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40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清《啸亭杂录》曾经记载了一件事,说的是清初的一名武将阿里玛,在京城任职的时候横行不法,作恶多端,顺治皇帝想除掉他,就派遣一名勇力仅次他的武官巴图鲁占把他逮捕,押赶菜市口斩首。
  当囚车走到宣武门的时候,阿里玛开口说道:“死就死罢了,但我是满族人,不能让汉人看见我受刑,就在这城门里边把我杀了吧!”说话的时候,阿里玛用脚勾住城门瓮洞,囚车竟不能前。
  巴图鲁占同意了他的要求,下令在城门里边行刑,但是谁都没想到,在用刑时,阿里玛的脖颈就像铁铸似的,大刀根本就砍不动,换了两个刽子手都无法看的掉阿里玛的脑袋。
  最后还是阿里玛告诉巴图鲁占,要先用刀割断自己的脖筋,让脖颈紧绷的大筋松懈掉,然后再砍,巴图鲁占让刽子手照着办,才把阿里玛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所以刽子手这碗饭,也不是人人都能端的,除了要心狠手辣能有杀人的胆量之外,专业性也是很强的,而彭家人世代练武,又是以刀法闻名江湖,是以干起刽子手这营生来,还真的是得心应手。
  现代人提起古代行刑的刽子手,总是将其描述成长相丑陋、形象瘆人的不良之辈,事实上在古代的时候,刽子手虽然不是人人都能干的,但却是社会底层很受欢迎的一个工作,一般人想干都干不了。
  要知道,刽子手行刑,讲究的是刀起头落,如此将死之人也能少受点罪。
  但这刀起头落的尺度,却是掌握在行刑者的手上的,他可以让那些死刑犯死的很干脆,同样也能让他们一时不得死去,要补刀甚至哀嚎半天才能死掉。
  是以死刑犯的家属,在行刑前的时候,往往都会托人找到刽子手送上财物,所求的不外乎就是让自己的家人死的痛快一点,拿到了财礼的刽子手在干活的时候自然也会卖力一些。
  所以彭家在京城的生活地位虽然不高,但日子却是过的很不错,而且和别的刽子手大多都是绝户不同,彭家原本就是习武之人,不受死人煞气的影响,几乎代代都有男丁,这传承也是延续了下来。

  在清朝数个朝代里,只要是有一些比较重要的犯人,差不多都是由彭家人来行刑的,到了清末的时候,清朝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戊戌变法,为了稳固其封建政权,慈禧太后大开杀戒,戊戌六君子,均被推出菜市口斩首。
  而当时行刑的刽子手,就是彭家的人,由于戊戌六君子的名头太大,那时京城的很多行刑者都不愿意当这个刽子手,最后还是慈禧钦点的彭家,并且赏赐了不少的财物。
  在得知彭家将会是行刑者之后,有人往彭家扔臭鸡蛋烂菜叶的,也有人携带重金想请彭家给六君子一个痛快的,向来清静的彭家门前,顿时变得车水马龙热闹无比。
  那一代彭家在京城的家主,深知这次的活不好干,自己更是怕有杀身之祸,所以在行刑的前一天,就让自己的两个小儿子连夜离开京城去投奔川省的彭家主支去了,只是将大儿子留在了身边。
  果然,在彭家家主行刑之后,各种言论铺天盖地而来,甚至连菜市的菜贩都不愿意将菜卖给彭家的人,更有当时参与过戊戌变法的人,半夜往彭家扔了一颗丨炸丨弹。
  而官府的态度,当时也是极为暧昧的,本来在官府之中,就有不少人支持戊戌变法。
  当戊戌六君子死后,很多人不敢斥责或者是拿那位老佛爷没什么办法,于是就将仇恨转嫁到了彭家人的身上,彭家家主为此莫名其妙的挨了好几次的板子,有一次差点被当场打死。
  知道这次在劫难逃,彭家家主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让大儿子带着家传的那把鬼头刀连夜离开了京城,而自己则是在屋内自缢而亡,如此才算是将京城的事态给平息了下去。
  但是让京城彭家家主没有想到的是,他给自己子孙留下来的后路,却是给川省彭家主支带去了灾难。

  在戊戌六君子中,有一位大大有名的人物,那就是曾经写下“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谭嗣同。
  康有为曾经评价谭嗣同“挟高士之才,负万夫之勇!”,而谭嗣同自小就侠肝义胆,十分仰慕那些锄强济弱的草莽英雄,他在二十出头的时候曾经游历国内十余省,观察风土,结交名士,和不少武林中人都交往过。
  像是京城有名的义侠大刀王五,就和谭嗣同相交莫逆亲如兄弟,在谭嗣同被捕入狱后,大刀王五曾经纠集武林中人想要劫狱救人,只是谭嗣同一心求死,王五只能无奈离去。
  武林中人,讲的是一个快意恩仇,虽然彭家那位也是身不由己对谭嗣同行的刑,但却是被和谭嗣同交好的武林人士给惦记上了,在彭家家主自缢身亡之后,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打听出来的,原来川省彭家,才是这一支的主脉。
  要知道,谭嗣同等六君子的名头,当时真的是响彻大江南北,不管认识不认识的,都要翘起大拇指说上一个好字,尤其是谭嗣同在江湖中交游广阔,于是川省彭家,也由此引来了无妄之灾。
  最先只是有些仰慕六君子的人,前往川省质问彭家,再往后则是彭家在川省的一些仇家们联合了起来,以为戊戌六君子复仇的大义,想要将彭家从川省连根拔起。
  彭家虽然在川省根深蒂固,但却是双拳难敌四手,再加上戊戌六君子是被彭家杀死的传闻一经传出,他们即使是普通民众,对彭家人也敢当街吐口水,彭家已然是失去了民心。
  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彭家家主,只能做出了举族外迁的决定,放眼望去,在国内竟然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无奈之下,最后才选择了缅甸这一偏僻的地方,一直生活到了现在。
  说起这桩往事,彭斌也是颇为的感慨,可以说彭家这一个世纪的命运,和这把鬼头刀都有着无法分割的关系,就鬼头刀本身而言,只不过是锻造工艺出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历史所赋予这把刀的意义,却是非同小可。
  “彭老大,这……这谭……谭嗣同,竟然死在这把刀下?”
  听到彭斌讲诉完鬼头刀的来历之后,胖子和三炮再看向鬼头刀,那眼神已然有些不对了,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谭嗣同,居然是这把刀的刀下之鬼。
  “没错,当时执行的人一共有两个,而戊戌六君子里面,则是有四个人都死在这把刀下……”
  彭斌点了点头,说道:“这把刀虽然对彭家有些意义,但时过境迁,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小胖子你如果想要的话,就拿去吧,不过以后要好好保管,不要落入他人之手……”
  “彭老大,这……这刀是好,不……不过我能要点别的东西吗?”
  胖子刚才的劲头已经是完全消失掉了,他并不在乎这把刀是个杀人凶器,但知道了鬼头刀曾经杀过何人,胖子那心里就别扭起来了,总不能日后一见到这刀,就联想到戊戌六君子啊。
  再者方逸刚才也说了,自己镇不住这把刀,胖子也不想因为拿了这刀而遭来什么飞来横祸,所以他虽然很喜欢这把鬼头刀,也只能忍痛放弃了。
  日期:2016-09-24 0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