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4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应该是我问你答才对,怎么反倒盘问起我来了?既然你想弄的更清楚一些,那我就告诉你。”楚天齐一笑,“我是三月八号上的任,一周后我到乡下去,正赶上靠山村村民堵路,他们堵路的原因你肯定知道。我听他们讲完后,觉得事情不公,就想管管,就这么简单。当然了,村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的身份。”
  何喜发苦涩一笑:“楚局长,不是我要盘问你,我是怕上当受骗,怕被报复。我现在一大家子人都躲了出来,包括我和我婆、儿子、孙子,还有小*姨子一家。为了防止报复,尤其是不能牵连家人,我才自己租住在郝家营那个小屋里,平时就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另外,我的事也没有告诉老婆、孩子,尽管他们有怀疑,但应该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
  昨天赵六说要去见一个人,要拿东西,我就感觉到了危险。他平时什么德性,我都知道,除了杀人贩毒不敢干外,几乎什么坏事也跑不了他。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我想,他要见的人,能是什么好人?别带来灾难就是好的。但我没有想到是你,更没想到是为了靠山村的事。
  怕受赵六牵连,我就要老婆和儿子与我一起走,到二儿子家躲几天。可是那个败家娘们非要找他不成器的兄弟,我只好带着大宝一家先走了。虽然赵六不成器,我老婆却非常护着他,我担心她也跟着遭殃,这才在昨天晚上给她打电话。从她说话吞吞吐吐的样,我感觉他肯定有事瞒着我,她旁边有别人。尤其她说要到雁云市找我,让我很是不解,便也想到了靠山村的事。
  既担心有人找我,更担心她把坏人带到二宝家,我在把大宝一家安顿到二宝家后,便出来了。出来后,我给我老婆打电话,要她不要到二宝家,结果她死乞白赖的要见我,我便意识到来人应该是找我的。后来我又用插卡固定电话问了二宝,他告诉我,有丨警丨察刚和他妈去过,是要我给赵六做证明,证明赵六不在杀人现场。
  赵六近半个月天天跟我待在那个小屋里,他不可能去杀人,我想警方肯定有赵六不在场的证据。但现在警方却找到了他,而且还走到了让我证明这一步。到此我已彻底明白,来人肯定是针对我,是为了靠山村山林租赁的事。但究竟来的是真丨警丨察,还是其他人冒充的,我就不得而知了。经过一番思考,我便把拉杆箱寄存到了银行。
  从银行出来,我先找一家小饭馆吃了早饭,就准备到火车站坐车,到外地去躲躲。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停在身边,我就坐了上去。只顾着想事,也没注意车行路线,当我发现走的不对时,出租车已经出了城。面对我的质问,司机就是不说话,我试着要下车,可两个车门都锁死了,根本出不去。我想和司机动手,但那个家伙一只手死死摁着我的头,一只手还不耽误开车。
  不一会儿,出租车到了幸福水泥厂,停了下来。就在那个司机站在车门口等我下车的时候,我猛的一开车门,磕了那个家伙。可能也是凑巧,也许出租车门边正好扫了那个家伙要命的地方,就见那家伙‘嗷’的叫了一声,捂着裤裆蹲在地上,起不来了。我一看有机可趁,马上下车就跑,可刚跑出两步,就有两辆车停在我前面。一群人跳下车,大喊着冲了过来。
  我只好往回跑,慌不择路,跑进了水泥厂院里。在十年前我参观过这个水泥厂,自认为熟悉里面的地形,便找到一个快要倒的小屋躲起来。那时我已经意识到,肯定是有人要对付我,那个司机就是他们安排的人。再想到刚才那些人喊的‘青’、‘弄死他’,我觉得自己要玩完,就给赵六打电话,想让他救我。我知道赵六旁边有人,肯定也是找我的,但人忙无智,我也只能先保命要紧了。
  我自认躲的地方隐密,不曾想电话还没打完,他们就找到我,抢走了我的手机。等被他们抓住了,我才知道他们在这里安有监控头,我一到门口的时候就进入了他们的监控范围。这就是我从昨天到现在所经历的事。
  从三月八号逃跑出来,我就像一只耗子,整天东躲西藏,白天不敢出来,成天提心吊胆的。就是在逃跑之前,其实我的心里就已不安宁,经常被噩梦惊醒。这下好了,虽然我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但心里反而踏实了。哎,干的是什么事呀,我真不是人。”说到这里,何喜发猛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才又继续讲述起来,“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咎由自取……”
  何喜发讲到最后的时候,是痛哭流涕,懊悔不已,直到他中间稍微停了一小儿,才断断续续讲完了整个过程。
  待何喜发*情绪稳定一些,楚天齐才又问道:“我有一事不明,他们为什么要抓你?真的是想绑票勒索?”
  何喜发摇摇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应该不是。我的那几个小钱,早已经所剩无己,他们如果真的是想要钱,那一定会提前打听清楚的,我根本不值得他们下手。否则岂不是要白忙活一场?说不准还会引起警方的注意,他们不会那么傻。但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却说不好。不过他们今天肯定是专门针对我,那个出租车司机的及时出现,就说明他们是有预谋的。”
  楚天齐“哦”了一声,转换了话题:“从你一系列的做法看,你是躲着我们生怕被找到的,更不想让我们掌握这些事情。可现在为什么又和我讲了,还让我看了东西?你说的这些不会是假的,不会是你故意编的吧?”
  何喜发摇摇头,苦笑一声:“我怎么会故意编出假的骗你呢?当然,在此之前,我并不打算向你们交待,准备着躲一天是一天,扛一时是一时。但当今天被那些人控制的时候,我就有些后悔了,后悔现在这种躲躲藏藏的日子。你们仨赶到后,黑衣人是一拨接一拨,看的我是心惊胆颤。要不是有你在场,那些拿大砍刀的人肯定会伤了赵六他们俩,我的命恐怕也保不住了。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向警方交待,否则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也担心自己在外面把命跑丢了。只是那时我还不知道你的确切身份,不知道你说了能不能算话,更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找我。看过你的证件,又听了你说的话,我彻底放心了,这才把所有这些讲给你。”

  楚天齐点点头:“那先这样,咱们休息一晚,明天起早赶回……。”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话。
  是楚天齐的手机在响,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向门口方向走出几步,然后才按下接听键,把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老曲,案子有新进展了?……不是案子的事?……老百姓上丨访丨?哪的人?……因为什么?……哦,好的,我知道了。你安排人手吧,好好配合县政府工作,一定不要让矛盾激化……我明天就回去,到时一起想办法。切记,一定不要激化矛盾。”说完,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日期:2017-04-16 09: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