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2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了然,怪不得这个戒肉和尚满面红光,原来肉食很充分呀。
  陆羽想了想,说戒肉大师,相识就是缘分,您既然说了,那我请您吃顿肉也不是问题,就是不知寺里面可有肉食卖?
  戒肉和尚摇了摇头,说寺里面只有喝茶的地,你先请我吃碗面吧,然后把肉钱给我就行。
  陆羽心想这和尚还当真不客气,便叫戒肉和尚带路,进了膳堂,大头和尚却是叫了三份素面,一人一份,然后默诵了一段往生经,念得竟是宝相庄严,然后呼啦呼啦开动,吃得津津有味,他吃完后,陆羽都只吃了一小口。
  大头和尚吃完后眼巴巴望着陆羽那份,神态可怜兮兮。

  让陆羽觉得这大师在寺庙里面一定是被嫌弃那种,连饭都吃不饱,可怜哟。
  于是又叫了两碗雪菜面,大和尚也不矫情,继续呼啦呼啦开动。
  窗外开始下雨,向晚的雨,不急,缠缠绵绵,冷了这个清清淡淡的江海之春,好似情人的湿吻。
  此景此景,陆羽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大头和尚终于吃完,抹了把嘴,说施主,你把肉钱付给我吧。
  陆羽哑然失笑,心想这大和尚还当真不客气,脸皮也够厚,问大师您要多少。
  大头和尚喝了口面汤,头也不抬,比了一根手指,说一个亿就够了。
  陆羽愕然。
  请他吃顿肉,需要一个亿?

  他看了看苏丹凤,苏丹凤却是神色凝重,跟陆羽说道你给他便是。
  一个亿是什么概念?
  数字一的后面足足八个零,是一个普通白领,两千五百年的收入!
  陆羽现在大小算是个有钱人,但这笔钱,对于他来说,仍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现在,一个仅仅一面之缘的大头和尚,要陆羽请他吃一顿肉,竟然是要价一个亿?
  妈拉个巴子,龙肉也卖不起这个价呀。
  要是一般人,只怕就骂一句神经病,然后拂袖而去了。
  可陆羽不是一般人。
  深究起来,他也算是一枚奇怪的花朵,一个喜欢剑走偏锋的非常人。

  对于现在处处都要花钱的他来说,一个亿是很多,不过咬咬牙,还算付得起。
  他始终坚信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所有事情,都要讲道理。
  譬如买东西,需要付钱,且一定是在一定区间内浮动的等价交换。
  这是这个世界亘古不变、永恒不朽的简单逻辑。

  那到底什么东西,需要他付一个亿来买呢?
  大头和尚在跟他打机锋,苏丹凤肯定也不好跟他细讲,一切就凭他自己决断了。
  这是一种试探,还是罕有些什么别的意味在里面?
  这一瞬间,陆羽大脑飞速运转。

  他并没有考虑太久,就敲了敲桌子,笑道:“大师,一个亿很多,不过小子我还付得起。你既然敢开口,我就敢给。”
  “好一句我敢开口,你就敢给。最近听好多人跟我说江海出了个李凤年第二,依我看呀,凤年那孩子,不如你。”大头和尚呵呵一笑,依旧笑得古意苍苍,禅意十足。
  “大师,你认识我二师兄?”陆羽疑惑道。
  这肥头大耳的和尚,果然有些门道呐。
  “认识。”大和尚戒肉点了点头,“当年他想请我吃顿肉,我没答应。后来实在馋了,真想吃肉了,他又死了,可惜了哟。”
  陆羽沉默起来。
  大和尚说话,句句都是机锋,真真假假的,不过他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
  这大和尚,绝不是一般人。
  大和尚见陆羽不说话,他顿了顿,正色道:“年轻人,你不怕我骗你?”
  “当然怕,一个亿呀,又不是一百块!”陆羽作肉疼状,“这就真不怕大师您笑话,我这人是个出了名的奸商,还是个吝啬鬼,平日里能走路绝不打车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我?你以为大和尚我不敢要?”大头和尚反问。
  陆羽摇摇头:“当然不是,正如我先前给您讲的,我是个生意人,还是个很纯粹的奸商。一般不做赔本的买卖,我既然愿意,那就是我觉着这把我亏不了。”
  他顿了顿,深吸口气,继续道:“我就觉着大师既然开口,肯定是有什么我暂时还想不透的原因。而且……我始终觉得大师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很能感染人。”
  说到此处,陆羽正视大头和尚,总结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大师肯定不是什么世外高人,但谁又能说得清不是世内高人呢?若这一个亿,能买到大师几句善言,那也算值得了。”
  “室内高人?”大头和尚想了想,极为认真地说道:“我身高一米九,确实挺高的。现在屋子里吃面,也算是在室内,那你这个定义其实蛮准确的。”
  陆羽愕然,然后大笑,说大师当真妙人,那小子也不矫情了,要不我立马联系银行,给大师您转账?
  大头和尚却是摇摇头,说道不急不急,我给你点时间考虑,叫苏施主再带你逛逛,等你要走了,再来找我,告诉我你得决定。
  陆羽想了想,点头,然后也不矫情,拱手告别。
  陆羽和苏丹凤走后,大头和尚继续坐在膳堂,一口一口喝着面汤,直到喝得滴水不漏。
  不知何时,他面前坐着了一位老和尚,老和尚起码有九十岁了,须发皆白,瘦骨嶙峋,面色间倒是精神得很,眼神清亮,里面蕴着只有岁月沉淀才能孕育出来的沧桑和智慧。
  “师父。”大头和尚叫了一声。

  “戒嗔,你跟方才那位年轻人说了些什么?”老和尚淡声发问。
  大头和尚咧嘴一笑:“没什么,就是给我们寺庙拉了比赞助而已,整整一个亿,可以重新给佛祖主金身了,这不是师父您一直的心愿么?”
  “你要走了?”老和尚问道。
  大头和尚笑道:“当然不会走,师父还在,弟子哪里也不去。”
  老和尚想了想,说道:“你欠了那位苏家大小姐一份儿天大的恩情,她现在来龙华寺,摆明是来叫你还的,何况你还收了别人那么多钱,你应该走得。”
  大头和尚咧嘴而笑,只轻轻摇摇头。
  “你不走,那我可要走了。”老和尚悠悠地说道,嗓音清淡,似穿越了无尽漫长的岁月。

  “去哪里?”大头和尚倏地一惊。
  “时间到了,自哪里来,回哪里去。”老和尚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继续道:“回诵经堂,你我机缘巧合,也做了三十年师徒,我天天教你念经,不要你喝酒吃肉,不要你动嗔念杀人,我一走,这世间谁还能压住你?再给为师护最后一次法,念最后一次经,然后你就还俗吧,改回你的本名,纳兰石,让天下人知道,你不比你那个曾经天下无双的哥哥紫禁城九王爷差多少。”
  日期:2016-09-2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