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0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既然曾经发现宏愿,要灭掉新阴流,斩断柳生家的传承,替东南一带的武林同僚和前辈们复仇,那就必须去做。
  做成了,他的武道修为,自然会进步。
  做不到,那自然就是身死道消,一切休提。
  “快了吧,会江海后,处理一些事情,大概就会动身。”陆羽答道。
  “新阴流可不好对付,有信心么?”唐觅蝉问。
  “有个屁。”陆羽摇摇头。
  “那你还去,还那么急。”唐觅蝉疑惑道。
  “时不我待嘛。事情摆在那里,总得去做不是。无知者无畏那是脑袋缺根筋,知道了,依旧无所畏惧,那就是真牛逼。我一直想做一个牛逼的男人。”陆羽大笑道。
  “那你去日本的时候,可以顺便做一件事。”唐觅蝉说。
  “什么事儿?”
  唐觅蝉说道:“日本有十大名刀,其中三把都跟你有渊源,天丛云剑和妙法村正都在你手上了,百子切则在李夸父手里,你去日本,可以顺便把另外七把刀一起拿过来,半年后就是你跟李夸父约战的时候,再把百子切也拿过来,我以这十把名刀为材料,去芜存菁,为你铸造一把刀。”
  “用日本十大名刀铸一把刀?”陆羽咋舌,“那我岂不是会成为全日本武术界的公敌——”
  “债多不压身。”唐觅蝉笑了笑,“新阴流前代宗主柳生宗望都已经死在了你手上,你现在不是公敌也差不了多远了,怕啥。”
  “也对哈。”陆羽嘿嘿一笑,“不过觅蝉,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好玩儿呗。”唐觅蝉笑了笑,“你不觉得好玩儿么?”

  “听起来,是挺好玩儿的样子,行,我答应你,半年之内,绝对抱着日本十大名刀来找你。”陆羽哈哈大笑。
  他起身,跟唐觅蝉拱了拱手,算是道别,便翩然而去。
  唐觅蝉端起杯中酒,浅浅饮了一口。
  她没有送陆羽,只是看着他挺拔背影,出了会儿神。
  觅蝉,觅蝉。
  七岁那年,她抓住了一只蝉,以为那是一整个夏天。
  现在,她遇到了一个男人,会不会是她以后人生的全部?
  天知道。
  第一章:陆蝉儿

  晚上八点的飞机,到江海也不过是十点半。
  出了虹桥机场,一辆车早就在等着陆羽了,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郭破虏。
  将近三月不见,这个比陆羽还小两岁的年轻人,变得愈发沉稳和内敛了。
  在没有突破之前,陆羽看不清郭破虏的虚实,现在他突破了,到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家伙的实力。
  也能清晰地感觉到差距。
  刚刚突破的他,硬实力,绝对不如郭破虏。
  同是先天高手,自然也有高下之分。
  像高长恭,就比离开前的叶青竹要厉害一些,而李夸父又比高长恭要厉害一个层次,李夸父应该就是先天高手的极限战力。
  再往上,就是唐觅蝉和陈皇妃那个层次了。
  武道亚圣,那就是另外一种境界。
  而郭破虏的话,大概跟叶青竹在伯仲之间。

  至于陆羽自己,肯定又要比这两人低上一个层次。
  毕竟他刚突破不久。
  当然这只是比较笼统的、形而上学的境界之分,而不是战斗力。
  真打起来,天时地利人和、力量技巧功法心性都要考虑进去。
  只要是在同一个大框架内,就没有碾压的说法。

  即便陆羽现在就对上李夸父,他也不是必败无疑,就算打赢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但依旧是有打赢的希望。
  而不是像前一次,他还在暗劲巅峰时候,对上李夸父,那就是完全被碾压,别说百分之一的胜率了,打一万次也不可能赢一次。
  陆羽自我感觉,自己现在跟郭破虏生死相见,胜负应该在三七之间。
  他三,郭破虏七。

  这个年轻人的天赋,确实称得上当世绝顶,难怪心高气傲如兰陵王高长恭,也说过三年后自己就不如郭破虏这种损自己威风的话。
  坐在副驾驶,陆羽就听郭破虏说道:“陆哥,你说三个月回来,果然是三个月,连一天都没差。”
  陆羽自然听懂了这小子的言外之意,想起了两人那个赌约,笑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又怎么会忘记,什么时候打,你说了算。”
  “陆哥刚回来,舟车劳顿,我不沾你的便宜,一周后吧。”郭破虏道。

  陆羽点点头。
  沉默片刻。
  郭破虏道:“陆哥,虽然你已经突破了,但说实话,我不觉得你有胜我的实力。凭你现在的身份地位,你完全可以不用跟我打的。”
  陆羽淡笑不语。
  郭破虏继续说道:“陆哥,你有几分胜我的把握?”
  “一分也无。”陆羽笑了笑,见郭破虏愕然,他接着说道:“不过我有十分胜你的信心。年轻人,你境界是比我高一点,不过比打架,我还真不怵你。别把我想象成什么养尊处优爱惜羽毛的大人物,我也是刀尖上舔食的主儿,杀的人,打的架,比起你来,只多不少。你要抱着这种想法,会吃大亏。”
  “受教了。”郭破虏点点头,“陆羽,不好意思,是我着相了,你放心,一周以后,我绝对拼尽全力杀了你。”
  “那我只好拼尽全力不要你把老子杀死了。”陆羽微微一笑,看着郭破虏,“相信我,你小子以后绝对会是老子的张文远。”
  夜,更深了。
  晚星斜落,夜风晃枝,草虫微吟,鸟音渐静。
  正是江南多雨季节,天气变换无常。但见远处一朵厚重的乌云慢悠悠地飘近着,势缓且沉,就像是等待着一声熬煎了数日的呵欠,便会给原本宁静的夜色凭添一份风雨欲来的飘摇。

  当头却是一轮明月挂悬中天,照得整个大地苍茫一片,犹若白昼。
  郭破虏载着陆羽回到别墅,陆羽就感觉到氛围有些不对劲,走进客厅,发现唐萌萌和夏晚秋都在,家里面,来了客人。
  一男一女。
  男的陆羽不认识。
  女的认识到不能再认识。

  这是一个约莫十八岁出头的少女,长得娇俏可爱,明艳绝丽,瓜子脸,桃花眸子,看起来人畜无害,可人得紧,任何人都不会对她产生什么敌意。
  陆羽盯着她,眼眸一眯,就如在草丛中,看到了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
  少女嘻嘻一笑:“长青哥哥,三年不见了,你想我了么?”
  “陆蝉儿。”陆羽盯着少女,沉吟片刻,吐出三个字。

  眼前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陆蝉儿。
  日期:2016-09-25 0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