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8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楼了后,刘静带着我到了a监区监区长的办公室门口。
  敲了敲门,报告了里面的监区长。
  然后我像个等待面试的刚毕业大学生一样,等待。
  我心酸啊,我在d监区里面,经历大风大浪,狂风暴雨,经历不知道多少生死逃亡,好不容易荡平了d监区,把那群蛀虫清除,把丁佩弄死,即将要坐享幸福的时候,却把我发配到了a监区当管教。
  贺兰婷,老子真想掐死她!

  并不是说我得罪了她,她才会这么对我,而是,通过那天晚上的事之前的那对话,我就知道她已经有心要把我调到a监区了,那件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导火索。
  里面的监区长说道:“让他进来。”
  刘静说道:“进去吧。”
  我说道:“谢谢。”
  刘静走了。

  我推开a监区长的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黑脸老太婆斜着头,盯着我,一脸威严和蔑视,这让我怎么平衡?
  我原本是重监区,d监区的监区长,我的江湖地位比a监区的监区长高,却要让我站在她面前,卑躬屈膝。
  她先说道:“哑巴了?”
  这真的是故意羞辱我。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我开口道:“监区长好。”
  她说道:“自我介绍一下。”
  竟然让我自我介绍,难道她不认识我吗?
  故意的。
  我说道:“我叫张帆,进来监狱工作一段时间了,这是我的个人的资料。”
  我把调令什么的程序的什么资料,都给了她。
  她不接。
  我尴尬的看着她,她说道:“我不看,没兴趣。”
  我哦了一声,收回了资料。
  拿着资料,我定定站着,接受a监区的‘招聘’。
  a监区长在威严的看着我,确定了自己的威严气势后,我假装低下了头,她这算是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然后对我说道:“我知道你以前做过什么,不用给我看。但这并不证明什么,你现在是一个管教,明白吗。”
  好像我在她面前牛了吗?

  没有吧。
  我从进来开始,我就乖乖巧巧的像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都没高傲一下,她就开始批我了。
  从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会遭受到这个待遇,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的身份太高了,d监区代理监区长,比她还高,所以,现在遇到了我,她怎么能不羞辱我一下,然后顺道给我压一压,想要挫挫我的威风和锐气。
  可是,我真的没有威风。
  我没说话,表情都没变,任她说。
  她问我道:“你认识我吗。”
  我看着她,说道:“不认识。”
  她说道:“我姓刀,单名一个华,华夏的华,刀华。”

  我说道:“是,记住了,刀监区长。”
  刀华说道:“我不管你什么成绩,以前什么身份,你到了这里,必须全部给我忘了,你要从新开始,重新出发,既然是管教,就好好干好管教的事,明白吗。”
  我说道:“是,明白了。”
  刀华说道:“你之前刚进监狱,是做的什么工作。”
  我说道:“我是做心理辅导的。”
  刀华说道:“哦,不说我还忘了。那你到了d监区,是做什么的。”
  我说道:“做指导员。”
  刀华说道:“直接去了d监区做指导员?”
  我说道:“不是,我是先在b监区做的管教了,然后升到了队长,后来去了那里当了指导员。”

  刀华说道:“b监区管教,是负责什么工作的。”
  我说道:“好像什么都做一点吧,就是基层的那管教工作。”
  刀华说道:“什么都做一点?”
  我说道:“是的。”
  之前进去了b监区,b监区长和康雪,让我做管教,哪用我干什么啊,刚开始她们不想我参与到分钱什么的事情当中,直接安排我不用干活,就是干一点小事,后来拉我入伙分钱,才让我负责重要一点的工作。
  刀华说道:“这样吧,你就从下面开始做起,你一定放好自己的心态。”

  我说道:“是是。”
  刀华说道:“就跟着刚才带着你来的狱警,刘静。”
  叫我去守大门了。
  我说道:“刘静是负责什么工作的。”

  刀华说道:“守卫。”
  我说道:“看大门是吧。”
  刀华脸色一变:“什么守大门!什么守大门?说的什么话这是?”
  我急忙说道:“我说错了话,抱歉,抱歉。”
  居然凶我,有你的,以后收拾你。
  我心里对这个老家伙埋了恨意,就康雪,丁佩那种狠角色,我都收拾完了,我不信收拾不来你!
  想不到我威风凛凛的张帆监区长,一夜之间凤凰变野鸡,虎落平阳被犬欺,真是唏嘘啊。
  刀华说道:“守卫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马虎不得,具体的工作细则,你让刘静教你,记住了,不要出什么差错。”
  我说道:“是,监区长,保证不出差错。”
  刀华说道:“去吧。”
  我说道:“是,监区长。”
  她挥挥手,让我离开了。
  我去找了刘静。
  刘静看到我后,问道:“要出去吗?”
  我说道:“不是要出去,是监区长要我以后跟着你了。”
  刘静问道:“跟着我?”
  我说道:“对,跟着你做事。跟你工作,让你教我,带我。”
  刘静说道:“我就是守卫这边的,有什么能教的。你就跟着我就行了。”

  我说道:“好的。”
  然后,刘静问我道:“以前你守过门吗。”
  我说道:“没有哦。”
  刘静于是教我守门什么的。
  没有什么需要记住的很难的东西,不过,有一句话,让我纳闷了。
  她说这个班三班倒,我的是要上到凌晨。
  我说道:“上到凌晨?”
  她说道:“是呀。”
  我算了一下,那真的是要上到凌晨的,我面露不悦,让我来守门,我一个原本的监区长,跑来守门了,让我如何高兴得起来,心理落差不是一般的大啊。
  原本还想着下班了出去找贺兰婷,跟她谈谈,然后再和格子去散散步吃吃饭,结果告诉我上班到凌晨,而且每隔几天都有一次上班到凌晨。
  无奈。

  到了下班时间,a监区狱警管教大多出去吃饭,从我们面前出去,好多人都看着我。
  因为我是个男的,其次,我显赫的曾经‘家世’,一个d监区的代理监区长啊,怎么会流落至此,做个看门的管教啊。
  所以,她们出去的时候对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好吧,让你们议论去吧,我假装什么都听不到。
  日期:2016-12-0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