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1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后,做任何决定,先跟我商量一下。”李景略最后说道,“你们年轻人做事儿,还是不够稳重,考虑问题,不够前面。关键时刻,还是我们这种老头子靠谱。”
  “义父,您的意思——”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李景略说。
  陆羽震撼莫名。
  李景略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再一次押上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跟自己站到了统一战线。
  他想说什么,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李景略却是摆摆手,“不必说了,出去吃饭,陪我喝两盅。”
  陆羽连忙点头。
  从李府回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书房,王玄策已经在了,另外还有郭破虏,以及——御堂纱织。
  这女人脸色苍白,眼神空洞,显然还没有从下午事件中缓过来。
  而且——
  她出卖宗族的事情,已经被宗族知道了。
  新阴流对于叛徒,向来是不计代价,不计后果的追杀。
  她失去了家。
  失去了依靠。
  变得一无所有。
  而所有的一切,都是现在坐在书房的这个年轻男人带给她的。
  更加可悲的是,她连恨他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男人——太强了。

  日本女人的天性,本来就是依附于男性,尤其是强大的男性。
  在陆羽面前,她一次一次丧失尊严。
  她已经完全没有抵抗他意念的勇气。
  ”纱织小姐,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多想也没有意思。你要想活命,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依靠我。”陆羽淡声道。
  “陆君,从今以后,纱织以您为尊,您的旨意,会在纱织这里得到贯彻。”御堂纱织低头道。
  “纱织小姐,我想你弄错了。”
  陆羽抬了抬眼皮,“我不是在招揽你。我只是跟你陈诉一个既定事实而已。说白了,你没有让我招揽的资格。新阴流一定会不计代价的追杀你,你就是个定时丨炸丨弹。我凭什么让你这个定时丨炸丨弹,呆在我身边?你以为我是那种精-虫-上-脑的蠢货?再说了,纱织小姐虽然很漂亮,但在我眼里的话,其实也就是一般般罢了。你说说,我有什么理由收留你?”
  “我……”御堂纱织脸色惨白,“陆君,我有新阴流所有的资料……还有……”

  “你已经把资料整理给我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没胆子跟我说谎,也就是说,你知道的所有东西,都是资料上。所以——你说的依仗,并不成立。”陆羽淡声道。
  “这——”御堂纱织脸色更加发白,身体都在瑟瑟发抖。
  很多事情,其实不用猜都知道,一定会发生。
  她只要离开陆羽,离开这个大门,最多半个小时,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宗族对于叛徒,从来就没有手下留情的说法。
  “纱织小姐,不用紧张。”陆羽眯起了眼,“我不是个赶尽杀绝的人,不给人留后路的人。你要跟着我,也行。毕竟在我眼里,哪怕是一坨屎,也有它的用处。不过你把自己的态度放端正就好,你跟我,不是平等的关系,打今儿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就是老子的奴仆。”

  沉默。
  御堂纱织咬着嘴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主人。”她极为恭谨得说道。
  “很好。”陆羽笑了笑,“你先出去,把门给我带上。”
  “嗨。”御堂纱织鞠躬。
  “这是在中国,要说是。”陆羽眯着眼。
  “是,主人!”御堂纱织连忙道。
  “滚吧。”陆羽摆摆手。
  等御堂纱织出门后,陆羽跟王玄策说道:“师兄,还没等我们杀到新阴流的山门去,对面就先找上门来了,你说这事儿扎整?”
  “妈拉个巴子,还能扎整。早晚都是干,那晚干不如早干。不过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要杀到日本去对付新阴流,难度不小。”王玄策叹声道。

  陆羽也跟着叹了口气。
  王师兄却是话音一转,“阿瞒,你可以去拜访一个人,说不定他能帮你的大忙。”
  “谁?”
  “魏文长。”王玄策吐出三个字。

  江海魏文长。
  华夏的第四武圣。
  魏文长。
  魏八爷。
  准确的说,此人才是东南武林的第一人。
  陆羽并未见过李凤年,但他揣测,二师兄即便是在鼎盛时期,怕也是不如这位魏八爷的。

  毕竟此人可是武圣。
  武圣,就是人间的圣人。
  大圣至诚,金刚不坏,是有限世界中的无限存在。
  陆羽初入先天,连亚圣是怎样的存在,都完全找不到门槛儿,哪儿能理解什么叫武道圣者。
  不过武圣究竟有多厉害,从稀有性上,就可以判断了。

  华夏之大,洋洋十四亿人口,文化传承五千年,未曾断绝,当世已知的武圣,也不过区区四个。
  至于别的国家,没有华夏的文化传承,他们的武技,如泰拳、空手道、西洋拳击之类,基本都算是外功,是对于人体自己潜能的挖掘,而没有接触到“道”的层面。
  所谓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这些蛮夷武学,没有自己的框架和理论,是练不到太高层次的。
  也就是说,其他国家,存在武圣的可能性极低。
  说不定,华夏的这四个武圣,就是世界上唯有的四个。
  魏文长就是这样的存在。
  而陆羽,杀掉了他的儿子。
  魏文长并未立刻找他报仇,而是给了他成长的时间和空间,让陆羽自己决定,什么时候跟他一战。
  先不说魏文长的武道修为有多高,单是这份儿心性和德行,就不是凡夫俗子能够接近甚至理解得了。
  正如《中庸》里面说的,“才德全尽、谓之圣人”。

  “师兄,你叫我去见魏八爷?”陆羽疑惑道。
  说一千道一万,魏文长的儿子魏小北还是死在了他手里,即便魏文长现在不针对他,他心里难免还是有些膈应,至少对于魏八爷这个人,能不见,那就是最好不见的。
  王玄策点点头:“你要去日本挑战新阴流,要针对你的,可不仅仅是新阴流。十有八九全日本武术界都会来挑战你、灭杀你。虽然我们一直叫日本是小日本小日本,日本其实不小。这可是一个有两三亿人口的、经济实力全球前五的大国。且日本的武道传承,很强大。这个国家,可是把华夏的文化传承、底蕴,给偷了个七七八八的。就我知道的,日本亚圣级别的强者,起码都有七八个,而且谁能保证日本就没有隐世不出的武圣了?”

  王玄策看着陆羽,正色道:“长青,若是没有一位武圣给你镇场子,你去日本,那就是十死无生。”
  “师兄,道理是那个道理,可魏八爷凭什么帮我镇场子?”陆羽疑惑道。
  “因为魏文长是个愤青。”王玄策笃定道。
  “愤……愤青?”陆羽咋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