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4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给出了答复:“能通融,把人给我们,咱们两不相欠。”
  两人对话的当口,那八名壮汉迅速退去,连砍刀也不要了。
  “哈哈哈,你也未免太自信了。可千万别后悔,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乖乖走人算了。”说着,此人向身后一挥手。
  那七人看到手势,马上走上前去,把楚天齐围在当中,并围着他慢慢走动。一开始步伐很慢,渐渐的快了起来,快得就像舞台上青衣演员走小碎台步似的。几乎同时,七人身后背着的宝剑也已出鞘,在灯光映照下闪闪发光。
  虽然这七人都蒙着头脸,只露出口鼻,但都身材颀长,个子高挑,而且上身衣服显出了一些凹凸。看到七人的小碎步,再结合各自的身形,楚天齐意识到,这七人是女的。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去年的一件事。
  “朋友,现在独自走人还来得及。”沙哑声音适时响起。
  “我倒是想同意,可就怕手中的皮带不答应。”说着话,楚天齐右手变戏法似的出现了那条特制皮带。

  忽然,正围着楚天齐转动的七人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迅速走到沙哑之人身旁,示意沙哑之人走向暗处。
  其余六人依旧站在原地,手持利刃,既不移动,也不说话。
  要干什么?这是全场几乎所有人的想法。厉剑、赵六不禁为楚天齐暗暗担心,也为自己担心。“小矮人”等人也不明就里,虽然站在当场,却只能在心里打着问号。
  很快,走到暗处的两人重新走了出来。沙哑之人站到楚天齐对面,另一人回到那六人当中,站到了之前的位置。

  上下打量了楚天齐一番,尤其重点盯着那条特制皮带看了一会儿,沙哑之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朋友,怪不得他们说你‘不是个正点’,果然真是扎手之人。你们可以走了,把他也带走。”说着,他冲着高处一挥手,“放人。”
  什么?好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厉剑、赵六甚至以为听错了,就是“小矮人”也是这样的想法。
  事实证明,人们都没有听错。何喜发已经被人解开绑绳,送到了楚天齐面前。
  “朋友,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说完,沙哑之人转身走去。
  倾刻间,蒙面之人全部撤走,明亮的灯光也不复存在,现场只剩下了楚、厉、赵三人,还有刚刚被放开的何喜发。
  何喜发经过短暂的发楞,一把撕下嘴上的胶带纸,扑了过去:“六儿,我以为见不到你们了。”
  何喜发、赵六相拥哭泣一番,众人走出了仓库。
  何喜发是被赵六搀出来的,一是因为手脚被绑了很长时间,有些麻木,有些腿软。更重要的是经历了害怕、惊恐到喜悦的复杂过程,他的精神从高度紧张松懈下来,整个人都软了。
  尽管室外空气质量不好,但大家都站在院子里贪婪的吸了两口,能够自由呼吸就是幸福。刚才虽然时间并不长,但却经历了一场大的考验,尤其何喜发更是经历了生死考验,顿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出了水泥厂大院,哪里还有出租车的影子?出租车停放的地方,早变成了一块不大不小的水泥块。
  “妈*的,那小子骗我们。”厉剑嘴里骂着,走到了水泥块旁,抬脚就要踢上去,仿佛把它当成了那个出租车司机。他脚到半空,停下来,弯下了腰,从水泥块下拿出了一张折叠的纸。
  一边走向楚天齐,一边打开那张折叠的纸,一小卷花花绿绿的纸掉在地上,是纸币。厉剑赶忙蹲下*身捡起来,读着纸上的内容:“家中有急事,先走了,找你四十元。”
  听到厉剑所读内容,楚天齐明白了,那是司机留的纸条和钱。司机所谓的“家中有事”,不过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肯定是怕被坏人缠上,而且又怕得罪了坏人。从司机主动找回四十元钱,就说明了他的矛盾心理。
  楚天齐摇摇头,没想到竟然被出租司机当成了坏人,看来都是受那个长相凶恶的赵六牵连。
  赵六?赵六在哪?楚天齐这才注意到,除了对面的厉剑,身旁再没有一个人。他急忙回头去看,看到两个互相搀扶的身影,隐没在水泥厂外墙拐角处。
  “不好,追。哪里跑?”楚天齐一声断喝,向那两个背影追去。
  “呀,跑了?”,厉剑也一声惊呼,追了上去。

  刚拐过墙角,楚天齐猛的收住脚步,楞住了,他看到了非常滑稽的一幕。只见赵六正面对着自己傻笑,赵六身后是一个下*身半*裸的人,那个半*裸的人正在弄着身上的衣服。
  厉剑也冲了过来,手指赵六大喊:“姓赵的,有种你跑呀?”
  “不是要跑,是他……吓的。”说着,赵六右手向身后一指,左手捂住了鼻子。
  忽然鼻孔钻进了一股恶臭的味道,再结合赵六的动作,楚天齐和厉剑都笑了,原来是何喜发吓的拉裤子里了。
  过了四、五分钟,何喜发系好裤子,从赵六身后绕了出来,满脸通红的说:“让……让你们见……见笑了,我是真吓坏了。”

  “走吧。”说完,楚天齐向公路边走去。
  厉剑这次可没敢大意,一边皱着鼻子闭着气,一边紧紧抓着赵六和何喜发每人一条胳膊,跟在后面。
  这里离市区交界也不过十多公里,只是好多企业都倒闭剩下了空房子,路上经过的出租本就不多,而且还都有人在上面。所以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打到一辆出租车。
  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拦了一辆小集装厢货车,四人被“请”到集装厢里。集装厢刚刚运过海鲜,里面充斥着刺鼻的腥臭味。这样也好,反而显不出何喜发身上的屎臭了。
  总算到了市里,谢过集装厢司机后,楚天齐主张先找一家酒店,他准备到酒店去问何喜发一些事情。
  何喜发却说:“先不急,先去趟银行,我去拿点东西,那些东西肯定也是你想要的。”
  楚天齐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点点头。

  从银行取上寄存的东西,四人到了附近一家酒店,登记了房间。没有先问话,而是众人集中在一个房间,先分别洗了澡,否则太臭了。
  洗澡完毕,楚天齐带着何喜发到了另一个房间,厉剑和赵六留在了刚才洗澡的屋子。
  坐到休闲椅上,何喜发开门见山:“你是为了靠山村的事吧?”
  楚天齐点点头:“不错,你还是把知道的都讲出来吧。”
  “你是谁?为什么要管这事?”何喜发反问。
  楚天齐从包里掏出证件,递了过去:“你看看。”

  看着证件上那闪亮的银色国徽,何喜发颤抖着双手打开了证件。仔细看过后,他把证件还给了对方:“县公丨安丨局长,我猜出来了。你怎么会知道这事,又怎么要管这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