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2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就是说,李牧他们不再是咱们旅的改革种子。”冯玉叶说。
  余小强说道,“小冯啊,你就放心吧,他编制不在东南,但人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会在东南。”
  低头想了想,冯玉叶说,“余叔叔,你告诉我是哪个单位嘛。”
  “叫余叔叔也没用,规矩你是知道的。”余小强摆手说,“行了,鉴于你和李牧的关系,我才告知你这个情况。你去看看他吧,给你两周的假,好好陪陪他。”
  冯玉叶似乎有一种以后及有可能很长时间都没办法见到李牧的感觉,她讨价还价地说道,“首长,我要一个月的假,他的伤势这么严重,没一两个月的休养肯定不行的。”
  余小强犹豫了一下,还是挥了挥手,“行,去吧,你这孩子。首长要是知道,能把我骂死。”
  冯玉叶站起来调皮地笑了笑,说,“谢谢余叔叔。”
  说完就三步并作两步地离开了余小强的办公室。
  余小强拿出烟来,点上一根抽了两口,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唉,老子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苗子,果实都没结出来,就给摘了桃子……”

  镜头转到二营五连,新兵下连一个月了。吃完了午饭,徐岩和方鹤城就在会议室里坐下,文书金焕明沏茶递烟灰缸什么的忙起来。
  方鹤城猛抽几口烟,心情非常的不好,但也只能无奈摇头苦笑,“他-妈-的,你翘首以盼等着几个兵回来,可以给连队带回来一个新的景象,眼看集训就要结束,好嘛,上头一道命令下来,人没了。他-妈-的!”
  “老方,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徐岩心平气和地说道,压着手掌。
  边上的金焕明看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这俩主官今天是怎么了,平时脾气不好的连长心平气和的,而一直都很温和的指导员却是跟快要暴走的猛兽一样。这错位,让人吃惊。
  “我能勿躁吗?五个兵都是我们连队出去的。出去之前说了好,集训结束就回来,谁也不能搞挖墙脚这种事情!”方鹤城气得都要跳起来了,“五个兵都是我们连队的心肝宝贝,老徐你说说,他们没了,五连还有战斗力吗!”
  徐岩无奈地摇头说,“老方,你说话也太极端了。没有他们五连还不过?不就五个兵嘛!”
  “哼!你说得倒是轻松。一共就那么十来个骨干,一下去去了五个,还是最好的五个,我跟你讲老徐,你别不当回事,今年五连还真的别想有好日子过!比武竞赛演戏对抗,你也别想有什么好名次好成绩了。完蛋了,今年的军事训练先进连是保不住了。”方鹤城以手加额,满脸的痛苦。
  刚刚接到上级通知,让五连这边给五个兵办手续,当下徐岩和方鹤城就到会议室里商谈,实际上就是发牢骚。
  方鹤城的话是一点都不夸张,别说足足五名优秀士官,就算是只是一名,假若这个人在连队官兵中的位置举足轻重,如果损失了,对连队的战斗力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削弱!
  “哼,我看你接下来这个训练怎么搞!”方鹤城重重地哼出一句。

  徐岩也火了,一拍桌子,“好了老方!既成事实,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再说了,这是总部机关的意思,连军区都没办法左右,你说你发牢骚顶什么用。”
  “就是不顶用才发牢骚,要是有用,我才懒得跟你在这里扯淡!”方鹤城怒道。
  一边的金焕明看得心惊胆战,他还是第一次见连长指导员吵架。
  徐岩摆了摆手,说,“好好好,我不跟你吵。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了,其他的慢慢再讨论。”
  说着,他就指了指金焕明,“去把耿帅叫过来。”
  “是!”金焕明立即去了。
  徐岩拿出烟来,递给方鹤城,给他点上,说道,“行了,我说老方,你的脾气可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天跟吃了枪药似的。”
  “吃枪药,这事儿搁谁身上都得跳脚。就算要调走,好歹也要有一个缓和期嘛!突然来这么一下,你说对连队的工作影响多大。”方鹤城忿忿地说道。
  “好了我的指导员!”徐岩无奈苦笑着说,“说说耿帅吧,你真想把他扔过去?”
  方鹤城深深地抽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出烟雾来……
  “命令中清清楚楚地写着,需要从我连再调出两名合适的同志,要求是士官。”
  方鹤城冷静了一下,沉声说道,“合适是什么意思?李牧,杜晓帆,赵一云,石磊,林雨,这些人组成一支小队的话,还差什么角色?通信员是没跑的了,我连除了金焕明,还有谁符合标准?我看啊,压根上面这就是不点名的点名,非要把我五连的底子都掏干净才罢休。”
  “老方你还是冷静的,我就知道,发牢骚归发牢骚,执行命令你是一丝折扣不打。”徐岩说,“金焕明问题不大,重点在耿帅。老方,你刚才也说了,咱们手里的好苗子就那么几个,耿帅是最后一个了,把他给出去,咱们手里可是彻底没牌了。”
  方鹤城徐徐吐出烟雾来,说道,“自从跑兵这个事情出了之后,耿帅就一直不在状态。让他出去,也是为他好。到了新环境,和以前五班的战友在一起,也许他还能恢复过来,否则这个兵就彻底废了。”
  用手指点着方鹤城,徐岩说,“老方啊老方,刚才是谁一直在抱怨说连队没骨干了,今年要完蛋了?现在又是谁在把仅剩的骨干往外推?你啊,我早看出来了,你就个操心的命,操心完连队操心兵的事。”
  叹气摇头,方鹤城沉声说道,“耿帅是个好苗子,让他走,我也很舍不得。;连队剩下的这些个骨干里,拔尖的,也就只有耿帅了。”
  “老方,你把余安邦忘了。”徐岩提醒说。
  方鹤城摇头,“我没忘了,余安邦今年第六年,你说他还能像以前那样拼命吗?”
  徐岩沉默了,这是一个很现实的情况。整个大环境都是这样,非战争年代形成的一种惰性,部队狠抓思想教育,一直以来根本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红色本质,另一个就是练为战。
  练为战是整个军事训练的核心思想最终目的。
  “一下子没了七名骨干,上级肯定会从其他连队抽掉骨干补充过来。我连是改革试点的第一批单位,缺编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关键还是抽掉过来的骨干的整体素质,关乎到连队的整体军事素质。”徐岩沉声说。
  方鹤城点头,“所以,老徐,事不宜迟,我们得着营长好好聊一聊这个事情。”
  “可以,办完这件事就过去。”

  话音落,金焕明带着耿帅过来。
  “报告!连长指导员!”耿帅在门口立正。
  “进来。”
  徐岩站起来,走到耿帅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现在的耿帅,双眼之中是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战斗欲望了的。黄承明那个私自离队事件,给他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尤其是对他精神上的打击,比较严重。
  “耿帅,接到上级命令,你将与金焕明一同调往某部,马上回去收拾你的个人物品进行点验,下午两点有车来接你们。”徐岩简单粗暴地传达了命令。
  日期:2016-05-21 10: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