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7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左这一组,有我、屈胖三、杂毛小道和王明,另外加上白马寺的元晦大师,还有两个与元晦大师亲近的佛门中人,总共八人。
  其余的各自分散,各有不同。
  符钧没有跟我们一起,反倒是跟着推荐他的海常真人一块儿。
  为了照顾我们,两位真人让我们这一组开始值守夜班,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轮另外一组。
  如此一来,不用折腾。

  众人散去,我们各自占据制高点守夜,这时我瞧见陆左朝着不远处的元晦大师走了过去。
  陆左找元晦大师,自然是准备好好地谈一谈。
  无可否认,出身自白马寺、被称之为佛门禅宗第一高手的元晦大师,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性,都是上上之选,这样的人,挤进天下十大里面去,并不是问题。
  在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两位江湖名宿的跟前,他却选择了陆左,甚至还带着两位与自己交好的佛门大师一起加入,这是对我们的示好。
  不过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在出发之前,陆左得弄清楚。
  时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过分的谦虚是虚伪,而过分的骄傲则是愚蠢。
  陆左做事,习惯谨慎。知己知彼,方才能够安心。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不过两人差不多聊了一个多小时,我放哨的时候,偶尔望过去,发现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就放心许多。
  说句实话,陆左是那种看似寻常,却特别容易获得别人信任的人。
  这一点大家有目共睹,不管是谁,都会这么说。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我们聚拢一起,在残骸之中找了个地方,相互依靠,昏昏睡去,次日清晨,我被鸟叫声吵醒在,睁开眼睛来,瞧见周遭有好多的人,大家或站或坐,聚集在了一块儿来。
  屈胖三对我说道:“瞧你睡得挺香的啊,呼噜打得震天响……”
  我有些诧异,说我打呼噜了?
  屈胖三认真地点头,说对啊,真当这儿是自己家了么?
  我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也不想辩驳,看着周遭的人,说什么情况,准备出发了么?
  屈胖三点头,说对。
  我看见大家经历过一夜的休整,精神状态比昨日要强上许多,此刻各自分列阵营,目光锐利,颓废之气一扫而空,显然是准备大干一场了。
  不过倒也不是每一个人都精神奕奕,昨天到底还是剩下了一些伤者。
  这些人并没有编入三个小组,而是跟着赵承风以及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另外单独编组。
  我在其中还瞧见了楚选大校。
  他居然也没有死。

  出发之前,照例是鼓舞士气,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相继发言,另外也让陆左讲了几句话,然后大家将前进基地这边的东西收拾整理了一下,这才出发。
  我们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东北方向的古仙人遗址,因为方向确定了,不会有什么迷途,所以速度倒也不慢。
  特别是这岛上的异兽经历过了昨天的狩猎之后,麻烦就少了许多。
  当然也不是没有,毕竟大家又不可能像是梳子一般扫荡过去。
  接近四十人的队伍,分作四组,呈三角箭头形状,朝着东北方向处走去,相隔的距离都不算远,一旦有事,彼此之间都能够有一个照应,所以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一路潜行,路上没有碰到那些剑主,就仿佛这些人全部消失了一般。
  但事实上,只要是稍微有一些敏锐触感的人,都能够感觉得到那林子深处,总有一部分不怀好意的目光,正在打量着我们。
  一旦我们这儿有所松懈,那些目光的主人就会一瞬间出现,在我们的身上咬一口。
  而随着时间的延续,以及队伍的深入,我们不可避免地见到了同伴的遗体。
  这些遗体有的还能够保持完整,能够瞧得出模样和来历,而有的却是给野兽动了去,只留下了残肢断体,根本无从知晓对方到底是何人。
  瞧见这些,我的心中很难受。
  因为我想起了一个朋友,就是依韵公子尚晴天,出发之前,我们曾经约定过彼此间通过符箓传讯,然而两次他都没有出现过,后来甚至根本都没有回来过。
  尽管心中还有一些期冀,觉得吉人自有天相,但我们到底不是天真之人。
  现在这样的情况,基本上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他已经遇难了。
  一想到这件事情,我的心里就有些难受。
  我与他相识于荒域之中,而后并肩作战,对抗钊无姬,后来我还曾经将小香港拜托给他,后来去了宝岛,想要找寻东海蓬莱岛的下落,也是他出手帮忙的。
  对于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我心中一直怀着好感,把他当做朋友。

  但是现如今,我们到底还是没有能够护得住他的周全……
  这事儿让我自责无比。
  这一次大部队开拔,无法使用地遁术,也没有办法将距离拉开,而且走走停停,时不时需要埋葬同伴尸骸,所以我们一直到了下午三点多,方才赶到了东北方向的那条大河之侧来,瞧着远处的海滩,以及河对面博望峰上的雕阁画栋,楼阁亭台,众人啧啧称奇。
  而我们则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能否离开这个鬼地方,回返到现实的世界里面去,就得看今天大家伙儿的表现了。
  在渡河之前,三个组的领头人将大伙儿聚拢在一块儿来,而屈胖三则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跟大家讲解起了峰上的一应事物来。
  他告诉众人,经过昨日的变故,盘踞于此的日本人一定是早有防备的。
  他们若是早早地跳了出来,一切都好应付,但如果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话,指不定就在憋着什么大招呢,所以需要任何人都得小心谨慎,不要妄自乱动,如果谁只顾自己,不顾旁人,甚至四处乱来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将这麻烦给解决掉。
  他说得严肃,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巡视而过,没有人敢呱噪什么,都表现出了很服从的样子来。
  因为大家伙儿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只有精诚合作、同心协力,方才能够逃脱此处。
  而在此之前,一切的恩怨都暂时放下来。
  没有什么,比逃命更加重要。
  而我们几个小团体的人才知道屈胖三之所以这般说,是因为我们怀疑这里面的人,很有可能会有几人,或者一人是别人在这儿的潜伏者。
  有可能是三十四层剑主的,也有可能是黑手双城的。

  不过不管是哪一方的,只要他敢有任何超出正常范围的举动,我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制止。
  讲完了规矩之后,屈胖三和我率先渡河。
  日期:2016-09-27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