咽下这口气了,我说道:“她怎么出牌,我怎么知道呢。”
  贺兰婷说道:“斗争,是千变万化的,可是只要能充分分析了解了对手的性格,斗争方式,基本上,可以判断出对象下一步会怎么走。不过和你说这个没用,你这样的蠢货,是不会分析的出来的。”
  我说道:“骂够了吧!”
  贺兰婷说道:“我问你这个问题,就是个废话。我问你她什么性格。”
  我喝了一口酒,说道:“她,性格比较执拗,孤傲,她是被她那当过军长还是司令还是什么军中大佬的爷爷收养的,然后她爷爷把她送去军队中磨炼,从小就开始,好像去的哪里军校读书,还是哪个部队服役吧,好像还被送去国外的战场待过,反正就是很严酷的生长环境过来的,很能打,武器都会用,手下人才济济,全是军队出来的厉害的兵王。她年纪不大,但很聪明,可又有点太自以为是,所以会做出有些比较有点出格的不按常理出牌的事情。”

  贺兰婷问我:“黑明珠,这破名字谁取的。”
  我说道:“我怎么知道谁取的,反正不是我取的。”
  贺兰婷说道:“她很重情义?”
  我说道:“有点。比不过你。”
  贺兰婷说道:“那如果我抓了你,拿你来威胁她,估计她不为所动。”

  我说道:“你这什么想法啊?你有病是吧!”
  贺兰婷说道:“如果她抓了你,威胁我,如果我不去,就杀了你,你猜我会不会去。”
  我说道:“这还用猜吗?你这种人会来吗。”
  贺兰婷说道:“关键是,她会不会杀你。”
  我说道:“应该不会。”
  贺兰婷说道:“我基本会知道她下一步会怎么对付我。”
  我问:“会怎么对付你?”
  贺兰婷说道:“你猜。”

  我说道:“我怎么猜的出来?难道是要抓了你?”
  贺兰婷说道:“不会。”
  我说道:“那是什么。”
  贺兰婷说道:“亏了钱,以她的性格,会想着从我身上,加倍拿回去。”
  我说道:“对,她是这样的,这点和你差不多好吧。你也是这样的。”
  看来,我以为的贺兰婷和黑明珠的争斗,也就这么告一段落了,可谁知道,这刚刚是开始啊,我不由得想到黑明珠和彩姐,彩姐的悲惨下场,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可能两败俱伤,鹿死谁手,谁知道呢,反正都会有一方失败而告终,我不想看到这一幕。
  贺兰婷叫服务员过来,说买单,服务员说七百三十。
  贺兰婷指着我:“那个男的买单。”

  我不情愿的买单。
  我说道:“你说黑明珠的下一步是什么。”
  贺兰婷说道:“我只是猜测,她真正的下一步要怎么做,只有你才知道,所以。”
  贺兰婷眼珠子转了转,看着我:“去帮我探探她口风,做个内应,间谍,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报酬,会有的。”
  我说道:“不可能!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可能这么对她。”
  贺兰婷说道:“如果你不帮我,就等于是帮她!就是背叛我!”
  我说道:“什么逻辑?我帮她了吗?你们两个,我谁也不帮!”
  贺兰婷说道:“好啊,背叛我,你知道什么下场。”

  我说道:“贺兰婷,别这么逼人,她是我朋友,是对我有恩的,你也是对我有恩的,你逼着我对付她?”
  贺兰婷说道:“从今往后,你是我敌人。”
  她站了起来,走了。
  冷冷的那语调,还飘在我脑海里。
  从今往后,我是她的敌人?
  是就是吧!这种人,不会为人考虑过的吗?
  让我出卖我朋友,我做不到。
  我不帮她,就成了她敌人,这什么逻辑?
  她走就走吧,气就气吧,我看她又要怎么对付我。

  上班,上班是痛苦的,尤其是这段时间的夜班,守门的夜班,搞得我生物钟紊乱,每天昼夜不分,黑眼圈如熊猫。
  上了一段时间,对这个班也就熟悉了,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就是要熬夜,熬夜实在不舒服,在岗亭里面,睡也不好睡,经常是睡着睡着,全身麻醒来。
  不过,在守了一段时间后,我们迎来了春天,因为迎来了新人,一般新人进来的话,没有什么背景的新人,最脏最累最苦的活,都是新人去做的,不知道是不是监区长刀华安排的,安排了几个新人接替了我们,让新人来替我们站岗守门了,交接了工作后,我们一身轻松,转进了监区楼,去守监区楼,巡逻检查什么的,这工作,可比守夜舒服多了。
  虽然不是能在独处的办公室,但这大办公室,坐着有空调,不冷。
  而且我这样的,唯一一个男的,进了这大办公室,那还得了啊,全是女的,一个一个的,没几天就跟我混的很熟了,加上我大方一些,请她们去那饭店吃了几次饭,大家对我好得很,我的春天,估计很快就要来临。
  不过这时候,有个对我虎视眈眈的人,可不想让我的日子好过。
  刀华。
  a监区也和别的监区一样,从女囚身上捞取利益,她们在捞取利益,分女囚的钱和东西,但是,刀华还没有让我接触到她们的利益部分,不过,她怎么可能让我接触到,因为我一来,她就看我是她敌人那样子的。
  可是,我好像和刀华并无深沉大恨,她为何要针对我?
  贺兰婷说,总监区长和刀华,是一条裤子的,那就怪不得了,以前总监区长就是丁佩的顶头上司,是一条船的,我和丁佩针锋相对,总监区长一直就对付我,这次我来了a监区,她们担心她们在a监区的利益受损,被我破坏,她们还不想办法把我除掉才行啊。
  我在a监区每天的工作也没有需要做太多事,对我一个男的来说,尤其她们还不允许我进去监区楼的监区牢房里面巡逻,所以,我做的工作就很有限了,所以每天都很悠闲。
  坐在办公桌前,打着哈欠,拿着一本书,看着窗外,今天天气回暖,有了太阳,没那么冷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