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50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起先声音并不大,只是默默吟诵,与山风呼应,又被山下滔滔不绝的江水盖了下去。

  苏倾城继续跳,整个人沐浴在月华下,飞舞在桃花瓣中,好似月宫的神女,随时就要踏风而去。
  陆羽加大了声音,甚至用上了先天内劲。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声音犹如洪钟大吕,震耳发聩,惊飞了山林之中的飞鸟。
  苏倾城不跳了,气喘吁吁,跑了过来,拉着陆羽,要去山巅看月色下看长江。

  两人到了山巅,依偎在一起。
  苏倾城说道:“陆郎,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陆羽嗯了一声。
  “我们现在这样,算是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
  陆羽忍俊不禁,指了指山中间的平地,帐篷所在。
  “怎么啦?”苏倾城问。
  “你看,我们有两个人,但是只有一个帐篷。今晚咱们要是睡一个帐篷,这就是相濡以沫,你要是没良心,把你男子我踢出来喂蚊子,那咱就只好相忘于江湖了。”陆羽解释道。
  苏倾城小脸微红。
  “没个正经。”她说道。
  摇了摇头,不纠结了。
  未来是什么样子,那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现在他们依偎在一起,就是当下。
  世界很大很大,星垂平野,月涌大江,站在山顶,下面的长江如一条小蚯蚓,更下面的城市,那些高楼,如一个一个的小火柴盒子,城市的万家灯光,还不如近处飞舞的萤火虫来的敞亮。
  世界很小很小,小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手拉着手,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彼此都是彼此的所有。甚至不需要言语了,一个眼神的交汇,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其实我也想问你个问题。”

  沉默了片刻,陆羽笑着说道。
  苏倾城也嗯了一声。
  “媳妇儿,你说我要不是陆长青,我就是个普通人,我能干什么呢?”陆羽问道。
  苏倾城道:“陆郎,这个问题可说不好。”
  陆羽看着下面翻腾的大江,沉默不语。
  苏倾城握紧了陆羽的手,温柔道:“陆郎,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不懂。不过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大概跟历史上的差不多吧。在我看来,男人分两种,第一种,白手起家,崛起于草莽,打来一座天下,当然厉害。第二种,接受祖辈余荫,守成大业,尤其是想要更上一层楼,难度也丝毫不低。秦隋二三世而亡是一个例子,汉武帝唐太宗是另外一个例子。”

  “比如所谓红色子弟,一抓一大把,有几个比父辈走得更远爬得更高?自己不想的是一撮,有心无力属于不能的却是一大堆。我见多了世家子和凤凰男,尤其是一步一步从农村爬到大城市顶点的后者,除了自身闯荡,都在借势,上乘借时局,中乘借贵人,唯独没有下乘这个说法,陈青帝,你爸陆野狐,还有陈风雷之流,都是这类枭雄。你呢,一直生活在你大师兄的阴影下,其实没这个必要。我觉得你比他们都要厉害呐。”

  “媳妇儿,就算我是你男人,你也不用这么昧着良心夸我吧?陈风雷的话,我觉得自己不会比他差,但真要跟我爸比,跟我大师兄比,我还差了他们十万八千里。”陆羽叹声道。
  “真的。”苏倾城微笑道,“陆郎,你是第三种男人呢。如果他们是左宗棠,你就是胡林翼。”
  陆羽丢人现眼道:“高中历史知道点左宗棠,但不知道胡林翼到底是做什么的。”
  苏倾城打趣道:“是个英年早逝的浪荡公子哥,由文弱词臣成长为功勋国柱,但哪怕死得早,却还是名列清末四大中兴之臣,可见其能力。”
  陆羽无语道:“英年早逝……你想当寡妇啊?”
  苏倾城白了陆羽一眼,道:“所以我叫你多读书嘛。手有屠龙技,即便天下无龙可屠,可满街蛇鼠鸡狗就杀不得了?所以说读书读出门道,肯定是正途。”
  陆羽说道:“听媳妇儿一席话,为夫俺胜读十年书也。”
  “你这家伙!”苏倾城恼怒道,站起身没好气说:“不跟你讲啦,睡觉。”
  她径直下山,陆羽连忙跟上,两人到了帐篷外。
  苏倾城又想起了刚才那个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的话题,回过头来,恶狠狠得说道:“帐篷这么小,看来只够本小姐一个人睡的。你这家伙呀,今天晚上就在外面喂蚊子吧。大不了咱俩就相忘于江湖咯。你要是气不过啊,可以去找你那个唐家大小姐嘛,人家可是有八个通房丫头陪嫁呢,我可给不起。”
  陆羽无语,按了按眉心。
  苏倾城走进帐篷,躺下。
  她开始默默数数,从一到十。
  帐篷外毫无动静,脸色桃红妖冶的苏倾城气鼓鼓道再数一遍。
  一到十。
  还是没有动静。

  苏倾城气得,这家伙不会真要跟她相忘江湖,然后去找他的第四个未婚妻和八个通房丫头吧?
  她连忙掀开帐篷的门帘。
  那家伙还在,就站在帐篷外,手里握着跟烂树枝。
  沐浴着月华,这家伙开始舞剑。
  “哇哈哈,老子手中剑,是那半挂银河,一剑斩下便是半截长江!”
  苏倾城目瞪口呆,怒道:“神经病啊你,还不快滚进来!”
  滚滚长江东流水,浪花淘尽英雄——

  江水滚得,英雄滚得,陆羽自然也滚得。
  “滚就滚,为夫还要抱着你滚!”
  陆羽猫腰猫腰进了帐篷,苏倾城很穿戴整齐,简直比平时还要端庄优雅三四分。
  陆羽抬起手腕,依稀看到快十二点了,说道:“哎呀呀,媳妇儿,不早了哇。”

  苏倾城见他猴急模样,忍俊不禁,却生冷说道:“不许碰我,荒郊野外的,我才没有那份儿雅致呢。”
  陆羽心中哀叹着不情不愿哦了一声。
  “你是媳妇儿你最大嘛,像我这么纯洁的人,从不强人所难。”
  帐篷不大,两人睡下后,就更显拥挤,以至于两人身体都紧贴在一起,尤其是双腿,稍稍翻动,就有不可避免的微妙摩擦。
  陆羽都能闻到苏倾城身上的特有芬芳和听到轻微呼吸声。
  女人体香一说,不可全信,但不可全不信,尤其是能被家境支撑而且擅长养生的尤物,偶尔会有一些暗香浮动的气味,这跟香水优劣无关,是日积月累的成果,跟男人不同,对男人来说,喷古龙水或者男士香水,只是社交礼节,相信很多女人哪怕徐娘半老和人老珠黄后,还是愿意更喜欢记忆着初恋时代初恋男友身上洗完澡后清新的皂香。此时此刻,陆羽没啥肥皂香味,一身汗水才刚刚消失,光着膀子缩在睡袋里,味道可谈不上好闻。

  陆羽从后面抱着她,咸猪手就开始不老实,隔着薄薄夏衫摸呀摸呀摸,苏倾城闷哼一声,按住他作怪的手,嗔道:“睡啦!”
  陆羽本能地嗯了一声,但是嗯了以后立即就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
  咫尺天涯,度日如年。
  陆羽睁大眼睛开始数羊,心里躁动难言。
  真想奔出去拎起那根树枝再来趟惊世骇俗的疯魔剑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