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56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了坑道,熊矿长就让几个陪同的下来的矿场管理人员带着萧博翰往山上的矿部撤,自己要留守在这里现场指挥了,萧博翰心里担心起来,对这他不是很懂,但萧博翰还是不能过多的问熊矿长,他怕让矿长分心,只是萧博翰坚持不离开现场,他希望自己也能榜上一点忙。
  熊矿长劝了几句,见他说不通,也没时间多说了,就又交代了几句,自己反身回去了。
  萧博翰就在大家的陪同下,在矿洞的外面远远的等候起来。

  下面坑道的人开始全面撤退了,洞里背靠木垛的辛副矿长正在和几位老一点的工人奋力打着斜撑。那样子似乎是要用脊背顶住所有的压力,堵住即将破壁而出的洪水。这时细直的水线又多了几处,而且也变粗了,洒下来的水把辛副矿长从头到脚都淋湿了,他已经感到危机迫在眉睫,身后的矿壁随时都可能破碎、爆裂。
  他对旁边一个工人说:“赶快去沿巷道呼喊报警挡住他们,疏散人员。快——去!”
  那工人突然明白过来,就一路小跑这在每一个岔路洞口喊起来,便喊边退,辛副矿长声嘶力竭的向围在身边的工人们果断地挥了挥手:“快,全退到上边去,一个也不留。快退!”
  所有人都跑掉了,辛副矿长看大家走了一段路,自己也不敢待慢,转身就跑,忽听背后“叭”地一声巨响,接着“哗”地一声,一股水柱从木垛缝隙中喷射而出。辛副矿长边跑边回头,冲进了想上的巷道。身后又一声更大的巨响发生了,大块矿壁爆裂,巨大狂暴的水柱轰然而出,木垛立时被冲得七零八落。
  萧博翰远远的就听到地下一种似狂风似怒涛般地轰鸣声就越巨大,越强烈,好像是山摧地裂一般,叫人畏惧,叫人胆寒。其他工作面的工人接到通知都不顾一切地向井口狂奔,又过了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萧博翰就看到辛副矿长也从洞口跑了出来,萧博翰也才稍微的轻松了一下,
  却见巷道口矿灯的亮光一闪,那排山倒海般的水便从整个巷道口呼啸着訇然而出,犹如猛龙出海,泥水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沿着大巷狂奔而下,它像一条被囚禁得太久太久了的巨龙,狂暴不已,呼啸着席卷而去,一股高高昂起的水头迅速把大巷吞没了。
  萧博翰看的目瞪口呆的,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也没有想到地下水会是这样的狂暴,有如此巨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当訇然而出的巨大水流瞬间卷来的时候,一切都像一片树叶,一根干草,被水无情地冲击、翻滚、戏弄。
  那洪水哇哇怪叫着从巷口狂喷,响声震耳......。
  到下午,矿洞里的水已经慢慢的停止了,这个时候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萧博翰让两个矿长清点了一下人数,还好,一会整理了各队的名单,仔细的算过,这次事故没有人员损失,萧博翰暗自说声侥幸。
  熊矿长和辛副矿长就开始安排抽水,善后等事项,萧博翰他们也就回到了山上的矿部,对萧博翰来说,只要没有死人,矿洞受点损失,那都不算什么了,他也很庆幸自己这次的到来,如果不是自己来矿山,辛副矿长也未必就陪自己再次下井,就算他在井里,但也未必刚好就走进那个坑道,这一切的巧合都注定了这次事故可以幸免人员遇难,这对萧博翰多少还是有点安慰的。
  他带着聂风远等人在矿部办公室等待着下面的消息,矿场的食堂送来的饭菜他一口也没有吃,萧博翰吩咐食堂备好热饭热菜,烧好姜汤,随时准备着沟里忙活的其他人上来一起吃。
  聂风远几个人也都是见过世面的,所以很能随遇而安,萧博翰再三叫他们到矿山临时房去休息,他都没有走,一直低着头坐在不远处。由于生产已经全部停顿了下来,往日车来人往铿铿锵锵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的矿部大院,如今一片空旷和沉寂,不见一部车和一个人影,所有的人都显得无精打采,毫无生气。
  这样一直等了好几个小时,两个矿长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矿部,熊矿长见了萧博翰,很是惊讶的说:“怎么萧总你没有回去。那我给你汇报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萧博翰一面招呼让食堂送来饭菜,一面说:“我哪能现在走呢,你们先吃一口,汇报的事情一会吃饭饭慢慢说。”
  大家也确实饿了,一起坐下先吃了饭,休息一会,喝几口水,两个矿长这才给萧博翰详细的汇报了现在的情况。
  熊矿长说:“目前水是没有了,但坑道的积水很多,而且井下的设备也损失严重,只怕短期需要停工抽水,维护一段时间了。”
  萧博翰就问:“这个时间大概需要多久?”
  熊矿长就和辛副矿长两人商议了几句,说:“最少估计都要2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啊,那工人就需要停工休息了,对这一块你们怎么安排的?”萧博翰最先想到的是工人。

  熊矿长说:“按惯例,矿场维修不出矿,工人就不拿工资,但很多事情还是需要工人协助,都是按天发固定工资,所以这两月不挣钱,还要倒贴一些,包括井下的设施,恐怕也要花钱维修。”
  萧博翰点下头说:“嗯,这是肯定的,那就抓紧时间维修,抽水,矿上资金不够的话,集团会给以支持的。”
  两个矿长就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但萧博翰心里忧愁起来,本来这次是到矿上实地考察一下,准备下点功夫把收购矿山的手续办完,现在这情况只怕就难了,至少在审批手续的时候,上面劳动局,矿产局等等的一些部门都要来人检查的的,目前这样子怎么看。
  萧博翰也很无奈,只有在等几个月了。

  接着天就暗了下来,萧博翰又和两个矿长谈了好久,自己对矿上也逐渐有了一些认识,该了解和想要咨询的问题,两位矿长也都给他清晰的回答了,萧博翰还是有所收获的。
  萧博翰今天也走不成了,下面的山路很险,晚上下山也不安全,在两个矿长的劝阻下,萧博翰就留在矿部的临时休息房,准备住一晚明天再走。
  山上的五月很凉爽,回到房间的萧博翰在床上靠了一会,看着窗外的明月,就打消了睡觉的想法,他披上衣服,这里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萧博翰也没叫聂风远等人,一个人在外面溜达起来。
  山坡上远远就可以看到零零星星的人影晃动着,萧博翰也没怎么在意,一路慢慢的走着,看着群山环绕,月色普照,就有了一种想要作诗的感觉,但还没有吟出口,就听到不远处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萧博翰走进几步,以为是什么野兔,山羊的,但又感觉声音不大对头,好像是亲嘴声、解衣声,不时伴着浪笑。
  萧博翰就看到了一对男女正在荒野中翻滚,看来他们准备的挺充分的,地下铺着一张没用的电热毯,估计还怕茅草刺痛了屁股,萧博翰只见白花花两个屁股,而那个女人,月夜下看不大清楚长相,但轮廓很好,该凹该凸的地方,一点都不差,萧博翰也不得不惊叹:这是一个绝妙的少丨妇丨!
  日期:2016-05-2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