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8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吵架都这样吗,那么的不理性,自己先泼酒别人了,还说人家动手打她。
  我说道:“你泼酒人家了。”
  贺兰婷说道:“那就可以动手打人了?”
  我说道:“问题是你先泼酒人家。”
  贺兰婷说道:“法律上泼酒不触犯吧。打人呢?”
  我有些无语。
  我说道:“反正我觉得,你先泼酒人家,你先错。”
  贺兰婷说道:“你是不是看上她了。口口声声帮她!”
  我说道:“这不是这样子的,你们两个,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有错。你们就该不要再闹下去了,大家互相不管了行吗。”
  黑明珠也是,一个劲的问我贺兰婷的底儿,这两个家伙要是干起架来,估计是两败俱伤,我夹在中间,我最痛苦。

  贺兰婷说道:“她打了我!”
  我说道:“你先泼酒的。”
  贺兰婷说道:“我不打回去,我咽不下去这口气。”
  好吧,人家黑明珠也咽不下去这口气,两个女人,为了一口气,要开架了,关键是,唉,我真不想看到这样一幕,两人两败俱伤啊。
  我说道:“别这样,表姐,会伤人伤己。不如大家洗把脸忘了吧。”
  贺兰婷冷冷的,都懒得理我了。
  好吧,既然已经劝不动,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祈祷她两能忙着各自的事,然后忘了吧。
  我准备要离开,贺兰婷说道:“慢着。”
  我看着她。
  贺兰婷说道:“调去a监区,心里不平衡。”

  我说道:“这能平衡吗。你说你让我过去就过去了,让我做个什么队长的也可以啊,你让我做了个管教,我现在被安排去守门,天那么冷,我每天去守门,我还没时间去做其他事了。”
  贺兰婷说道:“抱怨什么?那么多女狱警女管教守门,她们怎么没抱怨过?她们怎么过来的。”
  我说道:“我不一样,我出来外面,要忙事情。”
  贺兰婷说道:“忙着泡妞。”

  我说道:“呵呵,随便你怎么说吧,我不生气。”
  贺兰婷说道:“b监区c监区,d监区,都是我们的人控制了。就差a监区。我一直对监狱长低三下四,委曲求全,逆来顺受,卑躬屈膝,为了什么。”
  我说道:“为什么。”
  贺兰婷说道:“四个监区,我想全部都是我的人。我们的人。”
  我说道:“实际上,即使是换成了你的人,我们的人,一样的跟女囚捞好处,唯一不同的就是捞取好处的方式不同了,就是减少了一点剥削她们而已,还有就是,我们一样的每个监区都在给监狱长她们上供,有什么用呢。换做了你来全盘管了监狱,你有了大权了,但是,监狱的女囚还是,好吧,的确比以前好很多。”
  贺兰婷说道:“监狱长来说,她已经把我当成她的人,因为我也给她送钱,我们都给她送钱,她只要能捞到钱,就行了,如果真的要把监狱都拿在我们手中,把她弄下台就是最好的方式,可我还没找出她的软肋下刀之前,只能等待。女囚们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吧,这也是你亲眼所见的。”
  我说道:“好吧。看来你是想让我在a监区,用同样的方式干掉a监区长,爬上去。”
  贺兰婷说道:“对。我们的终极目标,是除掉监狱长,可是现在时机未到,我们只能一步一步走。监狱长相信了我,被我麻痹了。可是其他人不相信,狱政科的,侦查科的,还有总监区长,好多部门,她们都还在针对我。”
  我说道:“我没那么大的理想和志向,想把她们全部除掉,说说当然容易。”
  贺兰婷说道:“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如果有一天,她们联合起来,对我们成功反扑,你以为你能在d监区好好做个监区长?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完蛋了,你又能呆的下去?”
  这话倒是对的。
  我说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让我从a监区继续慢慢做起,替换了a监区长?”
  贺兰婷说道:“除了上边的提名任命,总监区长是可以在四个监区监区长当中选出来的,只要是其他三几个监区的监区长都表决同意。”
  我问:“什么意思。”

  贺兰婷说道:“你当上了a监区监区长,把a监区变成我们自己人的监区,让其他三个监区的监区长,把你推选上去当总监区长,监区这一块,在了我们手中。至于狱政科,侦查科这些科室,慢慢的想办法解决掉她们。”
  我说道:“你怎么不想办法?就光让我想办法。”
  贺兰婷说道:“我不在上面罩着,你早就滚了。”
  我说道:“是,你罩着,那些真正要做的苦差事,我辛辛苦苦的去干,你倒是活得轻松幸福。”
  贺兰婷说道:“不做滚。”
  和这人沟通是没法沟通的。
  我站起来,准备离开,可是,外面风呼呼的吹,看看窗外,下雨了啊。
  我说道:“下雨了,借个伞吧。”

  她说道:“没有。”
  我明明看到鞋架边有伞挂着的,她居然说没有。
  我说道:“那个不是雨伞吗。”
  贺兰婷说道:“我要用。”
  我说道:“那好几把呢,我拿一把怎么了。”
  贺兰婷说道:“我要用,你自己到楼下买。”
  我说道:“那我出去到外面超市,我身上都被淋湿了。”
  贺兰婷斜眼看我:“那么多女性知己,打一个电话叫她们送来就行了。”

  我说道:“好吧,不给就不给吧,何必说话带刺呢。”
  我去换了鞋,然后,出去。
  门关上了的那一刻,突然的又开了。
  一把伞扔了出来,门关上了。
  我看着地上的伞,捡了起来。
  这个女人,肯定没想象中的那么坏,只是她为什么总让我觉得她很可恶。
  打了个电话,跟格子说了一下,说我最近工作太忙,以后就不能经常找她了,她也表示了理解。
  和她在电话里亲亲密密了说了一些话,挂了电话,打车回去监狱,上夜班。
  苦啊苦。

  回到了监狱后,去宿舍躺了一下,到了凌晨,准时起来,去接班。
  刘静已经到了,两个管教离开了,我也钻进去了岗亭里,穿了军大衣。
  外面飘着雨,犹如我心血在滴。
  太冷了。

  在岗亭里呆了一会儿,暖了起来,因为有电暖扇,还有军大衣。
  不过,一男一女,在岗亭里面,难免不让人乱想一些东西。
  看着刘静,刘静半眯着眼睛,恹恹欲睡。
  其实她挺漂亮的。
  日期:2016-12-0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