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3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里屋空空荡荡,哪有人影?
  楚天齐二话不说,迅速出了正房,来到院子里。院子很小,在东南角的地方搭了一个简易小棚,小棚一面靠墙,两面垒着砖块,小棚的顶上扣着一块石棉瓦。站在院中望去,小棚里一目了然,根本就藏不住人,估计小棚就是冬天放煤或是堆放杂物所用。除此之外,小院里再没有其它的屋子或棚子。
  再次进到正房,楚天齐和厉剑一起,仔细搜索了一遍里、外屋,甚至连炕席底下和灶膛里都看了,自然没有发现地道或是暗藏的空间。
  屋子正面墙上挂着一副大的彩色照片,上面有大人有孩子,一共是八口人。楚天齐指着照片问:“这是何喜发全家福?”

  赵六刚才一直关注着二人的动作,见楚天齐问到自己,便冷冷道:“姓楚的,我怎么感觉你们不像是在找我,倒像是专门要找何喜发似的?”
  “少废话。”厉剑上前一步,训斥了赵六。然后,把一张纸伸到楚天齐面前,“院里垃圾桶里发现的。”
  楚天齐接过这张皱皱巴巴的纸,仔细看去,原来是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复印件上的照片和彩照上坐着的男人应该是同一个人,姓名一栏打印着“何喜发”三个字,住址正是河西省许源县秋胡镇靠山村。
  各种证据表明,这里的确应该是何喜发和赵六居住之所,但何喜发已经在众人到来之前离开了。

  厉剑手机响了,他拿着手机迅速走出屋子,又到了院子外面。
  趁厉剑不在之机,赵六再次追问:“你们为什么要找他?”
  楚天齐沉声道:“赵六,你可是前有杀人未遂,现又涉嫌命案。如果没有能证明你不在命案现场的证据,那你恐怕要麻烦了。一旦把你抓进去,你杀我的那件事肯定也会被公丨安丨机关掌握,到时二罪并罚,有你好果子吃。退一步讲,就是只凭你上次杀我那件事,我想怎么着也该判个五年以上吧。我奉劝你,要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配合公丨安丨机关是你唯一选择。”
  赵六闻听此言,顿时低下头,不再说话,像极了霜打的茄子——蔫了。
  楚天齐眼睛紧紧盯着对方:“赵六,何喜发到底去哪了?”
  赵六一个劲的摇头:“不知道,反正早上我出去的时候,他还在屋里。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那我再问你,你估计他会去到哪?”楚天齐又换了一个问法。
  赵六还是摇头:“不知道。”
  “赵六,你可是三月八日离开的许源县,何喜发一家也是在那天失踪的,同时失踪的还有你另一个姐姐全家。”楚天齐说到这里,笑了,“你和你姐夫住在一起,不会连你姐姐在哪也不知道吧?”
  赵六低着头,不再说话,干脆玩起了肉头阵。
  “真是好言难劝该死鬼呀。”楚天齐摇头叹息着。
  忽然,楚天齐看到厉剑在院子里招手,便看了赵六一眼,迅速走到院子里。
  厉剑压低声音,靠近楚天齐道:“杨二民打的电话,他说如果还是这样一推再推,他们就要上丨访丨了。”
  “上丨访丨?他们还真吃定咱们了。”楚天齐苦笑着,“你是怎么说的?”

  厉剑道:“我和他说,再等等,等领导和县里联系完以后,再说。我……”话说到一半,他忽然立刻打住,快步冲进屋去。
  看到厉剑那样,楚天齐也快速进了屋子。只见赵六正把手机放到耳朵上,但却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很焦急,看样子电话还没有打通。刚才楚天齐背对着屋子,自然没有看到赵六打电话,而厉剑却正好捕捉到了这个场景。
  不容对方说话,厉剑迅速扑过去,一把夺了赵六的手机:“赵六,给谁打电话?”
  “没给谁,随便玩玩。”赵六低头应着。
  “你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这上面明明写着姐夫,怎么却说是随便玩玩。”说着,厉剑扬了扬赵六的手机。
  手机已经到了对方手中,赵六干脆再次低着头,一言不发。
  厉剑抬头望向楚天齐,那意思很明显:怎么办?
  怎么办?楚天齐一时也没想好,抿着嘴唇思考着。
  五分钟,
  十分钟,
  三十分钟……
  时间过去了很久,可楚天齐还是没有拿定主意。
  忽然,院里传来“咯楞”一阵响动,把屋里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透过玻璃,只见院门被轻轻推开,一个人把头探进来,紧接着整个人出现在院中。这个人不是众人认为的那个男人——何喜发,而是一个女人。
  “又是走错门的,我让他出去。”自语着,赵六站起身,想要冲出门去。
  楚天齐一把拉住对方,笑着道:“走错门了?不是吧?我怎么觉得她这么面熟呢?你肯定更不应该不认识吧?”说着,楚天齐用手一指那副全家福照片。
  此时,已经传来那个女人的声音:“老何,你来这儿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下?怎么不锁门?六儿,是你呀。你们不怕让人……”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不只是看到了赵六,紧接着还看到了两个陌生人。
  赵六不再说话,而是不停的向这个女人使眼色。
  女人疑惑的的看看楚、厉二人,又看着赵六:“六儿,你姐夫说你去见朋友拿东西,他们就是?”
  赵六满脸苦涩,点点头,“嗯”了一声。
  “东西拿上了吗?”女人又追问。
  在女人说话的时候,楚天齐向厉剑使了个眼色,并点了点头。
  厉剑明白了局长的用意,对着女人道:“大姐,你是赵六的姐姐吧?”

  “啊,我是赵有花。”女人机械的应着。
  “你的丈夫是叫何喜发吧?”厉剑再问。
  “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赵有花满脸疑惑,还带着惊惧之色。
  厉剑回答:“是这么回事。我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丨警丨察,奉命调查你弟弟赵六涉嫌的一桩案子。他自己不能洗脱作案嫌疑,他说何喜发能证明他不在现场,就把我们带到了这儿,结果却没见到何喜发。”
  “什么案子?”赵有花看看厉剑,又看着弟弟。
  “命案。”厉剑给出了答复。
  “命……人命案,死人啦?”赵有花大惊,眼中涌泪,一副哀求的口吻,“丨警丨察同志,你行行好吧,六儿他绝对不会杀人,他也不敢呀,这些天他可是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的。”
  “大姐,这不是行不行好的事。法律是讲究证据的,如果他没有人证或物证可证明,那他的嫌疑就洗不掉。”厉剑道,“这样吧,赵六还是跟我们直接回局里,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
  “别别,丨警丨察同志,求你们行行好,六儿他不会杀人的。”赵有花紧紧抱住了厉剑胳膊,“对了,那个人是什么时候死的?”

  厉剑给出了答案:“被发现是在六月五日。”
  “五……号,对了,六儿自打二号来了以后,一直就在这个屋里,平时就不出去,他又怎么能杀人?”赵有花面露欣喜,“他是冤枉的,肯定是冤枉的。”
  “你能证明?你一直和他在一起?”厉剑盯着对方,“证据可是要求客观的,一是一,二就是二,如果你说的与事实不符,不但害你自己,也害了你弟弟。”
  日期:2017-04-1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