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2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文明长嘘一口气:“听明白了。”说完后,他转身向门口走去,边走边摇头叹息。
  看着陈文明消失在门外,楚天齐的眼睛眯了起来,心说:你玩花活,咱也给你来虚的,虚虚实实,看谁现原形?

  楚天齐可不相信陈文明会用心去做此事,也不相信陈文明能谈出什么结果,楚天齐这样做自有他的打算。
  正像陈文明疑惑的那样,楚天齐就是在耍“计谋”,但此“谋”未彼之所谓“阴谋”,而是楚天齐要利用陈文明中间协调之机,拖延村民上丨访丨时日。而且楚天齐表面利用陈文明曾经的短处,以及副所长位置进行“胁迫”,就是要给对方造成错觉,从而隐藏自己的真正目的,遮盖自己早已提前知晓此事的事实。
  楚天齐很清楚,陈文明未必相信自己的那套说辞,但现在自己掐着对方“七寸”,而且对方也未必就能想到自己的真正目的。只要在对方想明白之前,在村民上丨访丨之前,找到那个人就好办。
  如果找到那个人的话,事情就真的能解决吗?面对自己提出的问题,楚天齐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乱了楚天齐的思绪。
  看了看来电显示,楚天齐“嗤笑”一声,走到里屋卧室,按下接听键:“你怎么现在来电话?”
  “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解药?”对方不理会楚天齐的问题,而是提出来了自己的疑问。
  楚天齐也是不接对方的话茬,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质问:“昨天你刚打过电话,离下次打电话还有六天呢,你怎么不守规矩?”
  “姓楚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此事,到底是谁不守规矩?你少忽悠人,到底给不给解药?什么时候给?”对方声音很急。
  “赵六,你也太猖狂了。你深夜入户刺杀我,要不是我提前有防备,恐怕早已成了你的刀下之鬼。当时看你不住的求饶,我动了恻隐之心饶你一命,你现在反倒质问起我来了。”楚天齐冷哼一声,“我要是不给呢?你要告我?你敢吗?”
  赵六的声音咬牙切齿的:“你……你别以为我有把柄在你手里,就不敢把你怎么样?要是告了你的话,你也吃不了兜着走,你给我吃了毒药,也是重罪。”
  楚天齐“哈哈”一笑:“怪不得有那么一句话‘流氓会武术,简直闹不住’,原来就是说你呀?你一个杀人未遂的疑犯,竟然反倒威胁起受害者了,这是那门子道理?好啊,你尽管请便,想告就告。我倒要看看,法院是信你这个杀人犯,还是信我这个无辜受害者。”说完,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拿着手机,楚天齐笑了,心中暗道: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多硬?
  静了有两、三分钟,手机再次响起,来电显示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楚天齐没有理会,就任其响着。
  电话铃声很执着,一遍响过,几乎没有任何停歇,就又响起了第二遍。就这样,响了一遍又一遍,一连响了有六、七遍。
  楚天齐笑着摇摇头,摁下了挂断键。
  刚刚挂断,手机再次响起,好像比刚才的声音更急似的。当然这只是一种错觉,是楚天齐感受到铃声中传递着对方急切的心情。
  你急我不急,这样想着,楚天齐先是挂断电话,紧接着关了手机。
  走出外屋,在办公室来回踱着步,楚天齐想着刚才的事情。事隔一天,赵六竟然再次来电话,语气还如此冲,足见其心情之急。不知这小子是真的急着用“解药”,还是担心自己会不给他,也或者是想通过“解药”解毒从而摆脱自己控制。当然也不排除可能和那个人有关,也许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就在一起。
  想到这里,楚天齐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难道那个人嗅到了什么,想跑?嗯,极有可能。看来,无论是阻止靠山村村民上丨访丨,还是尽快找到那个人,都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楚天齐按下了那部手机的开机键。
  开机铃声过后,手机进入待机状态,然后静静的躺在桌上,屏幕也几乎是黑的。

  过了很长时间,手机也没有响,但楚天齐不着急,他知道它会响的。
  “叮呤呤”,将近六点的时候,手机响了,号码正是赵六的。
  依旧等手机响了好几遍,楚天齐才按下了接听键。
  “姓楚的,你说话算不算数?”赵六的质问声再次传来。
  楚天齐骂道:“妈的,给老子添了麻烦,反倒质问起老子来了。少费话,我挂电话了。”
  “别别别……”手机里传来赵六忙不迭的声音,“你别生气,我也是着急的,请多理解。其实我也很体量你,知道你平时工作忙,接电话多有不便,这才在你周末休息打电话。我就是一件事,求求你大发慈悲,给我解药吧。”
  楚天齐心中暗道:小子,我就不信你这滑泥鳅不咬钩。但他嘴上却懒散的问:“着急啦?”

  “着急,实在着急,我是盼星星盼月亮……”赵六开始了他的一番表演。
  六月十三日,楚天齐坐上了去往首都**市的班车,这次既是办公事,也是办私事,与他同行的还有司机厉剑。
  公事就是参加全国英模事迹报告会,在台下做观众,时间是明天上午。
  至于私事,其实严格来说也是公事,只不过是没有通过正常渠道,而是私下去办。他要见赵六,明着是给赵六送“解药”,其实是要通过赵六,来个顺藤摸瓜。

  这次之所以没有乘坐局长专车,即是为了方便办私事,以免赵六发现车牌号,从而识别了自己的身份。他的身份还不想让赵六知道,包括赵六身后的人也是知道的越少越好,越晚越好。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担心赵六偶尔发现了县公丨安丨局局长的专车,从而脚底抹油——溜了,那样要是再找对方的话,就很麻烦了。
  赵六不但在六月七日星期五打了电话,紧接着在八号、十号、十二号又打电话。从赵六打电话情况来看,这小子已经很急了。
  八号那天通话时,赵六还倒打一耙反怪楚天齐的错,当然楚天齐没有让这小子得逞,赵六还是乖乖的求了他,他也就借坡下驴,答应了对方。当时赵六称见面地点需要考虑,楚天齐也就说见面时间再定。
  十号的时候,赵六说是可以在**市见面,楚天齐也就说了在本周末见。至于对方为什么会跑到首都见面,楚天齐暂时还不得而知,但他把见面时间定在本周末,就是为了以公事的名义出差,避免好多人猜疑自己此次的行动。对方把见面地点定在首都,也正合楚天齐的意思,省却参加完报告会还得赶车到别处。昨天赵六再次打来电话,确认本周末见面的事,显见已经急不可耐。

  日期:2017-04-10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