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2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闭眼睛道:“再亲一下。”
  陆羽这次很果断,不是亲,是吻,深吻,用尽所有力气,舌与舌纠缠在一起。

  江依依剧烈地回应起来。
  嘴唇微凉,苗条身躯轻轻颤抖。柔软地双手在他身上抚摸着,极有力道,恨不得将陆羽揉进自己的身体。
  她抓住陆羽的手,循循善诱地引导,拂过小蛮腰,拂过挺翘的****。
  她所有的一切都为他开放,但这些都比不上所有灵魂的投降。
  她这样的女人,不死心塌地为一个男人心旌摇曳,是不会如此动情的。
  她整个人就像一朵绽放的花儿,在情-欲的催化下,如兰似麝,开到荼蘼。

  逼仄的空间中,沉重的鼻息,压抑到极处的细碎娇喘,灵与肉,在这一刻完美交融、天人合一。
  她敏感察觉到他的身体因为自己而产生变化,而她自己也被汹涌而至的情潮淹没。
  陆羽身体在发抖,手在发抖,并不熟稔、甚至拙劣地解开她的衣衫,但仍然留下了内衣,两人眼神一个比一个凶,一切仿佛都要水到渠成,直到江依依花了好几分钟都没能解开陆羽的裤带,最后好死不死给弄成了死结。
  她带着哭腔骂出声,梨花带雨,复而破涕为笑。
  陆羽这才清醒过来。
  他苦笑道:“天意如此,奸-夫-淫-妇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江依依不说话,狠狠咬了他一口。

  “好好睡觉吧,我走了。”他说。
  起身,穿着外套,开门就走。
  江依依没有开口留他。
  等陆羽走后,很久不抽烟的她,拿起陆羽忘带的那包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了一支。
  窗外,春雷一声响,万蛰苏醒来。
  第二日。
  黄昏,一轮金黄的光球悬在西方的天际,天边俱是火烧一般的云朵,占据了大半个天空,下面是滚滚向前的黄浦江,江水激荡,卷起千层雪,辉映着阳光,变成了片片光怪陆离的碎金色泽。

  明珠塔最顶层。
  找了点关系,出了一大笔钱,所以今天明珠塔没有对外开放,就只为他顶上的两个男人准备。
  地点是陆羽敲定的。
  他要在这里,跟郭破虏一战。
  赢了,这小子就是他的张文远。
  输了,那自然就一切休提。

  陆羽背着牛角弓,腰部挎着天丛云剑,连着刀鞘,背靠着夕阳,看着眼前这个身材跟他差不多,都是修长匀称,其实还比他强壮精悍一些的年轻人。
  年轻人一身黑色的武士服,提着一把开山刀,刀上开着血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正是郭破虏。
  “陆哥,刀兵无眼。凭你现在的实力,我虽有把握胜你,但却不敢有丝毫留手。所以——你要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我答应你的事情,依然不会变。”郭破虏淡声道。
  “小郭,大丈夫行于世,顶天立地不敢求,光明磊落言出必践还是必须要做到的。我陆长青又岂是贪生怕死惜命之人?来吧,让我见识见识,我们这代武者的最强天赋——你郭破虏,究竟有几斤几两!”陆羽浅笑道。
  “行。”郭破虏点了点头,“陆哥,什么时候开始,你说了算。”
  陆羽看了看手腕上江依依送给他的那一块百达翡丽机械表,说道:“六点吧。还有二十多分钟,不用那么急,咱俩还可以聊聊天。小郭,知道为什么我把地方定在这里么?”
  郭破虏摇摇头,说自己不知道。
  他打量一下四周,补充道:“不过这里风景挺不错。登高楼,吹大风,看大景。再跟陆哥这样的当世豪杰决一死战,岂不快哉。”
  陆羽笑了笑,淡声道:“一年前的今天,大概也是这个时候,我跟我妻子,第一次站在这个地方,我看这下面的金茂大厦,环球国际中心,跟我妻子说,我要站在这个层次最顶点的地方,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得起我,再不敢给我白眼看,骂我是乡巴佬、穷小子。一年时间——”
  陆羽比起一根手指,“我不敢说我已经站在了这座城市的最顶点,但我做到了一点,那就是再也无人敢小觑我。有的人爱我,有的人恨我。有的人尊重我,有的人厌恶我。有的人将我看作万家生佛,有的人恨不得我明天出门就被车撞死。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有在把我看成可有可无的一片叶子,随时可是无视的空气。”
  他笑了笑,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这座城市。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你喜欢么?”他问郭破虏。

  “喜欢。不过也没多喜欢。我更喜欢那种将一个个强者踩在脚下的感觉。”郭破虏说。
  “所以说嘛,我就特羡慕你这种人,纯粹,简单,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陆羽叹声道。
  郭破虏说道:“陈爷以前手里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叫龙晓飞,就是被陆哥你的人杀掉的那个,总是瞧不起我,也说我是乡巴佬,说我是傻子。刚开始我也很生气,后来陈爷跟我讲,说无论晓飞怎么鄙视你,你只需要保证,他打不过你,那就只有他羡慕嫉妒你的份。”
  陆羽笑道:“陈风雷这人虽然不扎滴,对你确实是没话说。好吧,不聊了,我们开始吧,就在这里,明珠塔上,我陆长青,背负着许多人的期盼,带着这辈子没法卸掉的枷锁,跟你郭破虏,这个永远有赤子之心的傻小子,决一死战。”

  郭破虏点点头,想了想,沉声道:“陆哥,两百招。我杀不掉你,以后就跟你混。”
  “看刀。”
  陆羽拔出天丛云剑,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刀光化作一场凄美的雪,卷向郭破虏。
  江湖上,刀是最为常见的兵刃,流派众多,反而让人多方求艺,不能专一,是以难有大成。
  但明珠塔上的两人,无论是陆羽还是郭破虏,都是刀道大成之人。

  郭破虏的刀,是一柄开山刀,刀名“不老刃”。
  他的刀法,传承与川渝一带众多的武术大家,采撷百家之长,再融会贯通,自成一脉。
  这需要绝佳的天赋,万中无一的根骨,还有艳煞旁人的机缘。
  但这一切,郭破虏都不缺。

  陆羽的刀法,不是师法于人,而是师法于天地。
  大漠、戈壁、草原、阳光、大雪、山林、均是他的师父。
  明珠塔上的风变得更烈更冽,郭破虏的黑色武士服迎风飘飘,猎猎而响,陆羽如雪般的刀光卷向了他,他心中没有丝毫胆怯,只有一片滚烫的火热。
  酒逢知己。
  棋逢对手。
  一把绝世好刀,碰到了另外一把绝世好刀。
  日期:2016-09-2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