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3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让我去。”赵有花很是着急,“那六儿的事怎么办?”
  楚天齐盯着对方:“当然要去。否则谁能给你弟弟证明?”

  “对对,去去。”赵有花忙不迭的点头。
  于是,厉剑拿着四人身份证,到售票窗口买了车票,然后*进入候车大厅。
  火车是晚上八点半的,四人只能在候车大厅耗着。在此期间,赵六多次去卫生间,厉剑就都在后面跟着,显然是防止赵六逃跑,也是防止这小子往出打电话。楚天齐则留在大厅,陪着赵有花。
  知道赵有花一心只想着给弟弟做证明,倒不担心她离开或是向何喜发通风报信,但却必须不能离开人,万一她要是走散,丢了可怎么办?所以,就是在她去厕所的时候,也必须要在厕所外面等着。这倒好,赵有花有了一个县公丨安丨局长做保镖。

  八点半的时候,四人准时登上了火车。为了预防万一,厉剑与一位旅客调换了位置,和楚天齐、赵六坐到同一个长条座椅上,他和楚天齐坐在座椅两端位置。
  奔忙了一天,四人都有些累了,靠在椅座上就有些瞌睡。但就是这样,楚、厉二人还是手、脚巧妙的放着,把赵六牢牢卡在中间。
  正昏昏沉沉的时候,响起了手机铃声,四人都清醒过来。
  是赵有花的手机在响,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对着楚、厉二人道:“是老何电话。”
  楚天齐点点头:“接吧。”
  “怎么才接电话?”手机里传来何喜发的质问,“在哪呢?”
  “在……家里。”赵有花道,“郝家营家里。”

  何喜发继续问:“六儿也在?”
  赵有花答:“在。”
  赵六及时叫了声“姐夫。”
  “哦,六儿也在,我听见他声音了。那怎么固定电话没人接?”何喜发的声音充满质疑,“怎么连个电视的声音也没有?”
  “我俩……我俩在街上。”赵有花撒了个谎。

  “街上?不对吧?太安静了。”何喜发厉声道,“到底在哪?是不在火车上?”
  “嗯……在。”赵有花的脸憋的通红,又补充道,“我想来想去,还是想去找你,就让六儿跟我一块来了。”
  “来就来吧,路上注意安全。”说完,何喜发挂断了电话。
  时间已经是十七日凌晨,车窗外的天际也已渐渐发白。
  众人正在昏昏沉沉之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还是赵有花的电话。

  赵有花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老何,我快到呀。你是不是来车站接我了?”
  何喜发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告诉你,我没去二宝家,你也别去了,和六儿一块回**吧,过几天我就回去了。”
  “啊?你咋就没去二宝那儿,我找你还有事,六儿还……”赵有花很惊讶,“你去哪了?不去二宝家也行,你说在哪,我去找你,见一面就行。”
  “叫你回就回,哪那么多废话?大早上的,就别去二宝家了,好几个人去,还不把大人孩子吓着?我可警告你,要是把孙子、儿子吓出个好歹,我可和你没完。”话音刚落,何喜发的声音戛然而止。
  何喜发的声音足够高,坐在赵有花对面的三个男人都听到了,楚天齐和厉剑不禁面面相觑。

  “他不让去,怕吓着孩子。”赵有花拿着手机,很是焦急,“你们不会吓唬他们吧?”
  楚天齐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低声道:“不会的,绝对不会,我们都是好人。”
  “对,对,是好人,好人不吓唬孩子。”赵有花嘴里喃喃着。
  听的出,何喜发已经感觉到了什么,恐怕从昨晚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已经知道了有人和赵有花、赵六同行。看来,何喜发很警觉,时刻都保持着警惕,这也间接证明这个村长心里有鬼,否则不应该这样。那么他究竟是怕什么?怕丨警丨察?还是怕别的什么人呢?
  既然已经来到雁云市,虽然断定何喜发肯定不在二宝家,但也要去看一看。
  天刚亮的时候,火车停靠在雁云火车站。楚天齐、厉剑和赵氏姐弟出了站,径直打车奔向二宝家。
  上得楼去,敲响屋门。
  二宝经过一番盘问,才打开了屋门,然后第一句话就是“我爸不在”。
  厉剑拿出证件,亮明自己的身份,并说只是要何喜发替赵六做一个证明。二宝这才把四人让进了屋子,并主动让厉剑“搜”了各屋。
  果然,屋子里除了二宝一家,只有晚上刚刚赶到的大宝两口子和小孩儿,根本就没有何喜发的影子。赶了整夜的路,还是扑空了。

  怎么办?
  人没在。
  于是,赵有花拿出手机,拨打着何喜发的手机。手机里静了一会儿,然后马上传出标准的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楚天齐看着二宝,说了话:“你爸什么时候走的,说了去哪吗?”
  二宝摇摇头:“没说去哪。我爸是和大哥一家来的,安顿下大哥三口,他就拿着自己的皮箱走了。”
  “你爸说什么了吗?”楚天齐追问。
  “我爸就说出去处理点儿事,还说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就是我妈和我舅领的人也要仔细询问。刚才要不是知道你们是丨警丨察,我也不会开门。”二宝说着话,眼睛在赵六身上扫着。那意思很明显,就是疑惑自己这个舅舅究竟犯了什么事。

  听着二宝的话,楚天齐意识到,看来何喜发肯定是感受到了危险或不安,是感到了担心或害怕。但对方的这种感觉却未必来自自己,也未必是来自丨警丨察。那么,何喜发究竟怕的是谁,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大宝在一旁接了话:“我爸昨天上午去了我家,让我们马上和他一道来二宝家。我因为有事情需要处理,就准备缓一缓再动身,结果他还因此训了我,我们这才和他一起去坐火车。路上我爸的话也很少,期间走出车厢小屋两次,他说是给我妈打电话去了,其余时间一路上都是闭目不语。他不会出什么事吧?我爸到底怎么啦?”说着,他把目光投向楚天齐、厉剑,接着又看着赵六,最后落到了赵有花身上,“他做生意赔了?还是遇到了什么事?”

  “做生意?他做什么生意?”楚天齐追问。
  大家摇摇头:“不知道,他只说他在做生意,但不让我们参与。”
  赵有花、二宝也跟着摇头。
  楚天齐又问了一句:“你们哥俩买房的钱,应该也是你爸做生意赚钱买的吧?”
  “他给付的首付,剩下的钱我们都贷了款。”大宝声音有些嘶哑,动情的说,“他把挣的那点钱都给了我们,自己却住在那个小旮旯里,不舍得吃,也不舍得穿。”
  日期:2017-04-13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