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0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时候,你看到一个人,只需要一眼,他就定格在你脑海,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取代他的位置——”
  “就好像你关在一个黑屋子里,终年不见阳光,然后那个人突然为你打开房门,你就看到了一座山,山上开满了不知名的花朵。”
  “无论你看向哪里,那个人就站在花树下对你微笑,那是比光明还绚烂的东西。”
  “我觉得,这就是爱上了。”
  陆羽认真听着,他着唐觅蝉的侧脸。
  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黄昏的光线俱都汇聚在一起,好似她站在时光流转的尽头,无论他望向哪里,视野里都是他。
  这一瞬间,陆羽心中咯噔了一下。
  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

  “陆郎,觅蝉只是觉得,一个人总该有点她在意的东西,才会无所畏惧。”
  唐觅蝉这般说着,唇角上翘:“所以啊……”
  陆羽道:“所以什么?”
  唐觅蝉唇角微翘:“我喜欢你,我就大声的告诉你,憋着多难受呢。”
  陆羽呆愣住了。
  这一刻,他甚至觉得,这位唐家大小姐,是他见过最傻的女人。
  比苏倾城傻,比夏晚秋傻,比唐萌萌都傻。
  “傻姑娘哟。”陆羽忍不住忖道。

  唐觅蝉,他的第四个未婚妻。
  第一见见面,叫告诉他他们的姻缘是上天注定的一个疯婆子。
  她有天真的一面,有腹黑的一面,有强大的一面,不知道有没有脆弱的一面,但想必也是有的。
  最大的特质,居然是傻。傻得让陆羽无话可说。

  他偏过头,看着阁楼外的湖,湖水里面,红鲤鱼们正在游动。
  “把你的刀给我看一看。”唐觅蝉突然道。
  陆羽不知道她要干嘛,只得把天丛云剑解下来,递给唐觅蝉。
  唐觅蝉看着上面“草雉”两个篆体大字,抚摸着刀柄上的纹路,眉宇间,一片沉静。

  阳光铺陈在湖水中。
  红鲤鱼在湖水中游动。
  泛起层层叠叠的波光,金灿灿耀眼。
  一道白虹掠出阁。
  陆羽都没有回过神来,唐觅蝉就弹射入湖水之中。

  她立在了湖面上。
  大概半秒钟,足尖微微下沉,接着又弹射而起,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陆羽吓得半死:“妈-逼,神仙呀!”
  他没见过洛神,也没见过什么姑射仙子。
  但这世界上若真的存在神女,大概就是唐觅蝉这个样子吧。
  人当然不可能立在湖面上,陆羽仔细一瞅,才发现她的足尖,是点在了一条红鲤鱼身上,借着轻微的浮力,在方寸之间,不断挪移沉浮。
  便是如此,陆羽也是震撼不已,惊为天人。
  天丛云剑,刀长三尺,重六斤三两,通体青紫,吹毛断发,可轻松劈开重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她出刀。
  一刀卷起千层浪。
  波浪翻腾。
  仿佛天下之水都如影而行,倾斜向湖上疾行的一袭倩影。
  磅礴壮阔。
  刀风冷冽,湖水被劈开了,荡起千万朵水花。
  如烟花乱人眼。
  陆羽呆愣着,看神仙一样直勾勾望着湖中一人一刀漫天雨。
  白影卷水前行。
  刀气纵横无匹。
  接着唐觅蝉又横掠而来,回到阁楼,将刀插进陆羽身上的刀鞘中。
  她身上依旧清清爽爽,没有被水淋湿。

  只有足上布鞋,轻微粘上了一些水渍。
  天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反正陆羽觉得自己,不可能做得到。
  这就是武道先天和武道亚圣的差距么。
  亚圣,亚圣,那就是仅次于圣人的存在。
  那到底是怎样的境界?
  陆羽无法想象。

  “这片湖,叫万鲤湖,这阁楼,叫听潮楼。”
  唐觅蝉看着陆羽,“大概十年前吧,陈青帝,也就是你大师兄游历天下,到了巴蜀,曾经来拜访过唐门。那时候是我爸爸接待的他,两人在湖上比刀,斗了一天一夜。”
  “结果呢?”陆羽问。
  “我爸爸死了,鲜血染红了这片湖。”唐觅蝉说,“那时候我还小,只有十五岁还是十六岁。我妈妈在我出生时候就难产死了,我爸爸把我养大,他待我极好。他没有留照片的习惯,十年过去了,我都快不记得他的样子,只是偶尔做梦还会梦到。”
  “所以你视陈青帝为杀父仇人,要替你爸爸报仇?”陆羽问。
  “算是吧。一个人总该有点执念,我知道用仇恨作为自己的执念不好,可事情已经这样子了,改也改不过来了。”唐觅蝉笑道。
  陆羽沉默。
  真要比身世,他觉得自己其实比唐觅蝉还要惨一些,都是缺爱的孩子,他哪有那资格发光发热带给别人的温暖。
  在情感上,他其实是个极度自私和吝啬的人,只知道索取,很少去奉献。
  通俗点讲,那就是天生不是做暖男的命。
  “觅蝉,那大师兄为什么非要杀你父亲?”陆羽问道。

  唐觅蝉说道:“那时候的陈青帝,还没有天下第一人的威名,他需要强者的鲜血才铸造自己的武道,才成就自己的霸业。所以他游历天下,挑战天下强者,很不幸,我父亲就是强者,却又没有他那么强。”
  她言语之间,极为平静,但陆羽可以感觉得到,她压抑在深处的愤怒。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陆羽苦笑,“你们唐门封山数十年,封得住自己,却封不住别人。这个江湖,几千年前就是这样了,很刺激,也很无趣。”
  “算了,不说这个了。”唐觅蝉摇摇头,“陆郎,你这把刀是好刀,不过终究是一把日本的刀。陆郎作为一个华夏男儿,不该用此刀才对。我们唐门世代都在打造兵器,唐门打造兵器的技术,说是天下第二,绝无人敢说第一。陆郎要是等着,就在唐门住上半个月,觅蝉亲自动手,以此刀刚才为主料,再加上一块千年陨铁,重新给陆郎打造一把真正契合你的刀。”
  陆羽心动了。
  唐门打造兵器的手艺,确实是天下无双。
  随着他修为的进步,他也是确实感受到了,天丛云这把日本的刀,跟他的秉性,越来越不相容。
  不过他思衬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为什么?”唐觅蝉问道。
  “怕欠你太多,我还不起。”陆羽实话实说。
  “你呀。”唐觅蝉白了陆羽一眼,“那你以后想换一把刀的时候,可以来找我。我收你钱就是。”
  “这个可以有。”陆羽点点头。

  “对了,你是不是跟一帮日本人有矛盾?”唐觅蝉突然问道。
  “嗯。是日本剑道的执牛耳者,新阴流。”陆羽答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们武者修武,本来就是挑战自身,明心见性的过程、求得就是思念通达,快意恩仇。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了解这个梁子?”唐觅蝉说。
  武者必须要念头通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