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71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金香看来知道有些内幕。薛为什么突然不走,这个原因牛志宽想破了头,也没一点头绪,既然牛金香知道,又存心想要告诉他,这是个大好机会啊,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好啊,我先把女儿送到她外爷家。你说什么地方?”
  “恒河水怎么样?我在茶楼等你。”
  “好,不见不散。”
  牛志宽把女儿送到老丈人家,说声“还有点事”就出门直奔恒河水茶楼。

  刚踏进茶厅门,就看见牛金香正在吧台和小妹说笑。已经安排好一个雅间,茶水也准备好。牛志宽四周看看,感觉这里坏境不错,装饰也很雅致。
  “怎么样?这坏境。”牛金香微笑着问,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骄傲。
  “不错啊,清雅别致,有档次。”
  牛志宽看着牛金香那得意的神情,突然明白了,“是牛主任自己的企业?”
  “什么自己的企业,我哪有这样大的财力啊,几个朋友合伙开的,我只不过占了一点小小的股份,找点饭钱。”
  “嗯,不错,相当不错了。”牛志宽感叹一回。
  “牛主任,这年头光靠工资是会饿死人的。你看看那些台上的,哪个不是百万千万的身家?”
  “是啊,兄弟我路子窄,想搞又没本钱。唉……”
  “牛主任也不错嘛,老婆漂亮,女儿又乖……这么年轻就是正科级干部了,如果不出问题说不定就是局长了,你知足吧你。”
  “不能比,人比人得气死人,不说这个了。”牛志宽摇摇头,“牛主任,我今天来是虚心求教的?很多事都看得糊里糊涂的。”
  “比如?”

  “比如你提到薛若曦的事。”
  “呵呵呵……牛主任,你是老官场,我不懂,但是我只是有自己的想法,看问题别看表象,表象永远是表象。在官场里看问题只看两点,一切都清清楚楚。”
  “哪两点?”
  牛金香低头喝一口茶,“第一是利益,第二是关系,外交上有句格言: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在官场尤其适用,你想想古代宫廷斗争,父子相争、夫妻反目、兄弟姐妹相残,说穿了都是因为利益二字争斗杀戮,当今官场与古代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牛志宽由衷佩服,点点头,“是这样,牛主任总结得精辟。”
  “第二是关系。关系就是生产力,官场中大大小小的圈子就是无数错综复杂的关系结成的。你进入不了这些圈子就无法真正进入官场,不但圈子内的人和事你看不明白,圈子外的人和事同样看不明白。”
  “是啊,纷繁复杂,乱花迷眼。”
  牛金香微微一笑,说,“有些干部。一辈子在官场打滚的老干部,混到退休也没看清官场的本质是什么,原因就是没有看清这两个基本点。
  官场不管怎么复杂,万变不离其宗,所有的人和事你拿利益去看对方的出发点,也就是最终目的,用关系去分析对方行事的路径、所用的技巧,立即会有拨开云雾突然见青天的感觉。什么乱花迷眼?是一目了然!”
  牛志宽默思了一会,牛金香的话如嚼橄榄,越想越有味道,不由得虔诚的点点头,真心实意赞道:“谢谢牛主任,金玉良言啊。”
  “哈哈哈……,我也是胡乱一说。对于牛主任,因为我们都是普水的老乡,我一向非常敬重您的。”
  牛金香继续说,“本来这教育系统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很多人认为这个局长那是牛主任非你莫属啊,可是现在这个冯成贵不走,那是说明一些问题,这个薛若曦机心深沉,功利心尤重,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薛若曦就是这样的女人。”

  牛金香一笑,“教育局这么多人人里,她的故事最丰富。这次走而未走,一是不甘心,二是手里有凭。”
  “有凭?”牛志宽愕然,他只知道薛若曦和张东健说不清道不明,两人之间的事似是而非谁得知?
  牛金香点点头,“我也是偶尔得知。你知道现在录音录像很方便也很隐秘,薛若曦不满意别的单位的职务,自然还会从张东健书记身上打开缺口,嘿嘿……”
  牛金香的笑声让牛志宽激灵灵一个冷战,为了掩饰脸上的表情,立即低头喝了两口热茶。他不明白牛金香为什么今天找他透露这么隐秘的事,揭领导的隐私是犯大忌的事。
  “牛主任,这件事极为机密,我担着天大的干系给你说了,可别出卖我啊?”

  牛志宽困难一笑,“牛主任难道信不过我吗?”
  “这个不用,你我都是普水人,还是亲戚,如果不相信你,我敢对你说吗?再说,我也是希望牛主任能做局长,那么我也有靠山了。”牛金香装着无奈,解释道,“我是气不过那女人,如果她上去了,我们很多人还有活路吗?”
  “是啊。”
  从茶楼出来,牛志宽沿着街边人行道慢慢回走,心里想着刚才的对话,越想越后怕,感觉自己被牛金香算计了。
  “哎,笨啊,这么明显的奸计也看不出来。”牛志宽一路自责。回到老丈人家,老婆已经来了,见他闷闷不乐,眼睛示意问他出了什么事。牛志宽摇摇头,他不愿意在两位老人面前说这件事。
  “牛志宽,你进来。”老婆脾气直道,容不得他吞吞吐吐,耍弯弯肠子。
  牛志宽在二老惊异的眼神里走进卧室,这是给他们留的房间。
  “说吧,又出了什么事?”
  “来的时候碰上牛金香,刚才就是和他在茶楼说单位的事。”他接着把过程详细的说了。
  老婆骂道:“果然是头骚狐狸!我马上告诉张东健的老婆邹姐,看她还想当官?!”边说边掏手机。
  牛志宽顺手把手机抢过来,“你疯了?你不想想牛金香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机密的事?这个女人是冯成贵的马子,吃饱了撑的?”

  老婆一时反应不过来,问道:“为什么?不是想搞臭那女人吗?”
  “搞臭是肯定的,但是,搞臭薛若曦也等于也搞臭了张东健。你现在打电话就是你搞臭的,张东健希望他老婆邹文玉知道吗?你想想?”
  “是啊,张东健长肯定把仇记在你头上。”
  “就是这个理,老婆。你一打电话,牛金香的目的就达到了。”牛志宽担心道,“更恼火的是,就是我们不说,牛金香在外面对第三人悄悄透露出去,也可以把传谣的责任赖在我头上,说是听牛志宽说的,你说咋办?这些事说也说不清楚,又无法解释。”
  “是啊。”牛志宽的老婆脸色发白,颓丧的坐在床上,“这人咋这么毒呢?你说咋办?”
  “而且,”牛志宽边思考边分析,“薛若曦不走,如果这时候出现这种谣言,明眼人一听就会怀疑有人故意那么做的,如果我们有什么动作,那么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堪?”
  老婆急道:“知道了,你说现在咋办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