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465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老板对他说过,江南连家在苏杭也很有话语权,因为连家的老爷子跟苏杭这边的关系不错,所以一定要小心拜访。
  如果连雪萍提出,这次巡演交流到此为止,那他的这次踱金计划,恐怕真的要搁浅了,而且……还有更严重的后果在等着他呢。
  “不敢,我一个下等人,怎么敢生您的气呢?”连雪薄不冷不热的嘲讽了一句,然后道:“现在我家老爷子的病,有林煜在这里就行了,其他的无关人等,都可以出去了。”
  林煜数次帮连老治病,他的医术,连雪萍还是非常的信任的,她觉得其他的人在这里和没在这里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她都发话了,那么其他的医生也不好在呆下去了,他们看了林煜一眼,流露出一种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来。

  林煜现在江南风头正盛,尤其是在医学界,自从七脉会诊以后,打脸帝都国手,大败东洋高手,早已经是新一代中医的领军者,现在又得到连家这么看重,他的前途,不可估量啊。
  人走的差不多了,林煜的针也施的差不多了。
  “林煜,我家老爷子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言康平走到林煜跟前,有些着急的说:“好端端的,怎么会中蛊呢?”
  “你不了解蛊。”林煜摇摇头道:“这种东西有些时候,看不见摸不着,但它最能让人防不胜防。”

  “那人为什么要害我家的老爷子?我家老爷子跟对方到底有什么仇?”言康平有些愤怒的说。
  “这个……你还是问老爷子吧。”林煜苦笑,这可是言老的情史,对言老的孙子说,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只有等言老醒了之后让他问言老吧。
  “我爷爷的心里是藏不住事情的,他只要有什么心事,一定会絮絮叨叨的对我们说,但这件事情能让他藏在心里这么久,那就看得出来,他是不想让我知道的。”言康平摇摇头,他还是有些自知之名的。
  “那就没办法了,这件事情,我不能乱说。”林煜苦笑道。

  “小林,老爷子什么时候能醒?”连雪萍走上前道。
  “很快,问题不大,下蛊的人应该也不是想致老爷子于死地。”林煜道,他说着右手开始起针,十多分钟以后,他的起针式施展完毕。
  随着他起针式的完毕,只见言老的七窍里各流出一股黑色的血液来。
  护士连忙走过来,为言老擦干净面孔。
  随后言老爷子便醒了过来,只是他醒过来以后,只是怔怔的看着上方的天花板,一句话也不说。
  “醒了,醒了,我们老爷子终于醒了。”一行人一喜,连老从昏迷到现在,把人都快急死了,现在醒过来,着实是让人松了一口气。
  “老爷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林煜凑上来问道。
  言老仿佛是没有听到林煜的话一样,他双眼怔怔的看着前方,双眼里面没有一丝神彩,他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老爷子,老爷子你说话啊。”言康平等人一涌而上,有些紧张的看着言老。
  “林煜……”言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种感觉……很熟悉,我觉得……她,她在江南。”
  “谁在江南?老爷子,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言康平有些不解的问道。
  “老爷子,我知道她在江南。”林煜犹豫了一下道:“不过看蛊的情况,感觉……”
  林煜说到这里,在也说不下去了,有些事情,对于言康平他们,还是有些忌讳的。
  “林煜,你实话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言康平一把抓住林煜的手问道:“什么在江南,什么蛊的情况?”

  “这个……”林煜苦笑道:“关于老爷子几十年前的往事,还是让老爷子好了之后,他自己告诉你吧。”
  “康平,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对林煜说。”言老说着竟然坐了起来,他拔下了插在鼻孔里的氧气孔,蛊虫除去以后,他的精神好多了。
  “好……”言康平见自己家老爷子神智清醒,不像是有事的人,所以带着疑惑和连雪萍还有言明辉一起走了出去。
  “林煜,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她有事了?”言老喘了一口气问道。
  “实话告诉您吧老爷子。”林煜犹豫了一下道:“上次给您除去的蛊,是她的本命蛊,有了这些蛊,不管你在地球哪个角落,她都能通过蛊感应你,因为这蛊与她身体里的母蛊是息息相关的。”
  “但是上一次您的情况有些危险,所以您身体里的蛊是必须除去的,这是她本命蛊衍生的母蛊,一旦除去,会对她的身体有影响的。”
  “你怎么不早说。”言老激动了起来:“要早知道是这样,我死也不会让你帮我治病的。”
  “老爷子您先别激动。”林煜见言老脸憋的涨红,胸口时起时伏,知道他激动的不轻,他不由得苦笑,这老爷子对当年的事情也是念念不忘啊。
  “那你告诉我,她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找到她?实在不行,我去找找上面的人,普查一次户口,不管怎么样,也要把她给找出来。”言老喘息了片刻道。
  “老爷子,您别急,听我说。”林煜道:“虽然子蛊除了,但是她的母蛊还在她的身体里,只要母蛊没有损伤,所以她的身体是没有大碍的,只是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如果是年轻,子蛊除去了也没有影响,但她现在的年纪不行,体力跑不上,所以母蛊除去,对她有些影响,至少她要住院休养几天。”
  “那她现在住院了?”言老愣了愣,然后摇头道:“不可能,她们村子的附近,是根本没有住院这一说的,那里只有苗医。”
  “老爷子,你说改革开放都多少年了,你确定她还在原来的村子里住着?”林煜笑道:“况且您刚才也说了,你感觉她在江南。”
  “对,我是感觉到她在江南。”言老点点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一把抓住林煜的手腕道:“你的意思是说,她在江南?”
  “不错,她是在江南,上一次您的病发作,就是因为子蛊感应到母蛊在附近,所以会燥动不安,所以才会导致您的头疼,这说明,她来江南了,她想见你。”林煜笑道。
  “那你怎么不早说?她现在哪里,我要去见她。”言老说着翻身起来就要穿鞋。
  “老爷子,您别急,上一次除了她的母蛊,她的身体一定不大好,这样吧,我和言哥一起去各大医院看看,毕竟江南这么多医院呢。”林煜道。

  “不行,我要亲自去找她。”言老边说边披起衣服。
  “那恐怕不行,言哥他们也不会同意。”林煜笑了笑道:“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你还要瞒着言哥不成吗?”
  “这……”言老有些犹豫,说真的,这件事情他藏到心里几十年了,除了以前向结发妻子坦诚以外,其他的人从来没有说过。
  不过林煜说的也没错,现在恐怕没法在瞒着自己的孙子了,他愣了半天,然后叹了一口气道:“行,我不瞒着他们了,但这件事情……我有些难以启齿。”
  “我懂,所以老爷子您先在这里等着吧,我和言哥一起到各大医院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些线索呢,我顺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而且……”林煜看了言老一眼道:“我看言老的面像,不像是无子送终的人,所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