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55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完在下面签上名。”检察官把笔递给了蒙铃。极度的紧张令蒙铃无论如何都难以握住那支小小的笔,那一笔一画便都脱离了她的意志,四下里松散开去,了──世界上再没有哪两个字能写得比这两个字更坍塌破碎、丑陋不堪了。
  连那中年男人都不免发出了一声鄙夷的感叹:“这字儿写的!”
  看到陪审的检察员走出了提审室,中年男人一边整理着案卷,一边低垂着眼帘淡淡地对蒙铃说道:“你做不了地下党,认了吧,争取个好态度。”
  那一刻,蒙铃恍忽中像似看到了那扇半开的黑色牢门在自己的面前又紧紧地关上了。
  看到神色黯然、目光僵直的蒙铃坐回牢房后,男人婆过来来淡淡地问道:“检察院来提的?”
  “嗯。”仍处于那种遭受无形重击后的昏乱中的蒙铃无力的嗯了一声。
  “柳林区检?”
  “嗯、区检。”
  “推没?”
  “……”蒙铃听不懂男人婆说的专业名词,有点茫然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推动,比山还沉?”男人婆脸上又露出了那戏剧性的笑。而后又神情庄重地说道:“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打没有把握的仗。”
  “对了大姐,我落了一句话,我忘了说是对方和我抢枪,所以走火了,能补上吗?” 蒙铃感到自己确实打了一场没有把丝毫握的仗,男人婆真的把自己的一切都看透了。
  “能,检察院都是你们家恒道公司开的,回去他们就替你补上了。”虽然男人婆脸上那哭笑不得的神情中更多的是嘲弄,但蒙铃从那“能”字上竟然欣喜地得到了一种释然。
  蒙铃感到这许多天的时间里,自己就案子的事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既什么也没想明白,又什么也没想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想了那么多,而问到自己的竟是那么简单的几句。
  无论那里来看,自己都已感到了自己案子的时间程序早已超出了正常的办案程序,恒道公司为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一定是煞费了苦心。可自己——唉,真希望老天能帮帮自己!
  就在蒙铃提审的时候,她们一看的所长已经开着一辆警车到了恒道总部,他的到来自然会引起在院子里值班弟兄的注意,几个人马上就跑了过来,在自己的地盘上,他们一点都不怕警车的和丨警丨察的。
  所长看看他们几个,问:“你们萧总在吗?”
  一个领头的弟兄说:“你找我们萧总有什么事情?”
  那所长很蔑视的看了一眼他说:“废话说少,在不在?”
  几个兄弟就一下围拢了过来,他们有责任在没有搞清对方意图前进行骚扰的阻拦,万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上面的人也快可以有一个缓冲的时间。
  一个兄弟说:“你是丨警丨察也不能这样横吧,至少说说你的来意,我们这是正当企业。”

  还有一个弟兄也说:“就是,即便是你要搜查也得有搜查证是不?”
  这所长一下就愣了,哎呦,就这公司,他们还挺懂法的,他就说:“我来见见萧总不成吗?你们可不要后悔了,我走了不要紧,在我一看会有人急的。”
  这几个弟兄一听话不对,在看看那警车,的确是看守所的,几个人对视一下,心想蒙铃就在人家那里蹲着的,这不能马虎了,其中一个就说:“行,那我带你上去。”
  所长哼了一声,就随着他一起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萧博翰正在打电话,和历可豪讨论着什么,听到了敲门,就喊了一声“进来,”一边还想和历可豪再说几句,但见进来的还有一个丨警丨察,萧博翰就说:“可豪,我这来客人了,一会再给你打过去。”

  说完挂断了电话,就听那个弟兄说:“萧总,他说是一看的,要见你。”
  萧博翰还没听懂“一看’是什么意思,嘴里重复了一句:“一看?”
  这所长很是搓气,自己那看守所在柳林市大名鼎鼎的,你一个半黑半白的企业,你竟然不知道老子那名头,他有点气愤的说:“第一看守所。”
  萧博翰“哦”了一声,哈哈的笑着说:“这小子,说话也不说清楚,有的简称是不能用的。”
  记得自己听过一个相声,说有人吧“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办公室”简称“社精办”,把"人才流动中心"简称“人流办”,还有把上海吊车厂叫成“上吊的”;把上海测量研究所叫成“上厕(测)所”一 ;怀来县运输公司变成了“怀孕(运)”;自贡县杀虫剂厂成了“自杀 ”等。

  上次自己给一个女同学打电话问她在做什么,她在电话里说:“我和小王在重婚!”
  自己吃了一惊:“什么?那你什么时候闲一点啊?”
  那女同学说:“我啊,呆会还要陪小王去上床呢,你别等我了,我闲了给你打电话。”
  萧博翰当时就急了:“你不但要重婚,还这么急着上床,你怎么回事啊!”
  女同学一听这是误会了,赶紧解释:“什么呀,我们同事小王要结婚了,我陪她上街,现在正在重庆婚纱专卖店,等一会还要去上海床上用品商店购物呢。”
  萧博翰想想的就好笑,但在仔细的一想,对方是看守所的,那就和蒙铃有关系了,他赶忙让座,客气的问:“请问你是.......?”
  这所长就很随便的说:“我是一看的所长,今天是受蒙铃的委托,来找你谈点事情。”
  萧博翰一听真的是为蒙铃而来,就说:“好好,先喝点水吧,小雯,来给所长泡杯茶。”

  一面挥手让那个站在门口的笑弟兄先离开,又问:“所长贵姓?”
  “我姓王,萧总看上去挺年轻的的吗,你们这里有个历律师我倒是见过两次。”王所长说。
  小雯也从旁边房间过来了,给王所长泡上了茶水,王所长也不客气,端起来喝了几口,才说:“蒙铃前几天违反了看守所的规定,和人打架,关了几天禁闭。”
  萧博翰吃了一惊,说:“她没什么事情吧?受伤没有?”
  这王所长就感觉萧博翰很是关心蒙铃,看来今天有点门,他摇下头说:“他到没有受伤,但被她打的人受伤很重啊,最少要化三万元的医疗费,这个钱呢,化了蒙铃就没什么事情了,不化我怕对方会老是告状,最后加重了蒙铃的刑期啊,所以萧总你看看方便吗?”
  萧博翰没有很快的回答,他已经感觉到这王所长的意思了,什么打个架就要三万元钱,真的要严重的话,那早就给恒道和历可豪下通知了,怎么会今天就你一个所长前来处理呢?
  萧博翰就淡淡的一笑说:“钱没问题,三万元到不是个大数字,不过?”
  那王所长有点一惊一喜的,忙说:“不过什么?”
  萧博翰并不理他,在桌上拿起了纸和笔,很快就写了一张便条,对呆在旁边的小雯说:“你去楼下财务室,领点现金来。”
  小雯接过了纸条,就先出去了。

  萧博翰这才对王所长说:“钱我可以出,不过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这王所长心里有点激动起来,妈的,老子刚才说少了,这恒道老板挺爽快的吗,说三万连价都不还,比起有的犯人家属来,真还不错,他就说:“什么要求啊,萧总,违规的就不要提了,提也没用。”
  萧博翰笑笑说:“要求很简单,我想见一下蒙铃?这不算过分吧?”
  这王所长就睁大了眼睛说:“没判的一律不能探监,这是规矩啊,萧总这要求我没办法答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