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箭步上前,一个反撩,量天尺与对方的肋差猛烈碰撞,结果那看似锋利无比的肋差却是应声而断,而屈胖三则是没有任何犹豫地一个猴子偷桃,摸了过去。
  啊……
  我回到现实之中来的时候,听到了近乎于绝望的惊叫声。
  我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我回来之后,有一个家伙感觉到了,回身而望,一刀刺来,有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凶狠。
  我瞧见对方的双眼凸出,眼球之上还有血丝,知道对方是搏了命。
  而我则是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这帮人到底是哪儿来的,看着应该不是五十候选人的其中之一,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脑子有点儿转不过来,所以手上就有点儿慢。
  结果那家伙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软柿子,一刀更比一刀重,刀刀致命,就好像我是他的杀父仇人,或者有啥夺妻之恨一般。
  我被对方那凶狠的气势给惹火了,止戈剑回转,朝着对方斩去。
  然而一交手,我方才发现,这家伙是个高手。
  至少不是那种任我三两剑就给死死压制的寻常角色,凭借着手中锋利的肋差,他打得凶狠无比,口中又是怪叫连连,让我万分诧异,而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突然间有一根黑乎乎的玩意,重重砸在了那家伙的脑袋上。

  砰!
  一声闷响,那凶猛的家伙终于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昏倒在了地上去。
  我这个时候方才发现另外两人已经躺倒在了地上,而且已然没有了气息,生机俱灭。
  就连刚刚与我交手的这个家伙,也是如此。
  他给屈胖三敲了一尺子,脑壳炸裂,脑浆都流了出来,瞧得我一阵恶心,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说你脑子有病啊,这些是人,又不是异兽,你干嘛要这么暴戾啊?
  屈胖三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我知道他们是人。

  我说那你还这么狠?
  屈胖三说我有他们狠么?
  听到这话儿,我想起了刚才那人招招致命的凶戾,叹了一口气,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刚才人家也没有怎么样你啊……
  屈胖三说可是刚才他们说了日语。
  我扶住了额头,说人家说日语也碍你的事儿?

  屈胖三说对,怎么了?
  他说得理直气壮,我竟无言语对,只有叹气,说本来还想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不过现在都是一堆死人,你说怎么办?
  屈胖三毫不在意地指了一下不远处的草丛,说那儿不是还有一雏儿么?
  我说我去跟他沟通,不过有一件事情可跟你说好了,没事儿别动手,更不要灭口,知道不?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我怎么听起来,你就像三打白骨精里面的唐僧啊?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了那草丛前面来,咳了咳嗓子,然后开口说道:“你的,小朋友的,出来的干活……”
  我结结巴巴说了半天,那家伙却是一动也不动。
  我眯眼打量,发现对方的隐身术做得十分不错,如果不是我在虚空之中观察得到,再加上对方的气息紊乱,我还不一定能够觉察出对方来。

  这也就是他们刚才之所以能够偷袭我们的原因。
  我说了半天都没有出来,结果屈胖三不耐烦了,走上前去,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话,那少年却动了,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冲着屈胖三和我鞠躬行礼,然后可怜巴巴地说了一堆话。
  屈胖三用日语跟他聊了几句,然后点头,朝着不远处的山峰指了一下。
  那少年转过身,在前面带路。
  我满心诧异,说没想到你丫的还一专多能呢,不但缅甸语说得挺溜,日语也是顶呱呱的,不像我,说到日语,就知道个一库一库雅蠛蝶……
  屈胖三嘿嘿笑,说那是,大人也是练过的。

  我说你去过日本?
  屈胖三本来挺得意,听到这个问题,却仿佛过耳不闻一般,装作没听到,随后对我说道:“这熊孩子说他是势自得天真流的弟子,叫做竹内二郎。”
  我愣了一下,说他真是日本人啊?
  屈胖三点头,说对。

  我说日本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屈胖三说这小子也不是很清楚,就说三年前他随着师父来到这里,目前寄居于大和宫之中——大和宫就是山上的那一片建筑,不过以前应该不是那个名字,而是他们这帮人取的。
  我有点儿懵,说到底怎么回事?
  屈胖三琢磨了一下,说其实吧,我觉得这员峤既然地处渤海之滨,与中日韩三国相望,估计不仅在小鹿岛上面有通道,在别的地方也有——那个户田尹就是从靠近日本的通道处过来的。
  我说户田尹又是谁?
  屈胖三说势自得天真流的宗主,据说也是日本镇国级的顶尖高手,这一次他几乎是将势自得天真流的整个宗门都搬到了这儿来,得道修行的弟子足有四十多人,都分布在这一片地方。

  我说那他们知道前进基地的事情不?
  屈胖三摇头,说没有,他说这博望峰附近,有好多凶恶的异兽,特别是刚才我们绕过的那几个地方,里面潜伏着的异兽,他们之前派出过好几次,结果都大败而归,要么就直接全军覆没,没有一个能够回来。正因如此,使得他们都不敢再惹,就只有在这附近活动。
  我沉吟一番,说道:“四十多人啊……”
  过了一会儿,我问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是继续去找异兽,还是怎样?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不,找异兽不要紧,实在不行,我们去搞那几头甲等的,应该能够冲分——至于这帮日本人,在这儿鸠占鹊巢,甚至还把古仙人留下的遗迹称之为大和宫,这我实在是忍不了,一定得探探路去。
  我说以前还真没有瞧见你这么愤青过……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那是你出生在一个好年代,如果早生个七八十年,说不定比我更加愤青。
  我无语,没有再跟他争执,而是跟随着那个少年往前走。
  望山跑死马,这儿虽然就在那个什么博望峰下,但想要上山,还是需要一定的路程,少年在前面领路,显得十分小心,时不时回过头来,冲着我们点头哈腰,一副摇尾乞怜的模样,让我十分看不起。
  我没有办法否决屈胖三的决定,只有硬着头皮跟在后面,如此走了十几分钟,前面突然间一片开阔。
  我竟然瞧见了海,那是一片碧蓝色的大海,一直蔓延到了视线尽头去。

  而在不远处,有一条河,奔流入海。
  少年带着我们来到了河边,越过这条宽约七八米的河流,就能够抵达对面的山峰去。
  而就当我和屈胖三犹豫该怎么渡河的时候,突然间那少年大叫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