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9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想着,这门又哗啦一声开了。
  梁健以为是那两个女人又冲回来了,转头就准备发火,一看,却是副市长张启生。梁健怔了怔,然后压下心底刚刚涌起的烦躁怒火,看着他进门,将果篮放到一边后,道:“坐吧。我手不方便,就不给你泡茶了!”
  张启生忙摆手:“不用泡茶。”说着,也不坐下,依然站在那里,有些拘谨,看着梁健,犹豫了好半会儿,才开口:“梁书记,真是对不起,刚才我看到我媳妇和她妹妹了,他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梁健道:“你先坐下吧。”
  “不坐了,谢谢梁书记。你放心,我儿子老丈人的事情,我一定不让组织上为难,我那媳妇和他的家里人我也会去说,绝对不给组织上添麻烦。就是对不住梁书记您,在这里,我给你赔礼道歉了。”张启生说完就要鞠躬。
  梁健刚听说那老头和这张启生是亲家的时候心里对这张启生还有些不满意的,但此刻看他态度真诚,加上这张启生也快六十的人了,跟自己父亲差不多年纪了都,梁健哪里真能受他这一拜。忙过去,伸出左手扶住了他,道:“这件事跟你关系也不大。行了,我也不怪你。只不过,你那个亲家的问题,你要好好跟你媳妇她家里人沟通一下。既然是精神有问题,那就应该要正确地对待,这次也幸好是砸到了肩膀上,下次万一砸在头上呢?”

  张启生忙不迭的点头。
  梁健也就没再说什么,张启生也没多留,再三道歉后,走了。他走后没多久,沈连清也回来了,广豫元和小五也回来了。
  他们可能是上来的时候碰到张启生了,广豫元一进门就说道:“这张启生也够可怜的,摊上这么个亲家。”
  广豫元说这话的时候,沈连清拿眼睛看梁健,那意思似乎在说,我们梁书记才可怜呢。梁健笑了一下,想起刚才和张启生之间的那一幕。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要因为别人的事情给一个年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的年轻人鞠躬,恐怕这张启生心里也是在滴血吧。

  梁健没接广豫元的话,跳过问他:“那个老头现在怎么处理了?”
  “送医院了,先去做个全面检查,如果真的是精神问题的话,就只能送精神病院了,否则留在外面,也是不稳定因素。”广豫元说道。
  梁健点点头。
  广豫元看了看梁健那不能动的肩膀,犹豫了一下,问:“那这件事,你怎么打算?还是说,就这么算了?”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要不然呢?我要是认真追究,恐怕又有人要嚼舌根了,现在既然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要休养一段时间,就这样吧。不然,张启生脸上也不好看。”
  广豫元看了看梁健,想说什么又没说。
  梁健看到了,就当没看到。他基本能猜到广豫元想说什么。坐了一会后,梁健就催促着让广豫元离开,沈连清也被梁健一同赶走了。他也不是不能动,就是不方便一些,有小五一人就够了。这单位里还有很多事,市委方面,不能没有人。
  人都走了后,病房里就剩下了小五和梁健两人。小五看了看,问:“要不我回去拿一下换洗衣服?”
  梁健道:“也好。”

  小五也走了。病房里就剩下梁健一人,梁健将房门一锁,难得清静,索性就躺到床上,蒙头睡觉,睡到一半,之前吃的止痛药药效过了,火辣辣的疼,在迷迷糊糊中,化作了一只只凶猛的野兽,在身后拼命追逐着,追逐着……
  第二天一早,梁健就离开了医院。
  刚到单位没多久,梁健就接到了项瑾的电话。项瑾说,她已经在飞机上了,再过几分钟,飞机就起飞了。
  梁健震住了。
  等他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挂了。梁健忙让沈连清去查航班,然后安排小五去机场等着。刚安排好这些,忽又想起,唐力还没断奶,项瑾这一次过来,不知道是一个人过来还是带着唐力一起来。想到这里,梁健立即就又给项瑾拨了过去,但电话已经关机。梁健又给李妈妈打电话,还是关机。梁健又给梁母打电话,还是关机。原本有些着急,忽然脑子里一动,这不会是全家出动吧?
  想着,梁健也不住了,忙给小五打电话,让他回来接上自己,他和他一起去机场。路上,又联系了沈连清,让他以个人名义先在太和宾馆定一个套房。

  到了机场后,两人在车上等了大约四十分钟左右,下车到出口处没等多久,就看到项瑾抱着唐力,身旁跟着霓裳,身后梁母和李妈妈一人拉着一个大行李箱,还背着两个大保姆包,就这么浩浩荡荡地出来了。
  梁健和小五忙迎了过去。
  一家人见面,都激动,但大人都懂得抑制,可小孩不会。霓裳老远看到爸爸后,就啊地一声尖叫了出来,声音之大几乎震慑了半个大厅的人。霓裳飞也似的朝着梁健跑过来,恨不得自己长上一双翅膀,犹如乳燕投林般,扑到梁健的怀里。
  梁建刚抱住,她就哭了。

  “爸爸,我想你了。”稚嫩的声音带着哽咽,一句话差点将梁健的眼泪说出来。左手刚抱起霓裳,小五就要过来接,梁健躲开了,道:“没事。”
  项瑾三人走了过来,小五忙去接行李,梁健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暂时‘残废’,尽管有心想抱抱项瑾,却也无可奈何。
  两人相视一眼,项瑾眼眶有些红。
  梁母最先忍不住,盯着梁健的右肩膀看了好久,又心疼又忍不住抱怨:“怎么这么不小心?”

  旁边小五想说话,被梁健抢了先,他不想让梁母他们知道得太多,免得担心。就道:“自己不小心。没事的,医生说,休息个十天半个月的就好了。”
  梁母还想说几句,梁母抢过了话:“我们也别站着了,先上车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了大厅,上了车,直奔宾馆,先安顿。因为是沈连清用个人名义定的房间,宾馆方面并不知道梁健的家里人来,所以倒也静悄悄地进去安顿了下来。安顿好后,梁健放心不下单位的一堆事情,也顾不得和项瑾温存一下,就准备走。
  话还没出口,就被李母叫到了一边。
  李母神情严肃,道:“今天就不要去上班了。第一,你手这个样子,也该休息一下。第二,项瑾和孩子大老远的过来,就是担心你,想看看你,人一来你就去上班,把她们扔在这里,项瑾再好,心里也总是会不舒服的。”
  梁健有些犹豫,这个关口上,手头上很多事情,每天都很忙,昨天已经耽搁了大半天,今天再耽搁一天,有些事情,牵一发动全身,说不定就得耽搁好久。

  李母看出了梁健的犹豫,又说了一句:“古人说家国天下,为什么家是第一个,然后是国,最后才是天下,意思就是要告诉世人,是先有家才有国的。你要是连家都顾不好,还有什么资格去处理家之外的事情?”
  李母说的话,不无道理。想想跟项瑾结婚到现在,自己亏欠她的甚至太多。再想想今天在飞机场刚见面时,项瑾那红红的眼眶。梁健的心里就软了下来。
  日期:2016-05-2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