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1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本书,说亲情,就是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认为亲情会被金钱玷污;说友情,只是一句谎言,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认为尊卑由金钱来决定,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法律和正义为金钱所操纵,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人性被利益扭曲,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世故导致人心叵测,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人言善恶难辩,入山不怕伤人虎,只怕人情两面刀。”

  “要真按这本书所言,那这人活着呢,还有什么趣味可言。”夏晚秋道。
  “那就不看了。”陆羽笑了笑,“姐,讲道理的话,其实人活着,趣味可多得很呢。”
  夏晚秋应该是洗完澡了,穿着不厚不薄恰到好处的睡衣,身上有一股子淡淡的幽香,肯定还是喷了香水的,那一款陆羽自然不知道,眼眸间秋水流转,波纹荡漾。
  陆羽瞬间就明了,这是一种潜在的暗示。

  人嘛,无论男女,都是有欲望驱动的。
  何况是夏晚秋这种年纪的女人,三十如狼为什么是个成语,因为它有普世价值。
  这可不是先贤们用膝盖想出来的。
  见陆羽直勾勾看着自己,夏晚秋脸红了。
  欲拒还迎模样,显得分外诱人。
  “长青,倾城那里——”夏挽秋试探地问。

  “姐,你是你,倾城是倾城,打今儿起,这件事,你不用再放在心上,若有罪孽,我陆长青一己承担。”陆羽说道。
  “那可不行。”夏晚秋摇摇头,她往陆羽身边靠近了一些,拉着陆羽的手,“真要下地狱,姐陪你一起。”
  “我才不要跟你下地狱,我要送你上天堂。”陆羽说。
  夏晚秋这才发现,她这是送羊入虎口。
  陆羽一把将她拉在怀中,吻了上去,然后将她按在了书桌上。
  “这里,不行——”
  “我说行就行。”
  “萌萌会听到!”夏晚秋哀怨道。
  “你咬着唇不就好啦。”陆羽坏笑。
  他娴熟的解开了她的睡袍,露出了里面的羊脂暖玉。
  她的肤色,白皙中透着绯红,铺陈在书桌上,如一张上好的宣纸。
  陆羽就化作了那支笔。
  在陆羽的轻薄和亵渎之下,夏总裁化作了一滩水。
  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

  窗外的景色,是春天才有的况味。
  这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把一切全部遗忘。
  陆羽化作了一只如椽巨笔。
  他在一张白洁绵软的左伯纸上挥毫作画。

  笔端蘸饱了浓墨,挥洒间汁液四溅,在光滑的纸面上留下斑斑印记。
  纸边娇羞地微微卷起,似要抗拒,却被强势地压直铺平,任凭长而坚硬的笔杆运转自如,横、撇、竖、捺、勾,回、每一划的笔势,都那么苍劲有力,力透纸背。
  在酣畅淋漓的书写中,有一粒微小的洇晕在慢慢扩大。
  这洇晕初时不起眼,突然就化作了一江春水,洇透了整个纸面。
  夏晚秋起先还咬着嘴唇,最后就实在咬不住了。
  压制的呻吟,身体的快感反而愈发强烈,一波波一浪浪,将她推到了高山,又从高山滑落,跌落到深渊。
  到得最后,她声音完全放了出来,手指在陆羽布满伤痕的背上,划出一道一道的痕迹。

  听到就听到吧。
  她不在乎了。
  隔壁的房间,唐萌萌抱着枕头,听着开始不明显,最后越发大的声音,忍不住咬牙切齿。
  “杀猪啊这是!”
  她蒙着被子,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窗外,虫儿可劲儿的喧哗闹腾,真是一个恼人的春-夜。

  高尔基曾经说过,修行就是烧钱,没钱修个卤蛋。
  不对,这话不是高尔基这位革命导师说的,而是陈道藏说的。
  但显然是极有道理的。
  出外游历三个月,陆羽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受到了洗涤和磨练。
  去芜存菁,内心完全祛除了浮躁,一片平静。
  身体变得消瘦无比,跟三个月前相比,起码瘦了三十斤。
  陆羽现在全身肌肉精干如铁,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

  不过浑身上下锋芒暗藏,双眼温和,但时不时的迸发出异样的神采。
  气质比三月前前更加内敛、深沉和有力了。
  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先天高手。
  但身体,还没有达到巅峰。
  三个月的艰苦跋涉,走遍大江南北,这虽然让陆羽净化了心灵,把意志磨练得坚强如铁,然而风餐露宿,身体却没有受到很好的调养,要不是每日拳术能养生,换了普通人,早垮掉了。
  现在回来静养,安宁下来,一切疲劳全去,身体自然而然就开始恢复。
  但要到巅峰,还有很漫长一个过程。

  七天后,陆羽答应郭破虏,跟他公平一战。
  所以,他要在七天之内,将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强状态。
  这就需要借助药物了。
  他本身就是当世最顶尖的医者,精通药理,现在又不缺钱,毫不吝啬的砸下去,什么一百年人参三百年灵芝之类的药材,买了不少,运用特有的方式,制作成丹药,用来调理身体,恢复自然很快。
  只是耗费就有些大了。
  这几天,他光是吃药,每天都要吃几十万下去。

  绝对的花钱如流水。
  好在酒吧重新开业后,生意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每个月还是有两三千万的进账,倒是不用太肉疼。
  这笔钱,陆羽还是出的起。
  钱财是身外之物,不过身处红尘,自然就会被身外之物所束缚。
  陆羽要养自己,养女人,养弟兄,拉关系,这些都可是要烧钱的。
  单靠一个酒吧,显然不够。
  不过他的底子不干净,要找别的生财路子,不能在江海这种政治敏感的地区。
  哪怕是本着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的里面的原则,开辟新的领地,也是必要的。
  事实上,这个问题,早就跟王玄策探讨过了,最终圈定了两个地方,一个是巴蜀,一个是杭州。
  巴蜀交给了马三元,而杭州的话,王师兄已经带着纳兰元述,先行一步赶过去了,先跟孙家那位大小姐接洽接洽商讨商讨,要合作嘛,就得寻求一个双赢不是。
  杭州的事情,陆羽没有多加干涉。
  王玄策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在内可为军师,在外可为一方统帅,完全用不着陆羽操心。

  至于信任度的问题——
  王玄策绝对是这个世界上,陆羽最信任的男人。
  而高长恭,还在外游历,没有回来。
  陆羽也没有催他。

  武者不应该被束缚。
  外面广阔的世界,广阔的天地,才是他们的舞台。
  日期:2016-09-26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