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9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五将人送到明德那边的时候,娄江源就收到了消息,当时他正和那几个不舍得减车的小领导扯皮,收到消息,立马就将这些人赶走了,拿了东西就往医院跑。
  华晨将梁健送到医院后,就告辞离开了。梁健让广豫元送他一程,正好广豫元也有些话要和华晨单独聊聊,两人出了医院,就上了华晨的车。
  两人刚走没多久,娄江源就到了。风风火火地带着他的秘书就冲进了病房,看到就沈连清一个人在,诧异地问了一句:“豫元呢?”
  “秘书长送华董去了。”沈连清帮着回答。梁健在床上躺着闭目养神,听到声音,就睁开眼,看向他,有些虚弱地问候了一句:“你这么忙还赶过来。”
  娄江源道:“我是正好出来躲躲清净。不过,你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去城东那边考察吗?怎么还被人砸了?”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可能是出门没看黄历,谁知道一个老大爷上来就拿石头砸我!”
  娄江源皱着眉头,问:“会不会跟最近网上那些传言有关系啊?”
  “什么传言?”梁健迷惑地看着他,问:“就上次煤矿的那些?”
  娄江源讶异:“你不知道啊?最近关于城东危房拆迁的事情,网上都吵翻天了!”
  梁健摇摇头:“我还真不知道。他们吵什么?”
  娄江源道:“都是些闲吃萝卜淡操心的狗屁事。一群人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网上打嘴仗,可能跟那个煤矿事情也有关系,总之我们现在在网民心目中的形象不太好。我估计,今天要是换成我,也得被砸!”
  梁健沉默了一会,扯开了话题:“你刚才说你出来躲清静,怎么,有人去找你了?”
  娄江源道:“别提了。平时有点事找他们推三阻四,现在倒是一个一个积极得不得了!”
  梁健笑了笑,道:“人都是这样的,凡是涉及自身利益,能坐得住的没几个。”
  “才一辆车,看他们一个个那样子。”娄江源不屑地嘁了一声。梁健笑着看着他,道:“你不用搭理他们!”
  娄江源却摇摇头,道:“现在不搭理,怕到时候让他们把车交出来的时候,不肯松口。”
  梁健没再接话。娄江源又坐了一会,两人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娄江源就起身告辞。他走到楼下的时候,碰到了回来的广豫元。
  娄江源问广豫元:“华董已经走了?”

  广豫元点头。
  娄江源也就没再多问,寒暄了两句后,就各自走了。
  广豫元上楼,来到病房,进门没说几句话,就又匆匆走了。小五将人送到了明德那,梁健现在身体不便,他总是要去过问一下情况。
  到了公丨安丨局,才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在闹。广豫元拉了身旁路过一个民警,问:“里面怎么了?”
  民警没认出广豫元,看了看他,见他衣着举止都不像是个普通人,回答:“有对小夫妻在闹,具体情况不清楚,对了,你找谁?”

  广豫元回答:“我找你们明局长。”
  民警又打量了一下他,回答:“他在二楼,我带你过去吧?”
  “不用,我自己去好了。谢谢。”广豫元说完,就进门转弯直接往二楼去了。到了楼上,就看到一对小夫妻正站在走廊上破口大骂,其中那个女人为主力,那唾沫星子喷得快把前面拦着她不让她冲进对面办公室的民警小哥给淹了。女人旁边的男人也隔三差五地骂上两句,相对来说好一点。
  广豫元走过去,在女人对面的办公室里找到了明德和小五。
  他进去后,明德立马就过来关了门。
  “什么情况?”广豫元问。
  明德愁眉苦脸,道:“还能什么情况,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头精神有些问题,这女儿女婿也不是个好缠的主。”
  广豫元愣了一下后才明白过来,诧异道:“这门外的是那个老头的女儿女婿啊!”
  明德点点头:“现在他们非说我们把老头的精神吓出问题了,而且说老头现在身上痛,肯定是我们打他了,非要去医院检查身体,还要我们赔钱,我们不同意就在门口骂!”
  广豫元讶然地看着明德:“那你就让他们这样在门口骂?”
  明德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不明白,这老头还有个女儿,是我们市里张启生副市长的媳妇。这老头仗着自己有个当官的亲家,加上精神有些问题,平日里没少闹出过事情。出了事情,人家就把精神鉴定往你们面前一摊,然后张启生又架不住儿子要求,来说几句好话,你说我能怎么样?”

  广豫元也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么个关系。也难怪,这老头明知梁健是市委书记,竟然还这么大胆子,敢拿石头直接砸上来,这要是直接砸到脑袋上,事情就大了。
  不过,这事情虽然有这么个关系在,就不见得就不能处理了。见明德这么一副愁眉苦脸束手无策的样子,广豫元忽然对这明德有些看不起,这要是其他小事,看在张启生面子上,和和稀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可今天出事的是市委书记,你这公丨安丨局长,要论级别也比张启生高,怎么就连这么点魄力都没有了呢!
  广豫元想着就道:“梁书记现在在医院里,检查结果已经出来,断裂性骨折,起码有一个月时间,这右手是动不了了。这老头怎么处理,你怎么看着办吧!”
  明德一听这话,惊住了,问:“这么严重?”
  “你以为呢?”广豫元瞥他一眼。
  明德察觉出广豫元态度中的那一丝不多的轻蔑,心里也明白,这广豫元是因为什么。现在梁健住院,他这束手束脚的样子,确实不讨喜,这一点他也明白。于是,也顾不得面子,放低了姿态,请教广豫元:“那你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合适?这要是完全不给张启生面子也不好,毕竟他平时工作也还好,现在年纪也大了,顶多这一届干完,也要退了,这时候要是闹得太难看,估计他这脸上也挂不住,恐怕心里也要有意见。”说到这里,明德顿了顿,看了广豫元一眼,又补充道:“张启生在太和市还是有点影响力。”

  广豫元听了这最后一句话,看了明德一眼,他倒是有些明白明德为何会如此顾忌,只是他看透了一半却没看透另外一半。这张启生一个副市长,又怎么会把一个精神病的亲家放在眼里。而且这亲家闹出这种事情来,是在给他张启生脸上抹黑,他恐怕心里巴不得你明德把人关起来,不要再给他添堵了。
  广豫元想着,就说道:“如果你觉得不好办,就把张启生一起叫过来,探探他的意思。不过,照我的想法,该怎么办怎么办就行,这次这老头砸了梁书记,张启生祈祷别牵连到他还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来搭救他这惹是生非的亲家!”
  明德也不笨,广豫元的话说得这么直白了,他要是还不知道怎么做,这公丨安丨局局长也好不做了。
  他谢过广豫元之后,立即就打电话叫了人进来。
  嘱咐了几句出去后,门外那对小夫妻听到他们准备把老头送到精神病院关起来后,又哭又闹,男的还准备冲进来找明德理论,幸好被人拦住了。
  日期:2016-05-2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