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8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霞光在一瞬间映照在了跟前的这些金甲力士身上,然后如烈焰一般,朝着后面迅速传染而去。
  三秒钟之后,上百位两米多高的金甲力士,居然在一瞬间噗通跪倒在地。

  它们手持长枪,单膝跪地。
  所有人都朝向了一人。
  那人便是屈胖三。
  而身处中心的屈胖三仿佛帝王一般,目光巡视周遭,看着这些金甲力士,口中嘀咕两声,然后大声喝道:“双皇守门,七真卫房,灵津灌练,万气混康,赦!”
  一语言罢,无数金甲力士扬起手中的长枪,朝着地下猛然一戳,然后使劲儿一撬。
  一瞬间,大殿那大理石铺就的地板顿时就一片混乱,而有一个白色身影从漫天的尘土之中狼狈逃了出来。
  那人穿着一件白色和服,脑袋上留着可笑的地中海发型。
  这是日本古代的传统发型。
  而这人落地之后,被一众金甲力士长枪指着,顿时就有些慌乱了,左右突围,却走投无路,一脸悲愤地说道:“你怎么办到的?”

  说来也是,他们这边精心准备,天时地利人和,什么都弄好了,结果法阵一开,却被屈胖三轻轻点拨一下,顿时变成别人的手段了,这事儿怎么能够叫人不懵逼呢?
  只是……
  屈胖三冷冷一笑,说在大人我的面前玩法阵,特么的就是鲁班门前耍大斧,砸场子来了是吧?
  那哥们一脸无奈地说道:“我……”
  他中国话说得本来就不利落,此刻如同丧家之犬,哪里还有什么可说的。

  屈胖三瞧见他支支吾吾,冷然一笑,右手一挥,那些快要凝固了一般的金甲力士却是化作了一道金色的长河,落到了他的胸口出去。
  上百个的金甲力士,满满一大殿的金砖银锭和珍珠,全部都给他收进了崆峒石之中去。
  我瞧见平沙子的眼皮一直在跳。
  他刚才说我们这里的人并不会贪图这些财物,说得大气凛然,大家伙儿的心中也是热血激荡,结果转过头来,屈胖三就将这些东西给收得一丁点儿都不剩下,就跟蝗虫过境一般。
  这特么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我瞧见平沙子吃瘪的样子,感觉笑意蔓延,快要憋出内伤来。
  屈胖三收了这些,嘻嘻笑道:“十方俱罗大恐怖阵之所以难布,并不是说有多少技术含量,而是折腾这法阵实在是太土豪了,一般人弄不起,多谢你的材料,对了,你师父在哪儿,我们有事情跟他商量,让他出来。”
  那人恶狠狠地盯着屈胖三,说你们杀了师父最疼爱的儿子二郎,他恨你们还来不及,如何肯见你?
  屈胖三走上前来,抬头打量这个家伙,说你的法阵手段一般般,不过还算不错,想来你师父对你也是很喜欢的吧?
  那人顿时就得意起来,说这是自然。

  屈胖三眯着眼睛,说我若是杀了你,你说他会不会心疼?
  啊?
  那人咬着嘴唇,没有再说话。
  几秒钟之后,他突然间伸手往怀里摸去,随后抓出了一根锋利的苦无来,准备朝着自己的心窝子里捅去。

  不过屈胖三显然是早有预料,身子一晃,人便接近了对方。
  两人在一瞬间出手,噼里啪啦打了一场,随后屈胖三将那家伙手中的手里剑给夺了过来,往旁边一扔,又出手将对方的手脚全部都给卸了,扔在地上去。
  拍了拍手,他转过头来,对着我们这边的众人说道:“哪位有着审问人的手段,不妨使出来,我们也好知道这博望峰的底细。”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有一个长得跟老港片里面八两金一般模样的丑老头儿站了出来,嘻嘻笑着说道:“我古二倒是有些家传的刑术和搜魂术,不如让我来试一试?”
  屈胖三抬了一下眼皮,说莫非是满清十大酷刑传承的刑狱古家?

  那丑老头咧嘴一笑,说都说河东屈师乃江湖百晓生,行走活字典,果不其然——只不过我古家是从明朝锦衣卫时代就有了的,传承却不是打满清来的。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这一行你是专家,你弄吧;对了,需要日语翻译么?
  丑老头嘴一咧,露出两大排黄牙来,说不用,某家精通八国语言,至于日语嘛,没事儿看个日本小电影的,也从来不需要翻译。
  老头儿一笑,特猥琐,却没想到很对屈胖三胃口,他竖起了大拇指来,说不错,古二是吧,想不到江湖竟有你这般的奇人。

  的确,凭借着一身刑名手段,却也闯入了五十大候选人的名单里面,也是厉害。
  随后古二给我们展示了什么叫做刑讯逼供的手段。
  这简直不是刑讯,而是屠宰场。
  我看着古二用一小把片刀,将那人右手上面的肉全部削得干干净净,就剩下白色的骨头出来时,顿时就胃中翻腾,忍受不住,于是出了殿外来。
  没一会儿,大部分人都跑出了外面来,就连屈胖三也没有例外。
  那老东西的手段,实在是太恶心了,令人发指。
  不过很快,十来分钟之后,古二屁颠屁颠儿地跑了出来,找到了屈胖三,说那家伙交代了,他们都在圣心殿那儿等着我们呢。
  古二是海常真人一组的,但他不但没跟海常真人汇报,也没有跟善扬真人或者陆左汇报,而是直接找到了屈胖三来。

  从这一点上来说,屈胖三刚才的出手破阵,已经是将这个怪老头儿给折服了。
  而听到了古二的话语,屈胖三眉开眼笑,说也就是说,那家伙肯开口了?
  古二说对头。
  屈胖三也没有问这其中的过程,而是说道:“那行,我去问他几个问题。”

  古二领着屈胖三回到了殿内来,我注意到旁边有一部分人对古二似乎有些不太喜欢,皱着眉头,离得远远。
  显然,他们对古二刚才的作为有些反感,或者说看不惯。
  的确,古二的这些手段,在主流社会里面,肯定是不受欢迎的,只不过他再如何猥琐恶劣,但都是为了大家——这些人既享受着别人的付出,却又表现出反感的情绪来,毫不掩藏,,就有点儿“拿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做派,让人觉得很是不喜。
  事实上,从一开始,这四十来人就没有真正的和谐过,其乐融融那只是理想中的情况,根本走不到现实中来。
  如果不是三大佬压着,只怕这些人早就分崩离析了。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
  我看在眼里,却并不多说什么,毕竟此时此刻,大家需要团结,同舟共济,贸然将这矛盾给放大出来,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屈胖三跟着古二走到了殿内,我走到近前来,这才发现那人的左右手皆是白骨一根,十指惨淡。
  日期:2016-09-2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