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57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时候蒙铃会好奇究竟李霞会和李彤彤说些什么呢?是说她自己的苦闷么?还是说些叮嘱李彤彤的话?或者只是碎碎的念,碎碎的念,无关什么话题。而李彤彤,究竟又能听懂多少呢?
  李霞现在是不喜欢和大家说话,屋里的人也就都知趣,如果碰到李霞说着说着不爱说了,就会安静的走开,但是话少的李霞还是很乐呵,每天的生活按部就班。

  和李霞比起来,屋里还有一个人——英子,她也不说话了,但不是因为英子不爱说话,而是大家都不敢和她说话。英子刚进来时,蒙铃也以为她是傻子,但是发生很多事以后,我发现,她没傻透,甚至可以说是特别奸。
  她用她自己的方式,在这个屋里没有人再敢惹到她。英子是柳林市周边的一个农村的妇女,她在外面时,是一个迷信的人,她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不好,她需要改变,于是就找了个大仙算了一卦。
  算过之后每天下地干完活回家她都神神叨叨的,时间久了,她丈夫总是说她,不让她听信这些迷信的东西。她很是苦恼,为什么丈夫不能理解她?她去找大仙出主意。
  大仙说:“你要想让你丈夫理解你还不简单吗?你先告诉我,你坚定么?”

  英子使劲的点了点头。
  大仙说:“那你去把你和你丈夫的思想换一下,他就会懂你了。”蒙铃不太懂大仙的意思,显然英子当时也没懂,她却以为她懂了,心满意得地回家了。
  那天中午,丈夫刚吃完饭坐在田间休息,英子拿着镐头在丈夫脑后狠狠地凿了一下,丈夫闷声倒地,英子看了看,又取来了镰刀。她知道丈夫还没死,所以她得趁他活着的时候赶紧换一下他的思想,英子举起了镰刀,从丈夫的脖子,一点,一点地割,那把镰刀有些钝了,可这不耽误,英子有把子力气。
  英子提着丈夫的头时已经气喘吁吁,她推了推丈夫的身子,又回手扒拉扒拉丈夫的眼睛,这回死了,英子傻了。到底还要不要换了?丈夫死了,如果自己把头割下来会不会也死了?
  直到公丨安丨机关到英子身前要将她逮捕时,她还坐在那左手头颅右手镰刀,左看一眼右看一眼的纠结着。可能到现在她也没能弄明白,丈夫怎么就死了呢?

  由于英子的作案手段极其残忍,进来之后精神也总是显得不正常,总会疯闹,所以她也上了镣子,但是和李彤彤不同,李彤彤被钉板了,她没有,只是上了一副脚镣子。矛盾就是从这副脚镣子开始的。
  一天中午,轮到英子和另一个人值班,其他的人都在睡觉。按理说,这里值班时应该是两人相对站立在屋里的两头,大铁门一个,风场门一个,而值班的人的任务就是,看看屋里的人有没有蒙头睡觉的,有没有在被窝里搞什么小动作的,以免发生事故和意外。
  英子站不住,别看她脚上有镣子,她可不嫌沉,在屋里来回踱步,面无表情好像在想什么事。
  蒙铃当时没有睡意,还在想着萧博翰,想着恒道集团呢,就听见英子那“咣啷、咣啷、咣啷”,咣啷的蒙铃心烦,但蒙铃懒得说,屋里却有爱说的人。
  第一个喊英子的是囡囡,她开始其实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是喊了一声,“英子,别溜达了,你那大脚镣子声大,我脑神经弱,睡不着。”
  英子听见了,停下了,小声嘟囔了一句:“草..你~妈”
  囡囡离得远,没听见英子说什么,也没注意她的口型,以为英子只是应了她一声,就躺下继续准备入睡。
  可囡囡刚一躺下,就又听见“咣啷、咣啷、咣啷”,这回囡囡坐起来了,问英子:“你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别溜达了么?”
  英子又一次停下,看着囡囡又是小声嘟囔了一句,“艹你吗”
  囡囡这回好像听见点了,瞪着眼睛问:“你说什么?”

  英子一边“咣啷”一边又来了一句:“艹你吗”。
  刚好她“咣啷”到了囡囡的炕板前,囡囡嘴里骂着:“臭傻B,让你嘴硬!”
  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拖鞋就朝英子脸上拍去,英子没躲,看着囡囡,又是一句。
  睡在英子周围的人也都起身了,大家一起上手把英子压在身下打,边打还在边骂,蒙铃和男人婆也赶忙起来了,不过她俩是来拉架的,让在门口的人马上报告管教。
  英子被大家压着,嘴里还一直嘟囔着那句标准的国骂,管教接到报告不到一分钟就来了,喝令大家全都停手。
  没有人敢动了,全都停下了,英子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以后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又是掷地有声的一句:“草你吗”。
  这一回,她不是骂囡囡一个人了,因为她先是看了一圈,然后低头骂的,她是在骂打她的所有人,有管教在,没人再敢上手,大家都上前和管教七言八语的告状。
  这就让管教没办法忍受了,英子马上被叫了出去,管教也懒得再问详细情况了,这是明显的事情,所以就管她了几个小时的禁闭。
  管教处理完了这件事,蒙铃她们也都没再提,没人去和英子理论,这就好像有个人去和精神病打架,看热闹的可能分不出这两个人到底谁是精神病一样,大家也都知道这个道理,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囡囡一声破天荒的吼叫把大家都吼醒了:“我被怎么湿了!”,边吼着囡囡还上去闻了闻:“哪个不要死脸的往我被上撒尿!”
  大家谁也没说话,英子已经起来穿好衣服坐在门口了,脸上是一种很奇特的表情,大家心里都明白,除了英子没人能干出这种事来,但没有证据,谁都不好说什么,只有心里嘀咕。
  那天之后,只要谁白天说了英子或者打了英子的人,第二天她的被上就肯定会被浇出一片地图,而有谁被浇了问到英子的时候,她也不再骂了,只是用一种眼神看着对方,这种眼神的潜台词就是:“服了么?还有不服的么?”
  没人再敢惹这个英子,大家都离她远远的。
  只是蒙铃一直都纳闷,英子每次都是什么时候尿在人家被上的?当时两个值班的人在干嘛?每天值班的人不同,每天的时间也不同,应该有很多人都目睹过英子使坏的这个过程,她们是想看热闹还是不敢管怕受到同样的待遇呢?

  对于像英子这样的疯子,没人再爱和她去计较,因为你和她打了,什么用也没有,她还是她,但你说不上也要跟着她一起受罚,何苦呢。
  可是号里的这些看上去正常的人,就不一样了。有些事情她们可以一笑而过,有些事情是她们打破脑袋要去争的。
  囡囡快过生日了,刘男人婆平时一直很照顾她,让她和自己一起吃,现在囡囡要过生日,她这个做老大的当然要有所表示。在这个地方,要如何表示呢?从伙房订一个蛋糕,送给囡囡。
  囡囡生日的前一天,男人婆就订好了蛋糕,这不是什么秘密,因为号里订东西的时候,大家是都能听见的,囡囡也很高兴,她在外面没什么亲人了,到了这里觉得男人婆对她好,她也就对男人婆好。
  囡囡的生日那天是周末,晚上蛋糕才能打进来,下午的时候,大家都一帮一伙的在炕板上摆着扑克,囡囡和一个叫老姐的不知道在厕所里说着什么。
  这一下午囡囡和老姐也没出来,就只有有人上厕所时,她俩出来站一会,蒙铃和男人婆都看见了,互相看了一眼,男人婆说,“我倒要看看她要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