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69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因为自己和屠德钧的哥哥都是靠在老县长贾仁贵同一棵大树下发财的人,所以屠德钧才敢当着自己的面,把心里对秦书凯的不满给说出来。
  徐大忠苦笑了一下说,也就只有你屠德钧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们可是不敢这么大胆,自从王炳义被调整后,底下人对这位年轻县长的本事就算是见识过了,看人可不能看表面,这孙子可是比你想的要深的多,我劝你还是小心为妙,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那是不值得的。
  屠德钧重重的“呸”了一口说,我可不怕,王炳义被调整去人大,那是他自己无能,这个秦书凯要是敢动我,我能让他有来无回,保证让他在红河这个地方干不下去。
  徐大忠听了这句狠话,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屠德钧五兄弟的厉害,他心里是清楚的,尤其是老五常年涉黑,手里多少个案子,从来都没被公丨安丨机关关押过,说白了,还是因为屠家五虎在本地的势力的确很强,就算是公丨安丨局的很多人,都跟这屠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再加上屠德隆和屠德钧都是领导干部,一般人巴结还来不及呢,哪里会主动去开罪。
  徐大忠心里琢磨着,这样也好,让屠德钧跟秦书凯之间热热闹闹的斗一场,反正不管他们怎么斗,都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要是屠德钧能把秦书凯给斗走了,把县长的位置给留下来,说不定自己还能有一线机会竞争县长的位置。要是这个秦书凯把屠德钧斗败了,那么这个屠德隆说不定就出面,那个时候就看他们如何继续斗吧
  想到这里,徐大忠笑道,算了,我也只是好心提醒你,我知道你屠局长的脾气,要说秦县长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样对你,的确也是有些太不给你面子了,也难怪你会生气。

  屠德钧听徐大忠总算是说了一句顺耳的话,顺势说,徐县长,不管这红河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换成了什么人的名字,这里还是咱们几个人的地盘,谁说了话都不算,是吧?只要有你徐县长等人做后盾,我就不信秦书凯有多大的胆子,敢找我的麻烦。
  徐大忠见屠德钧有意把自己往他的那个阵营里拉,心里笑了笑,却并没有出声。
  无论屠德钧现在的话怎么说,具体遇到事情的时候,自己存心要做个看客,谁又能逼得了自己?
  屠德钧在徐大忠的办公室大放了一番厥词后,徐大忠微微有些不耐烦的把他给打发走了,眼下对于徐大忠来说,把一中整天搬迁的事情办好才是最重要的,那可是意味着即将到手的真金白银。
  屠德钧走后,徐大忠立马把赵士程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嘱咐他一中搬迁的事情,一定要尽快动作,现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就是金钱。
  赵士程有些为难的说,徐县长,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一中没有校长,没有法人代表的合作,搬迁的事情有些程序不好操作啊,还有就是那个在、集资的事情没有结果,还是等等吧。

  徐大忠听了这话,也有些为难,可是眼下到哪里去抓一个校长过来当当呢,就算是有现成的人选,那也得一关关的走程序,通过组织部,通过市常委会,再经过公示期满后才能上任啊,现在这时间紧急的情况下,哪里还能有这么多的时间拿来浪费呢。
  徐大忠指示说,不管怎么说,先把能做的全都做完,做好,至于一中校长的人选问题,稍后再慢慢解决。现在就在孙副县长那边对集资的事情如何处理了,处理不好,却是影响搬迁的事情啊。
  教师集资款的事情,孙副县长很是被动,毕竟涉及到自己分管的这条线,可是现在马天高那狗日的跑了,公丨安丨那边没有找到,这个局面很是不稳定,他心里明白,如果这个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那么教师还会闹事。
  孙副县长就多次到公丨安丨局那边打听寻找马天高的情况,这个人是不是抓到?可是王路宝就说,现在的情况就是找到了马天高的车之后,就再也没任何的消息,不过按照县领导的要求,已经到处通缉这个人,只要出现,那么肯定会被抓住的。
  孙副县长就说,王局长,这个人现在很是重要,一定要帮助,这可是很多教师的血汗钱,这个狗日的马天高也太不是人了,拿着这么多钱竟然跑了,这样的人抓到就该立即枪毙。
  王路宝就说,孙县长,如果这个马天高真的拿了那么多的钱,能不跑的远远的,那么被抓到那么几率很小,所以要多想从假如抓不到这个马天高的结果来考虑问题。
  孙副县长就说,王局长,你不能这么说话,我现在把希望全部的落到你这边,要是你这边没有什么办法解决问题,我那就是等着被免职吧,现在的情况你要看到了,市领导也做批示。
  王路宝说,孙县长,我这边一定还会尽力寻找马天高,但是这么多天下来了,估计早就跑的很远了,要是找到,真的很难,但是,只要有一点情况,我就会立即告诉你。

  孙副县长很是悲观的从王路宝那儿出来后,就到了秦书凯的办公室,虽然心里是看不起这个很年轻的县长,毕竟是政府一把手,而且集资的事情发生后,秦书凯对这个事情处理上还是支持自己的。
  进入秦书凯的办公室,客套过后,孙副县长就汇报这个马天高的情况,那就是现在公丨安丨那边没有任何的信息,如果是这样,那么肯定会闹出更大的事情来,假如这些教师在停课或者闹事上丨访丨什么的,就很那控制了。
  秦书凯听完孙副县长一番诉苦后,心里不由对这位副县长的针对突发事件处理能力有些不满,若不是心里已经有了底,提前控制住了马天高,他真想把这孙子好好的骂一顿。
  秦书凯耐住心知对孙县长说,孙县长,这个事情,你先不要那么悲观,这个马天高我想只要活着,那就一定会被抓到,你现在能做的那就是寻找这个集资款的去向,当时听这个陈涛交代说,集资有很大一部分到了哪个建筑公司,你是红河的老同志,可以和那个分管交通和城市建设的李副县长沟通沟通,让他调查这个集资款的去向,如果能够知道,那么很多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孙副县长说,秦县长,你说的也是一个办法,不过我想这么做,这个李副县长不一定支持啊。
  秦书凯见他屁事没干,就开始找客观原因,只得冷脸催促说,都是政府的成员,为了红河的稳定,不管是谁都要这么做,你先去沟通,如果不行,到时候政府会议研究再说吧。
  孙副县长就说,好吧。
  李副县长听说教师集资闹事的事情后,心里其实也是很害怕,知道如何涉及到自己,那么不是好玩的,因为他也知道这个公司的事情,毕竟是服务自己的副主任蔡登红出面的。
  如果这个蔡登红不扛着自己的旗号,谁会理这个蔡登红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