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2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耿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金焕明更离谱,好一阵子才意识到,连长也提到了自己。
  “连长,我?我?我?”金焕明吃惊地指着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我再重复一遍,接上级命令,耿帅、金焕明两名同志调往某部,下午两点有车来接。”徐岩说道,“快去收拾东西。”
  方鹤城站起来,说道,“先去收拾东西,还有时间。”
  耿帅和金焕明对视一眼,“是!”
  转身就飞奔出去下楼回到排房收拾东西。
  徐岩和方鹤城两位主官亲自点验,耿帅沉默不言,金焕明一直在问,但徐岩和方鹤城什么也没说。
  几分钟,两人的东西都清理出来了,属于个人的带走,属于连队的留下。在楼下大厅等着。
  金焕明心情复杂,小心地看了看徐岩,又看了看方鹤城,低声说道,“指导员,这不是集训,是调走?什么时候回来?”
  方鹤城说道,“不回来了,以后啊,你们俩就不是五连的人了。也不是我们旅的编制人员了。”

  拍了拍金焕明的肩膀,方鹤城说,“小金啊,到了新单位,好好搞,别给老连队丢脸。”
  耿帅咬着牙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在他心里,是认为自己被连队扫地出门的。
  “指导员……”金焕明鼻子酸酸的,就要哭出来。

  徐岩扫了他一眼,说,“干什么,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别矫情!”
  金焕明一下子就憋了回去。
  在兵们心里,连队就是家,任何外出都总是会有一个回家的时候。然而这一次,对于耿帅和金焕明来说,没有回家的时候了。那种感觉,既有被抛弃的感觉,也有无法割舍的感觉,很复杂很抓人。
  方鹤城走过去,站在耿帅身边,“还有点时间,耿帅,陪我走走。”
  一愣,耿帅跟上方鹤城,和他朝篮球场那边走去。
  “要走了,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方鹤城问道。

  耿帅微微低着头,“指导员,我给连队抹黑了。我应该走。”
  站定脚步,方鹤城看着耿帅,沉声说道,“耿帅,做人心胸要宽广,能容事,也要能容下人,形形色色的人。把你调走不是连队的意思,甚至不是旅部的意思。具体情况,你到了新单位自然就会清楚。”
  耿帅微微点头,只当指导员在安慰他。
  “耿帅啊,人的一生总是要经历黑暗的一段,黄承明私自离队这件事情,是你军旅生涯中比较黑暗的一段。但是,不管是黑暗的还是光明,都属于你人生经历的一部分。你得正视和接受。”
  方鹤城沉声开导,这也算是他最后能为耿帅做的事情了,能不能放下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
  “你能重新站起来,你就还是一条好汉,这一关,你得过。”方鹤城说道,“老五班的人都在那边,杜晓帆也在,金焕明也是去的同一个地方。你们一个小集体,就全是老五连的战友。耿帅啊,焉知祸福?”
  耿帅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李牧他们……”

  “你们会在同一个单位,只能说这么多了。”
  耿帅眼前飞快地闪过老五班那几张熟悉的面孔,原以为是永别,没想到却是重逢,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李牧背靠床头,看着在削苹果的冯玉叶,然后露出了性福的笑容。
  这会儿是半个月后了,主治医师告诉李牧,他恢复得非常好,再有几天,做个全面的复查,就能打背包滚蛋。
  “媳妇,我都这样了,你也爱我啊。”
  冯玉叶把苹果递给李牧,李牧没接,努努嘴巴示意冯玉叶喂他,冯玉叶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喂他吃了。李牧是吃了一口,才含糊不清地说上面那句话。
  “你哪样了?”冯玉叶不动声色地反问。
  李牧把嘴巴里的苹果吞下去,说,“这样啊,受了两次重伤,医生说了,以后年纪大了,可能会有很多毛病。”

  “你给我生个娃,你爱咋的咋的,我坚决不管。”冯玉叶说。
  “我-日……”
  “你不是才日过吗?”冯玉叶瞪着眼睛问。
  李牧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嘴唇哆嗦着问,“你,你,你,危险期?”
  “你管得着吗?”冯玉叶用苹果把李牧大张着的嘴巴塞住。
  李牧狼狈地咬了一口取下来,放到床头柜的果盘里面,拉住冯玉叶的手哀求道,“媳妇,宝贝儿,咱好好商量一下,你可知道,哥哥我二十三岁生日还没过。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但是老娘不是孩子了。”冯玉叶瞪眼说,“我快二十八了,女人生孩子的黄金年龄是二十四到二十八,我可不想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有个什么体质不好之类的。”
  “我……”
  李牧根本无言以对,好一阵子,才悲伤地叹气说道,“难道,我就只是个生孩子的工具吗……”
  “一定程度上是。”冯玉叶果断点头,压根没有把李牧的自尊心当回事,“再一个,你知道你要调去的单位是什么单位吗?你知道那里的训练伤亡率是多少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我还是赶紧的生个孩子,你要是牺牲了,还有孩子陪我过日子。”

  李牧尴尬地挠头,“我说媳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夸张吧。我是觉得,我还没有事业,也没经济基础,而且年纪上面也不是很适合,往后推个一两年,不好吗?”
  “不好。”冯玉叶想都没想直接否决,“你没事业,我有,你没经济基础,我有。什么年纪不适合,在乡下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打酱油了。行了,你不用多说了,因为不管你说什么,都没有什么用。”
  李牧都要哭了,给了自己一巴掌,懊悔地说,“唉,我怎么就管不住裤裆下那玩意儿呢,伤还没完全好利索,看见你就上了。唉,他-娘-的!”
  “哭什么,我又没有说我不负责。”冯玉叶冷笑说,“行了,你那德行,不就生个孩子吗,至于吗你!”
  “人家还是第一次啊!”李牧心都碎了。

  “呵呵。”冯玉叶冷笑,站起来。
  李牧赶紧拽着冯玉叶,“媳妇你干啥去。”
  “去给你做饭啊,怎么,中午不吃了?”冯玉叶说。
  “不急不急,你先坐下,咱再好好聊聊。”李牧把冯玉叶给拽身边来,拉着她的手,一副准备参加哭诉大会的样子。
  冯玉叶理了理刘海,气定神闲地说,“说吧,还想谈什么。”
  “就是……”李牧踌躇着,“这个事……你爸妈知道吗?啊,不对,咱爸妈,他们同意了?”
  看见冯玉叶杀人的眼神,李牧赶紧的改口咱爸妈。
  “同意什么?我要生小屁孩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冯玉叶说道。
  李牧于是觉得自己跳火坑里了,这妥妥的在家里说一不二的主啊,“不是,冯副司令员同意你跟我的事了?不可能吧?”
  “为什么不可能?李牧你他-妈-的能有点出息吗?副司令员怎么了,不就是个中将吗,至于你怕得脸都青了吗?再说了,我跟你的事情,还需要别人同意?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问你,你到底是跟我结婚还是跟我家里结婚,你傻了?”冯玉叶火大,上来就给他一顿好骂。
  日期:2016-05-22 07: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