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449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理解。”林煜摇摇头道:“因为在我的生命里,根本没有父亲这两个字,所以不好意思,我体会不到你的心情。”

  “林煜。”何玉叫住了他,她双腿一屈,竟然就当众跪倒在了地上。
  “你这是何必呢。”林煜诧异的说。
  “因为他是我父亲。”何玉摇摇头道:“做为一个女儿,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虽然他是一名恶人,但是在教育子女的时候,他却一个劲的教人从善。”
  “一个人不管是在恶,但是他总是教导自己的子女亲人,一定要心存善念。他教我,盗亦有盗,我自认自己在国外不是什么好人,但绝对不是坏人。”

  “我所在的地方,华人不受外国人欺负。我所立下的规矩,老弱伤残者,一律为尊。这些都是受他的影响。”何玉双眼中噙满泪水,她缓缓的说:“他是恶人,但他教出来的女儿却不是。”
  “凡事,都是有两面性的,请你看在他教出一个没有像他一样女儿的份上,为他看看,好吗?”
  “我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而你也确确实实的感动了我。”林煜点点头道:“但是他的毒,恕我无能为力。”
  “你是神医,这毒,也是你配出来的,你为什么会没有办法?”何玉道。
  “医能救人,亦能杀人。”林煜缓缓的说:“我的毒,是特殊配方,解法只有一种,解法不管是药的用量,还是药的配方,一分都不能错,如果枉解,毒非但解不了,反而会有反噬之力。”
  “毒医袁纵横,前身就是鬼谷医门的弟子,按辈份,他是我的师叔,他擅长用毒,但这并不代表他擅长解毒。所以本来半月服用一次解药就可以化解的危机,反而让他弄巧成拙,让何万良只剩下三日之命。”
  “而且他的解毒方法是以毒攻毒,现在他用的毒,加上之前我的药,导致你父亲体内的毒性发生了未知的变数,就算是我本人,也要逐一尝试各种方法,而这个过程,需要一周的时间。”林煜转身道:“何万良,只有今天一天了,所以这毒是无论如何也解不了的。”
  砰……何玉脸色惨白,她无力的坐倒在地上,一言不发。

  “所以,趁他现在还在,回去多陪陪他吧,他不是一个好人,但是我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好父亲。”林煜淡淡的说。
  “生死……有命。”何玉喃喃的说,她微微的摇摇头,然后坐直身子道:“我来的时候,父亲极力阻拦,或许他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
  “但我还是来了,因为他是我父亲,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不管有多大希望,我都要去努力,去尝试。”何玉诚恳的说:“虽然他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想见你一面。”
  “他想见我,无非就是我没有亲口告诉他没有救了。”林煜道:“但是我感觉没有这个必要。”
  “如果你不去,他死不瞑目。”何玉微微的一垂首道:“就算我……求你了。”
  “好,我可以去见见他。”林煜想了想,他点点头,因为他觉得,何玉跟他的父亲完全是两路人,虽然两人走的道路是一样的,但是这个女人的道,与何万良的道,是不一样的。

  半个小时以后,江南最好的私人医院vip病房中,林煜见到了何万良。
  现在的何万良,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他的头发在这几天内变得花白,他躺在床上,每一次呼吸都有着很深的痰音,就像是破烂风箱发出的声音一样。
  因为袁纵横的以毒攻毒之法,所以加速了何万良死亡的脚步,他的一张脸还算完好,但是隐藏在被子下面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的腐烂了。
  看到林煜走进来,何万良显得很激动,在旁边的仪器上,他的心跳马上加速的跳动了起来。而且他努力的仰起半边脑袋,喉咙里面发出嗬嗬的声音。

  一直在旁边守着的医生和护士闻讯连忙赶了过来,他们想弄明白何万良到底在激动什么。
  “你们出去吧,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了。”何玉对着医生和护士挥挥手,她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你想说什么。”林煜插下了何万良鼻孔中的输氧管,氧气对何万良来说其实没有一点作用,这只是医院的医生无奈做出的举动罢了,何万良的病情,是这里的医生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他实在是弄不明白一个人的身体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腐烂。
  病人的家属口口声声说病人是中毒了,但是这名医生没有在何万良身上找出一点中毒的迹像。
  他的血液生化检查很正常,他的身体各项指标也很正常,完全没有中毒的迹像,至于病人身体腐烂以及病人身体各大器管加速衰竭,医院的专家只能无奈的把这种情况归根于新型的病毒。
  “林煜……”何万良的声音很嘶哑:“我……还有没有救。”
  “有区别吗?”林煜笑了笑:“不管有没有救,我都不会出手救你,因为你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你是一代枭雄,所以你不会真的臣服。而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我不会把你这么一个随时都能爆炸的丨炸丨弹放在我身边的。”
  “是啊……可是你不亲自告诉我这些,我死不瞑目,我要你亲口告诉我这些东西,我才会死心。”何万良彻底的绝望了,他突然笑的,笑的有些病态,有些嘶竭底里。
  “你笑什么?”林煜淡淡的说。
  “我笑我这一生,真的很可笑。”何万良剧烈的咳嗽了一阵,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这一辈子,落魄过,也风光过。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我这一生。”
  “怪只怪你自己不服输。”林煜认真的说:“真的,一般来说,我是不会轻易的要一个人的命的,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听话,按时在我这里拿解药,或许你不会死。”
  “可惜你不甘心被我控制,因为你觉得,你是江南的一方大佬,你屈服我这么一个没有任何背景和势力的草根手下,你很不甘心。”林煜摇摇头,他叹了一口气道:“人那,总是那么自信。”
  “是啊,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甘心。”何万良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他突然坐了起来,猛的抓住了林煜的衣服,他吼道:“你只是一个草根,你不过是一个草根罢了,用七杀的话来说,你只是一条小杂鱼,可惜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你这条小杂鱼长成大鱼,并露出了你的牙齿。”
  “只是可惜,我们明白的太晚了,太晚了。”何万良喃喃的说,他的双眼中迸发出一丝期待的光芒:“林煜,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没救了。”
  “是。”林煜一点头道:“真的没救了,因为毒医的疗法,是以毒攻毒,现在两毒病发,就算是我想制出解药来,最快也要十天,可惜,你连十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可以做你的狗,只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救了我,我可以把所有都给你。”何万良还是不死心,他的手紧紧的抓着林煜,因为毒素早已经流遍他的全身,所以他的手指上的肌肉已经开始腐烂,严重的地方甚至已经可以见到森森白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