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2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名或许叫纳兰石的大头和尚摇摇头,说师父,纳兰石早就已经死了,你走后,我还是叫戒杀吧,你叫我戒什么,我就干什么,改名叫戒杀,那我以后就多杀些人好了。
  陪着您读了这么念佛经,我也想明白,以前我杀人,以后我还是要杀人,但杀什么人肯定不一样了,金刚怒目,不也是慈悲手段?
  老和尚双手合十,笑道:“善哉善哉。”
  苏丹凤继续引着陆羽往后山走,期间陆羽表情安然,平日里话多的他却是缄口不言,沉默得很。
  苏丹凤终于忍不住,说长青,我还以为你要问我那个大头和尚是谁呢。
  陆羽反问,说干妈,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你不说,我问你也没用。
  苏丹凤想了想,说本想告诉你的,不过以后你自己都会知道的,现在就没必要了,你只需要知道这笔买卖,你做得很划算就行。
  陆羽嘻嘻一笑,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可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奸商,什么时候见我做过亏本生意?
  苏丹凤撅起嘴巴,说道就你能成了吧。回去叫你义父收拾收拾你。
  陆羽哈哈大笑。

  两人缓步而行,不知不觉到了后山,山顶有大风,也有大景。
  放眼望去,竟是一面绵延的坟冢,墓碑上,一片红星闪闪。
  陆羽肃然起敬,地上埋得,可都是忠骨啊。
  这些生前无名死后说不定也是无名的先烈们,才是共和国真正的奠基人。
  “子由就埋在这里。”苏丹凤突然说道,“今天是他的忌日。”
  陆羽眯了眯眼,终于知道为什么干妈今天始终情绪不高的样子,原来是来祭奠亡子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人世间的大悲凉,又有哪个胜得过这个呢?
  苏丹凤在前引路,到了一座坟墓前。
  上面写着“李子由之暮”五个字。
  因为李子由英年早逝,并无后代,而中国没有长辈为晚辈立碑的道理,所以本该写立碑人的地方,空空如也。
  苏丹凤眉宇间还算平静,淡声说道:“长青,子由当过兵,每年清明,都要到这里的烈士墓园来扫墓。他很喜欢这个地方,所以他死后,我就把他葬在了这里。”

  陆羽听着,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是看着李子由孤孤单单的坟冢,叹了口气。
  “长青,其实我得谢谢你,要不是由你,单靠景略,什么时候才能绊倒赵岱宗,为我那可怜的孩子报仇呢?”苏丹凤说道。
  “干妈,这是我该做的。”陆羽眯着眼说道。
  他突然就想去做一件事。
  于是他就去做了。

  蹲下身。
  运力于指。
  石碑在他指力压迫下,顿时石粉四溅。
  指尖滑动,如走龙蛇。
  石碑上,清晰出现了一行小字。
  “弟陆长青叩立。”
  “子由哥,虽然你我并未见过,但我跟你承诺,只要有我陆长青在一天,您的孝道,我来帮您敬。”
  陆羽目光幽澈清明。
  前所未有的坚定。
  到一个承诺,负一世枷锁。
  但他责无旁贷、义无反顾。

  第一章:
  夜色渐渐侵染大地,春雨停,弦月升,月光淡入流水,山林间肃穆安宁,四野寂静。
  此刻站立山巅,颇有些忆往昔古今入梦,黄楼夜景、为余浩叹的悲壮意境。
  气温变得有些冷了,陆羽便脱下外套,盖在了苏丹凤肩上。
  “干妈,我们下山去吧。”他说道。
  苏丹凤嗯了一声,陆羽连忙把她扶着。

  正在此时,山下,有钟鸣。
  黄钟大吕。
  一响,两响,三响……许多响。
  钟声呜咽,层层叠叠,在云端穿行,于深谷滑落,凄凉悲怆,好似一曲挽歌。
  足足一百零八响,钟声才复于平静。
  陆羽疑惑道:“干妈,怎么回事儿,这龙华寺的暮钟,一天要响两次?”

  “不可能。”苏丹凤摇摇头,“龙华寺朝鼓暮钟,都是一次,那都是几百年的规矩。除非,有什么急事。”
  陆羽问道:“干妈,什么急事需要敲一百零八下?”
  苏丹凤蓦地叹了口气,说道:“这说明主持圆寂了,龙华寺的主持苦寂大师我是认识的,而且许多年了,是个德高望重的高僧。当年子由的法事,就是苦寂大师亲自操持的。”
  她眉宇间,隐隐有些失落。
  陆羽跟着叹了口气,说道:“干妈,万物苍生,对于这个世间,就像这漫山的红叶对于大地是一样的,从哪里来,从哪里去。您还是不要太过于伤感了。”

  苏丹凤点了点头,笑道:“还是你这孩子看的通透。”
  她拍了拍陆羽肩膀,继续说道:“你要不忙的话,今晚就陪我在龙华寺住一晚吧,让我们送苦寂大师最后一程。”
  陆羽点了点头。
  这山顶,有大风,有大景,亦有大悲凉。
  龙华寺主持苦寂大师圆寂,对于龙华寺来说是大事,这从那口青龙铜钟足足响了一百零八下就看得出来。
  在中国这个国度,一百零八是个大数目,暗合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古人又以九为尊,一百零八恰好是九的十二倍,要知道,上次青龙铜钟响一百零八下,还是去年建国五十周年庆的时候。
  不过寺里面对待苦寂大师的葬礼,却是处理的极为低调,甚至于没有声张,就是在偏堂设了个灵堂,有些上了年纪的僧人在哪里念往生经,倒不见哪个人脸上流露出些毫与悲戚忧伤等表情。
  陆羽起先有些疑惑,苏丹凤神情有些低落地跟他解释了,说苦寂大师是高僧,自己对于生死都看得极淡,死前就把身后事儿安排好了,说要从简行事,再说了,按照佛家理念,人死如灯灭,生者万不可过于悲伤,若让逝者灵魂产生羁绊,那是入不了西天极乐,而是要入饿鬼道的。
  陆羽了然,陪着苏丹凤在龙华寺住了一晚,僧房简陋,不过胜在安静,倒也算睡得香甜,第二天依旧早起跑步锻炼,到了后山蹲马步,却发现昨天那个奇奇怪怪的大头和尚也在后山练拳,练得是极为常见的罗汉拳,陆羽眯着眼看了一会儿,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只觉着虎虎生风,起步若惊雷掠地,落脚如步步生莲。

  大和尚早就发现陆羽,倒也不停下,耍完一套拳,扫了陆羽一眼,竟是目光如电,隐有杀气,陆羽倏地一惊,往后掠了一步,大和尚已经一拳轰响他的面门。
  看似赫赫如雷霆,却是丁点儿声响也无,凌厉而诡异。
  砰!
  拳头已经到了面门,陆羽这才听见空气呼啸,还没有砸下的时候,山林间立刻刮起一阵狂飙急风,连周围枝叶都被被震得啪啪做响,威势惊人,骇人胆魄。

  看这力量,别说是人脑袋,就是石狮子都能一拳打得粉碎。
  这种武技,力道速度早就超越了人体极限,属于那种通神的境界,一举一动,都裹挟着天地威压。
  面对突袭,陆羽默守内观,心如平湖,不为所动。
  这一拳最终没有打下,定格在陆羽面前,距离只有几厘米,强烈的罡风,刮得他面皮生疼。
  大和尚道:“为什么不躲,我收势慢一点,你就已经死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