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1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丹凤微笑,眼睛眯成了月牙儿,江南美人的风韵显露无疑,“你这孩子,就会说好听话。你要真喜欢,以后天天来,干妈天天泡给你喝。”
  “那感情好。”陆羽连忙道。
  他继续说着路上见闻,苏丹凤听着,笑道:“长青,听你说着,我都动心了,想出去走走了。”
  陆羽连忙道:“干妈,那还不简单,你要去哪儿,我陪您去!”

  苏丹凤道:“我也就是说说,人老了,腿脚也就开始不利索了,那里经得起舟车劳顿的。不过明天我想去龙华寺烧香,你有空的话,就跟我一起去。”
  陆羽嗯了一声,接着说道:“对了,干妈,我还去见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倾城?”苏丹凤道。
  陆羽点了点头。

  “聊的怎么样?”苏丹凤说。
  “还行。”陆羽唇角微翘,“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倾城原谅了我的错误。”
  “那这丫头呢,怎么不叫她来看看我?”苏丹凤疑惑道。
  “干妈,倾城没有跟我一起回来。她在那里带了一批孩子,她答应了那些孩子们,要把这学期的课上完。”陆羽说。
  “你舍得?”苏丹凤浅笑道。

  “舍得那肯定舍不得。不过夫妻之间,也要给彼此留点时间和空间嘛,她有自己的想法和执念,作为他的丈夫,若是我都不能理解她,那世界上谁能理解她呢?”陆羽说道。
  “这倒也是,能看到你们这样,干妈这心啊,也就算是放下了一半。”
  苏丹凤看着陆羽,语重心长道:“孩子啊,这件事情,倾城这丫头能够放下,能够原谅你,那是真把你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比自己都还要重许多的。我也是女人,了解女人。以后无论怎么样,你不要辜负她,始终相信一点,你们是夫妻,夫妻夫妻,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再大的风雨,相扶相持着,总能迈过去的。倾城这丫头绝对比你想象的聪明,干妈这么笨的人,都能容忍他在外有几个红颜知己,倾城这丫头,绝对会比干妈做的更好的。”

  “外面这花花世界,锦绣红尘,诱惑多大啊。男人嘛,时长在外,哪儿有不犯错的时候,但你要答应干妈,以后等倾城回来了,每天你忙得再晚,都要回家。你义父这一点就做得很好,我们在一起三十多年了,他从来没有在外留宿过哪怕一宿。他能做得到这一点,我苏丹凤嫁给他李景略,就算得上功德圆满了。”
  陆羽仔细听着,重重点了点头。
  “家。”
  他默念着这个字。
  结婚已经大半年,到现在,他才勉强知道这个字的含义。
  家,那就是归宿。
  是一个人内心深处,最平静和温暖的港湾。
  也意味着责任。

  必须扛在肩上的责任。
  “好了,去跟你义父说说话去吧,忙你们的正事,干妈去给你做菜,知道你要来,我可是做了好多你喜欢吃的菜。”苏丹凤拍了拍陆羽的肩膀。
  陆羽嗯了一声。
  “对了,老头子若是欺负你啊,你就跟我讲。”苏丹凤慈祥一笑,“干妈给你撑腰,帮你收拾他。”
  这话陆羽哪儿敢接,他起身,到了书房。
  李景略正在看一份文件,见他进来,放下了文件,说道:“坐啊。你小子,找了你干妈这个大靠山,我就是不爽你想抽你,那现在也不敢不是。”
  陆羽干笑道:“义父,您就甭埋汰我了,长青知错了。以后有事儿出门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来拜访您二老。”
  “我倒是无所谓。主要是你干妈,有空的话,多陪陪她。”李景略语重心长道。
  陆羽嗯了一声。
  李景略接着说道:“几个日本人,死了也就死了,无关紧要。这事小事,要是义父来这点事情都压不下来,那在江海就是白混了。我主要是有另外一件事,要提点提点你。”
  陆羽连忙正襟危坐:“义父你说,长青听着。”
  “防着江伯庸。这老头儿人老心不老,不是你想的那么好对付的。”李景略眯着眼说道。
  陆羽震惊道:“义父,您知道我要对付江伯庸?”
  这老头儿害死了老白,所有人都以为他陆羽考虑到权衡利弊,忍下了这口气。

  但只有陆羽知道,这口气,他不可能忍得下去。
  他要给老白报仇,让这老头儿付出应有的代价。
  实事求是的讲,无论从哪方面看,这都是一件毫无性价比的事情。
  江伯庸是什么人?

  江海党军政三个权利体系,李景略可以说得上是“政体系”的代表,而江伯庸,就是“军体系”的代表人物。
  他不是警备区的一号首长,甚至连二三四五六都不是。
  但他是特殊编制“第八号仓库”的创始人。
  是警备区资格最老、均线最高的大佬级别人物。
  跟别的官员要退下来就会人走茶凉不同,江伯庸资格太老了,门生遍及天下,且从他这两年所作所为来看,他显然是还想在退休之后发挥余热的。
  退而不休。
  人可以走,这茶,不能凉。
  也正是因为如此,陆羽要对付江伯庸这个念头,一直埋在心里,没有跟任何人讲过。
  包括李景略和王玄策。
  因为他知道,无论是李景略和王玄策,都不可能支持他。
  因为——这真的是一件毫无性价比的事情。

  为死人报仇,为亡魂争公道,那能有什么用?
  人都死了,那还能活过来不成?
  这绝对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但这不是陆羽的。

  是没用。
  但没用不代表不能去做。
  他只求一个内心的安宁和圆融,晚上能睡一个踏实觉,对得起人在做天在看六个字。
  而现在,李景略直接这么问——自己明明掩饰的很好,他是怎么猜到的?
  “刚才不知道。”李景略自信一笑,“但现在知道了。”
  “额——”
  陆羽擦了擦冷汗。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这套路!
  “长青,你不算是个城府特别深的人,心里藏不住太多事情,所以我才说你不适合从政。”
  李景略看着陆羽,“我就问你一句,你要对付江伯庸,要让他付出代价,你考虑过后果没有?分析过利弊得失没有?”
  “没有。”陆羽摇摇头。

  “这——”
  李景略被噎了一下,哭笑不得。
  他眼中的陆长青,不是心思特别深沉的人,但也决然不是脑袋里面,只有肌肉的莽夫。
  “义父,您说的这些,我真没有考虑过。”
  陆羽看着李景略,“我只考虑过,如何才能让江伯庸,付出代价。”
  李景略怔怔半响。

  “长青,这还真是你得风格。”
  他苦笑一声。
  日期:2016-09-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