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9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再坚强,也终归是个女人。可自己,这个丈夫做得太不称职,甚至连父亲这个位置都缺席了太多。
  想着这些,梁健朝李母点头,道:“那我打个电话安排一下工作。”
  李母笑着点了点头。
  梁健正准备要去打电话,李母却又叫住了他:“你等等。”
  梁健问母亲:“怎么了?”
  李母递过来一样东西,红红的,喜帖。
  梁健接过时,在脑袋里过了一圈,好像最近没有人通知他要结婚了,而且他在永州的地址,知道的人也不多,这些人里如果有人要结婚,肯定也会先电话联系他的,应该不太会一声不吭就把喜帖发到家里去。一边疑惑着,一边梁健翻开了喜帖。看到喜帖上,新郎的姓时,梁健这心里就忽然突了一下。

  “他们发来的喜帖,说想让我和你一起回去参加这个婚礼。我还没答应他们,想听听你的意思。”李母的声音有些低。
  梁健盯着喜帖看了好一会,才抬头,一边把喜帖还给李母,一边道:“我这里工作也很忙,抽不开身,还是算了吧。”
  李母欲言又止。
  梁健看了出来,犹豫了一下,道:“妈,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李母叹了一声,道:“你爷爷恐怕要不行了,可能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虽然我和你爸爸跟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但你爸爸没结婚前,你爷爷一直都还是比较疼他的。现在他想见见你这个孙子。”
  梁健沉默。半响,问李母:“我爸知道这件事吗?”
  李母摇摇头:“目前还是联系不上他。”
  梁健皱了皱眉,忍不住又问:“他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就不能跟家里联系?”
  李母苦笑了一下,道:“我要知道肯定早就跟你说了。我只知道他最近好像不在国内,不过他就算在国内,估计也不会去。但,你也知道,他之所以跟家里闹成这样,跟我也是有一定关系的,我心里还是有些内疚的。”李母的声音里有掩不住的哀伤。是啊,本应是郎才女貌,神仙眷侣,可惜……或许是上天都嫉妒他们吧,所以给了他们这样的磨难。
  梁健没接话。良久后,道:“你让我先考虑一下。”

  李母点头。
  梁健走了开去,打完电话后,刚才李母说的事情又回到了脑海里,去还是不去?李母还是希望梁健去的。
  “你要是放心不下单位的事情,就去上班吧。”项瑾见梁健有些心不在焉,带着些赌气的口气说道。
  梁健回过神,忙说道:“不是单位的事情,刚才妈妈跟我说了点事,我有些想不好。”
  项瑾问:“要跟我说说吗?”

  梁健笑笑:“不用,你也不轻松,就不让你跟着烦心了。”
  刚说完这话,在一旁玩的霓裳忽然转过头来,对梁健说道:“爸爸,妈妈生病了,你知道吗?”
  梁健惊了一下,想起上次在晋阳时,也似乎听到李母他们提到一句说项瑾似乎身体不太好。此刻又听到霓裳说,立即这心就提了起来,担心地问:“怎么回事?”
  项瑾笑了笑,但笑容勉强,道:“没事,就是些小毛病,没什么大事。医生说了,保持心情畅快多休息就好了。”
  梁健不放心,又问了一句:“真的没事吗?”
  项瑾点头。
  梁健心里还是有些不着底,但看项瑾似乎不是很愿意说这件事,也就只好不问了。他仔细看着项瑾,忽然发现,她似乎瘦了很多,下巴都尖了。她本是鹅蛋脸,下巴虽然窄,但也有肉,不像现在,脸颊都凹了进去,很瘦。脸上也少了些神采,比之前憔悴了许多。
  “怎么了?”项瑾见梁健一直盯着她看,抬手摸了摸脸,转而,有些忧伤地问:“是不是老了?”
  梁健忙笑着回答:“怎么会?走出去说是十八都有人信!”
  项瑾噗嗤一声笑了,道:“骗谁呢!”话虽如此,可她还是开心的。女人或许就是这样,很多话,明知道他是哄人的,可还是喜欢听,愿意听。

  梁健忽然想起上次去北京,犹豫了一下,对项瑾说道:“我上次有点事去了趟北京,去看了看爸爸,他最近退休了,生活比较清闲,要不回头你去北京住一段时间,正好也让老爷子和小唐力亲近亲近。”
  项瑾听到梁健去看过项部长,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又藏起了那些讶异,道:“也好。也很久没有去看他了,挺想他的。”
  梁健又想起那张喜帖,婚礼时间不远了。就在下个周末。
  梁健已经许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和家人一起的悠闲时光,之前即使从太和回去看她们,也总是匆忙。难得这一次,不用赶飞机,不用看时间。梁健都有种想沉溺其中,不想去上班的感觉。
  第二天醒来,霓裳已经醒了,坐在旁边,睁着两只黑黝黝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梁健愣了愣,问她:“干嘛这样一直盯着爸爸看?”
  霓裳回答:“之前我睡午觉醒来你总是不在了,我怕这一次你也不见了,所以我得盯着你。”
  梁健心头疼了一下,伸手将她搂入怀中,柔声道:“放心,爸爸这次不逃。不过,爸爸待会得去上班,中午回来陪你吃饭好不好?”
  霓裳哪肯,好不容易见爸爸一面,又要分开。梁健劝了好久,才终于劝通了她,出门时,她红着眼睛,在后面喊:爸爸,你一定要回来。
  梁健的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
  回到单位,走在大楼里,交会而过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到了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广豫元来了。一进门,广豫元就说:“怎么不多休息两天?”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劳碌命,放不下。”说着,又想起之前那些人怪异的目光,就问:“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广豫元看了他一眼,问:“小沈跟你说了?”

  “跟我说什么?”梁健愣了下。
  广豫元看了他一会儿,道:“昨天,张启生的那个亲家的人闹到大楼里来了,在楼下又哭又闹的,说我们颠倒黑白,说你这手根本不是那个老头砸的,是你自己摔的!反正,就是闹!”
  梁健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这事情都过了两天了,那天张启生也跟他保证了会处理好,竟然还闹出这样的后续来!他问广豫元:“那后来怎么处理的?”
  “还能怎么处理,找保安轰出去了。我估计他们今天还得来!”广豫元说道。
  梁健问:“张启生呢?”
  广豫元摇摇头:“昨天就没来,说是病了。也不知道是真病,还是躲着。”
  “既然是病了,那也应该派个代表去看下。这样,你辛苦一下,跑一趟。”梁健看着广豫元说。
  广豫元点头:“行。那我待会把事情交代一下就去一趟。对了,华董那边问我,城东那个项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梁健想了一下,道:“既然已经达成意向,那肯定是越快越好。这样,河对面那块地,原本是不在规划内的,现在要动,你先跟其他相关部门沟通一下,让他们跟相关居民和企业做好沟通协商工作,如果有问题的,尽早汇报,尽早解决。”
  日期:2016-05-2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