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2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他为什么说,都会恢复正常的。
  此时,对李牧的深入治疗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薛局长和陈韬却是一点也不觉得累。
  “薛局,坐吧。”陈韬和薛局长在走廊的长椅那坐下。
  薛局长双手放在膝盖上,叹了口气拍了拍,说,“陈参谋,李牧同志这个兵,到底是什么部队来的?说实话,我在西北这么多年,接触的部队也不少,特种兵见得多了。但是像李牧同志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陈韬笑了笑。

  薛局长说,“涉密的就不说了。”
  “您的级别没有涉密,其实李牧就是东南一支普通步兵部队出来的兵。”陈韬说一半留一半,“他参加了一个集训,我是集训的总教官,此次过来是集训的一部分。和您一样,我也对这个兵感到吃惊。”
  “如果是战争年代,他就是个战将。”薛局长说。
  陈韬笑道,“非战争年代,他会是一个将才。”
  一愣,薛局长笑了,“没想到你给他的评价更高。”
  “因为我更了解他。”陈韬说,“特警队的集训,恐怕要换人了。李牧和杜晓帆这两位同志,都已经不再适合当教官。”
  “杜晓帆同志也受伤了?”薛局长吃惊地看着陈韬。
  陈韬摇头,说,“那倒没有。只是,经过了这么一场战斗,您知道,战后人员是不适宜当教官的。”

  “嗯,这我可以理解。”薛局长微微叹了口气说,“遗憾啊,我相信,李牧同志训练出来的特警队,会是另一番景象。”
  陈韬微微笑道,“薛局,你的特警队已经很有水准,欠缺的,不,应当说,不太熟悉的,只是野外作战这一方面。我的小队里,每一个人都是这方面的专家。”
  薛局长缓缓点头,“也许等李牧同志康复了,我再向上面申请进行一次集训。”
  摇了摇头,陈韬说,“恐怕不行了。我们很快就会离开西北。”

  “离开西北?”薛局长皱眉,“我可是听杨师长说,你们是希望多留一段时间的,这边的环境,可以给你的部队提供更多的实战环境的经验。”
  “的确如此,但……”陈韬说着手指捅了捅天花板,说,“军令如山,我们另有重要任务。”
  薛局长长叹一口气,“那真是终身遗憾了。李牧同志有当丨警丨察的潜质,他的分析能力超群,我是真想要他过来啊!”
  “薛局,恐怕以后也没机会了,李牧这样的人,部队是不会放他走的。”陈韬说道。
  “是啊,人才谁都抢着要。”薛局长叹息说。
  摇了摇头,薛局长想了想,说,“李牧同志受了两次重伤,如果康复之后,身体条件达不到你们的标准了,我想这可以是一个机会。我敢保证,只要我打报告,上面肯定一路绿灯!”
  陈韬不由的呵呵笑了两声,这薛局长还真是存了挖墙角的心,当即他说,“医生之前说的话您也听见了,没有伤到要害,骨头也没有问题,以李牧同志的体质,是完全没问题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李牧同志恢复得不是很好,部队也不会放他走。”
  薛局长一摊手,泄气了,“这就是说,完全没机会了。”
  “是这样的,薛局。”陈韬肯定地点头。
  此时,手术台灯灭,门被推开。
  两人同时起身上前。
  主刀的是博士生导师,全军著名的外科专家,他全程主刀。
  “放心,伤员的情况很稳定,别问,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恢复的速度,看他的体质,根据我的观察,这个兵的生命力很顽强,体质很好,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五十岁的医生微笑着说。
  陈韬和薛局长敬礼答谢。
  这位医生可是少将军衔!
  李牧被护士推了出来,紧接着就推进了重症监护室,二十四小时有专人看着,值班的医生全都是重量级的教授级别人物。

  军区司令部的命令早就下到了,而且这个伤员是用专机从W市送过来的,院方是绝对知道其中的分量。
  实际上,就算没这些东西加持,院方也不会轻视。不管什么人,到了医生都是平等的,在医生眼里,都只有一个身份,伤员或者病人。
  看着李牧被推进重症监护室,陈韬对薛局长说,“薛局,我在这里看着,你还是要回去处理案件的。”
  薛局长点头,说,“上级已经通知我,明天到L市市局参加一个联席会议,我现在就得走,和这边的人会合。”

  微微一笑,陈韬说道,“薛局,我就知道您一刻闲不下来。”
  苦笑地摆了摆手,薛局长举步离开。
  陈韬目送薛局长离开,心里叹着气说,这位薛局真正的目的原来是挖李牧,现在这个世界,套路多了,真诚少了。他在重症监护室外面坐下,就这么干枯枯地坐着,等李牧醒来。
  远在东南沿海第九旅旅部机关的冯玉叶,李牧在西北军区总院接受治疗的第一天,她脚步匆匆地走进来余小强的办公室。
  “报告!”冯玉叶敲了敲门,门是开着的,余小强正在埋头处理文件。

  余小强抬起头,“小冯,请进。”
  “是!”
  冯玉叶走进去,在办公桌前面站定。
  “坐下说。”
  “是!”
  冯玉叶坐下,说道,“首长,我想向您汇报一件事情。”
  “说吧。”余小强说,没等冯玉叶说话,就继续说,“如果是李牧的事情,就不要说了。”
  冯玉叶睁大了眼睛看着余小强。
  余小强说道,“他受伤了,在西北军区总院治疗,你是想跟我说这个事情吧。”
  “是的。”冯玉叶咬着牙点头,“首长,李牧是咱们旅的兵,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我认为旅部应该派人过去看护。”
  “小冯,别跟你余叔叔耍太极了,你和李牧的事情,我已经从陈参谋那里得知。”余小强说。
  冯玉叶低下头,她知道早晚人尽皆知的,但却不是什么坏事,光明正大谈恋爱,革命的爱情多么伟大,是好事。
  “我给你准假,你去看看他。这小伙子,不到三个月受了两次重伤,太让人揪心了。”余小强不无惋惜地说。
  冯玉叶一刻也等不及了,站起来就要走,“谢谢首长!”
  “你别急,坐下。”余小强招手让冯玉叶停下。
  愣了一下,冯玉叶转身坐回去。
  余小强看着冯玉叶,说道,“李牧的编制已经不在第九旅了。”
  “什么?!”冯玉叶吃惊地站起来。
  “坐下坐下,激动什么。”余小强压了压手,说道。
  冯玉叶慢慢坐下,“首长,怎么回事啊到底?给西北军区扣下了?”

  笑了笑,余小强霸气地说,“西北它敢扣东南的人。别瞎猜了,我知道也不能告诉你。他们的编制已经不在东南了。”
  “他们?”冯玉叶眉头一跳,听出了要点来。
  “嗯,全部五名集训队员,编制都出去了。”余小强沉声说,“有可能,还要从我旅调出几个人充实进去。”
  “试点改革进行不下去了?”冯玉叶下意识地问道。
  余小强无奈地说,“什么进行不下去。试点改革是试点改革,那五个兵的表现出乎想象,上面对他们另有更合适的安排。二营的试点改革正常进行,这完全不搭边的嘛!”
  日期:2016-05-20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