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6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落雷砸在了那头用触手撑起身子的章鱼怪上面,快得它有点儿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它没有用能够避开我的神剑引雷术。
  一道、一道,又一道……
  无数的落雷砸下,一道更比一道粗,也更加强上许多,而这些落雷聚集了我的意念,全部都砸落在了那异兽的身上去。
  尽管止戈剑与雷击木剑鞘的温养并不算久,以及我对于神剑引雷术的感悟算不得强,但这雷电的威力,还是让我为之震惊,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地方的缘故吧。

  十几道落雷之后,神剑引雷术停止了。
  我长剑前指,双眼紧紧地盯着那畜生,而远处传来了屈胖三哇哇的大叫声:“陆言你个龟孙子,打雷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说一下,差点儿把我也给烤糊了……”
  我缓步往前走,瞧见那东西居然还用那触手强行撑着河底,屹立于河面之上。
  我闻到了一股焦臭的味道,从那东西的身上传来过来。

  死了么?
  我的心头浮现出这样一个疑问,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异兽终于支撑不住了,身子朝着水中倒落而去,所有的触手全部都变得软软的,如同煮熟了的面条一般。
  我瞧见湍流的河水将它冲击着,往出海口那儿奔去。
  屈胖三顾不得骂我了,赶忙跑过去,用那量天尺将这畜生给挑到了岸边来,然后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
  我也跟着过去,不过想起这玩意刚才满身的电浆,还是有一些心有余悸。
  就在我畏畏缩缩、小心翼翼的时候,屈胖三却冲着我喊道:“瞧你那猥琐样儿,快过来,这玩意给你轰死了……”

  我这才放心,走上前去,瞧见果真是一点儿生机皆无,身上破破烂烂,漆黑一片,有的地方甚至都闻到了焦臭的肉香来,而没有被轰到的地方,则尽是黏稠的浆液,十分恶心。
  屈胖三朝着我点了一下下巴,说去,把它甚至剖开来。
  我看了一下他,没有再说话,上前去,先是几下,将对方的触手斩落几条,瞧见断口处还有滋滋的电火花,随后我硬着头皮,用止戈剑将它的身体剖开来。
  弄出了几个缺口之后,屈胖三指着一个方向,说从这里,往里面摸——那里面应有一个东西。

  我眉头一跳,说有电。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你就是玩电儿的,还怕这个?
  我无奈,伸手进了浓浆血肉里面去,手一接触,顿时浑身直发抖,给电得不轻。
  好在我大雷泽强身术养体,有了些抗性,硬着头皮往里面一把,终于掏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硬块来。
  掏出这东西来的时候,我感觉右手完全就发麻,从那血淋淋的浆液之中掏出,我方才发现,这玩意通体蓝绿色,模样并不像是结石,然而有点儿像是矿石,又或者是水晶一般。

  结晶之内,仿佛有风暴聚集,无数的电芒游弋,就好像里面蕴含着一整个世界那般。
  而当我将此物掏出来之后,原本电芒不断的那古怪章鱼,居然就完全只是一滩烂肉了,再也瞧不见半分能量活动的痕迹。
  屈胖三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对我说道:“给我。”
  我没有任何不舍,直接抛给了他。
  屈胖三接了过来,双手捧着,凝望了许久之后,突然间抬起头来,说陆言,这东西正是我需要的,给我可好?
  我十分大度,说你有用你就拿着。
  屈胖三认真地打量了一下我,发现我并没有说反话的意思,然后没有再多说,而是将这玩意直接塞进了嘴巴里去。
  我瞧见,吓了一跳,赶忙喊道:“你脑子有病啊,这玩意能吃么?要万一撑坏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屈胖三三两下,却是将那东西给吞进了肚子里去,随后他浑身一阵颤抖,双眼陡然睁开,居然有电芒从眼球里面蔓延而出来。
  他的浑身在不断地颤抖着,就好像触电了一般。

  我瞧见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赶忙喊道:“你没事吧?需要我帮忙么?”
  屈胖三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方才恢复了意志,冲着我摆了摆手,说别啊,我在消化这玩意,你别乱来,在旁边帮我护法就是了……
  紧接着,这家伙的皮肤变得一片紫蓝色,无数的电芒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头发也根根竖起。
  我感觉到屈胖三的身上,有一大股恐怖的气息在不断蓄积。
  他为了避免殃及池鱼,所以离我远了一些。
  我担心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什么事情会对他不利,所以并没有离得太远,站在旁边等着,过了一刻钟左右,那家伙方才恢复了正常的状态来,打了一下饱嗝,都有一股古怪的声音,吱吱作响。
  回过神来的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你还没有把那东西收拾起来?
  我愣了一下,方才找了对方的嘴,将里面还带着血肉的利齿撬了下来,当做是战利品。
  或许是得到了之前那好处,屈胖三这回倒是挺大方的,没有跟我争。
  我本来还跟他客气客气的,结果屈胖三反倒是不好意思,极力推辞。
  两人在这儿稍歇一会儿,然后开始渡河。
  在这儿的时候,周遭的法阵,又或者是别的东西就开始多了起来,我尝试了一下,却无法施展遁地术。
  没办法,两人只有想办法,伐倒了一颗大树,搭在河上,踩着过了河。

  过了河,便是那博望峰,而没有了竹内二郎的引路,我们两人上去,就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不过所谓艺高人胆大,屈胖三刚刚饱餐一顿,一直在打饱嗝,所以也没有太多的畏惧感。
  那个什么户田尹,号称日本镇国级的高手,但也没有被去屈胖三看在眼里。
  博望峰的峰下,有一片平地,周遭梳理着三十多尊铜像,有的是人,也有的是直立行走、宛如人形的兽类,普遍不高,最高的也没有超过两米左右。
  这些铜像四处散落,有的甚至已经断成了几截。
  但是屈胖三瞧见这个的时候,还是显得十分小心,他眯眼打量了一会儿,又踩着罡步对了一下方位,最后还拿出了龟壳来卜卦。
  折腾了一番,屈胖三方才对我说道:“这个地方,我有点儿把握不住,只是基本上推算出了一些路线,一会儿你跟着我,亦步亦趋,如果可以,踩着我的脚印往前走,前往不要乱动,知道么?”
  我瞧见他说的严肃,赶忙认真地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两人再次往前,屈胖三在前,我在后。
  两人走了六分多钟,终于穿过了这一片铜像区,来到了上山的路口。

  这儿有用石条修砌、一路往上的台阶,直通半山腰的那一片古建筑,屈胖三打量了许久,方才开始迈步往上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