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56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炮声过后稍稍沉静了一下,爆破冲起的气浪卷着煤尘迎风冲进长长的巷道里,用灯光一照,只见光柱中烟尘飞舞,灰尘形成的亮点不停地闪闪烁烁,星星似的。

  但辛副矿长却说了一声:“停。”,他拦住了萧博翰等人,神情凝重起来,戴上早已发黑的口罩就急急忙忙走到里面去了。
  萧博翰等人就呆在原处不再前行了,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萧博翰是不会盲目逞强的。
  辛副矿长到了里面的坑道,就见工作面的烟尘更浓,辛副矿长先用矿灯扫了一遍采空区,密集的支柱在灯光中一根一根地闪了过去,接着是顶板,没发现什么异常他才走了进去。
  被震落的矿炭沿着矿壁堆成长长的一条,卧龙似的闪着粼粼的光。他拿起一块矿石摸了摸,又放到鼻子下边闻了闻,才又轻轻地放了回去,新裸露出的矿壁凹凸不平,闪着黑亮的光。他小心地跨过矿堆用手抚摸着矿壁,滑腻而又凉爽。他又小心地用矿灯照着煤壁走了一遍,没有什么新发现,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这一会儿功夫,在鼓风机地吹送下烟尘也很快地散尽了,“哐当哐当”的矿车声伴随着工人们的说笑声传了过来,摇摇晃晃地一长串矿灯照亮了巷道狭小的空间。攉矿是个既原始又繁重的活儿,一般人用簸箕似的铁锹挥动不了几下,就要流汗了。正规的工作面,现在一般使用攉煤机和运输机,人工劳动少多了,因为采边角残煤条件差,量少,用设备要拆装搬运,反而麻烦。
  当一辆辆满载的矿车被“咯咯噔噔”地推走的时候,矿工们身上的衣服也都湿透了,工人们都大敞开怀,有的靠着支柱有的坐在锹把上,一边喘息一边擦着汗,有的则继续清理着边边角角漏掉的残矿,把它们归拢起来,免得浪费掉。
  这时候地面突然震动了几下,接着传来闷雷似的隆隆响声,壁上的浮矿哗啦啦地落下来好几块。
  “哟,今天咱们的邻居们怎么起晚啦,晚上加班累着了吧?”不知道是谁嘻嘻笑着说了句俏皮话。

  “看样子吃的不少,劲够大的。”又是一阵嘻笑。
  他们说的是紧挨着黑沟岭矿的史正杰的一个矿场,两家面上看是相隔一座山,实际下面弯弯曲曲的矿洞只怕都挖在一起了,辛副矿长没有去注意他们说什么,立刻警惕地扫视了一遍矿壁和顶板。
  他正想招呼萧博翰等人进来,忽听一位小伙子惊咋咋地大喊了一声:“嗨,见鬼,这是哪儿来的水呀?”
  话音还没落地,十几盏矿灯“刷”一下应声照在靠着支柱的工人身上。只见一根亮闪闪的水线从斜上方的矿层中射出来,正射在那根柱子上,飞溅的水珠散落在他的矿帽上、脸上和身上。
  “哈,谁尿得这么高哇?”一位不知死活的还在开玩笑。
  “谁有这么长的尿,水枪还差不多,射多远!”另一位还挺认真的样子,赞叹着。
  看到这种情况,辛副矿长的头皮猛然一炸,他马上跑了过去,其他人也紧跟着围了上来。顺着水线射出来的方向,在矿壁上看不到裂隙,但见一条亮晶晶的细细的水迹顺着矿壁流下来,在矿灯的照射下发出一闪一闪的曲折的亮光,像一条迅速游动的银蛇。
  “不好!”辛副矿长的脑子里立即闪过“有地下积水”的恐怖念头,并出现了大水汹涌井淹人亡的可怕场面。
  他马上转过身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平时木讷无言显得猥猥琐琐的样子,瞬间变得枝干挺拔、英气勃发、威严无比,大声果断地下达着命令,他显示大声对外面喊了句:“熊矿长,你赶快让萧总退出去,在马上去通知调度室,发现地下积水,临近工作面立即停止放炮并准备向外撤人。我们马上采取预防措施,防止穿水!”
  “是!”熊矿长答应一声,也顾不得多说什么,拉住萧博翰转身就跑,其他的人一看这情况,也不敢耽误了,都飞奔而去。
  一群毫无经验的年轻工人正在看着水线寻开心,被辛副矿长一声断喝给吓懵了,一听说是要穿水,立时惊慌失措撒腿就跑,乱作一团。
  “站住!”辛副矿长两手一举大吼一声:“谁也不许乱跑,听我指挥!”
  像是突然念了定身咒,一个个都立在了原地,眼中依然透出了恐惧无助和紧张不安的神情。
  “跟我来!”辛副矿长把所有的人都带到安全地带,转身把大家向一堆拢了拢。他用左手向上推了推矿帽,在一片矿灯的聚光中,辛副矿长满是灰尘的瘦削的脸像黑色大理石雕像,坚毅冷峻,目光如炬。

  “都听着,不要慌,更不要乱,越慌越乱越危险,都听我指挥。”他指着那条水线手指颤抖着:“积水肯定是有,而且压力很大,但是看现在这个样子,一下子还透不过来。大巷和其它工作面都有人,咱们不能先走,要千方百计地挡一挡,拖时间,让其他工作面的人先撤出去。撤退的时候要集体行动,谁也不许一个人走。万一穿水不能往大巷跑,要往上走,沿老巷从风井出去。我在你们都跟着我,我不在你们大家要一齐走,千万不要单独行动。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回答整齐有力。
  “现在马上搬坑木靠煤壁打垛,打斜撑!”辛副矿长激动得咀唇在发抖,大声地嘶喊,声音都变了调。
  像战士们听到了冲锋号声,全体人员立即紧张地行动起来,全身心地投入了抢险的战斗。从这一刻开始,除了闪烁的矿灯、如飞的人影、急促的喘息和一根又一根飞过来的坑木,再也没有人说话。大家的注意力全在那根细细的水线上,每一双眼睛都紧紧地盯住那根直直喷射而出的亮闪闪的水线,和立柱上四处飞溅的水花。
  那不是装点风景的喷泉和礼花,而是已经点燃了的导火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炸,酿成滔天大祸。他们就是要用双手捂住它,掐灭它。在这生与死的紧要关头,没有人说闲话讲条件,而且连恐惧的情绪也没有了,相反,个个情绪激昂,奋力向前,都拼上了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性命,为大家,为矿山。这是在矿井下那极端特殊的条件下,人与自然以生命为代价的抗争和较量。
  辛副矿长站在煤壁下面像个大力士,迅速地把一根根沉重的圆木有规律地排列起来,紧紧地压在煤壁上,在顶棚上打好牮,然后再打斜撑。他要用这些木头阻挡不可预见的洪水猛兽。 也许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毫无用处,在地下水巨大的冲击压力面前,这些看似坚固的木垛不堪一击,倾刻瓦解,可是在眼前这种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他没有其他可以利用的材料,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只能就地取材倾尽自己的心智和全力。

  那怕在别人看来这一切毫无意义,甚至是头脑发傻愚蠢无比他也毫不在乎,该做的他一定要尽力去做,这是他的本分和责任,就是这样。总之,他不能掉头就跑。已经退出坑道的萧博翰等人,迅速的给上面打电话,通知了调度室,很快就听到整个山谷里响起了高音喇叭,让所有开采的人员离开,并停止放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