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6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在我面前没皮没脸,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颇为矜持的,说那怎么行,这些畜生都是你发现的,而且大半都是你给杀死的,我们怎么好意思呢?
  无缺道长摆了摆手,说不,我受伤太多,已经无法继续了,处于安全的考虑,我已经按动了组委会的定位器,他们很快就会找到我。
  啊?
  我有些惊讶,说道长你这是准备齐全了么?

  无缺道长点头,说对。
  屈胖三也有些不解,说为什么啊?
  无缺道长笑了,说事实上我本意也不是想争这天下十大的虚名,修行者重要的是修行修心,这些外物于我们这些出家人来说,并不重要,我之前想岔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放弃了也无妨——对了,我这里有十八个积分的猎物,相逢即是有缘,就赠予二位,祝你们能够得到一个好成绩吧……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那小子却是摇了摇头,说不,还是算了,我想要拿好成绩,却是想要凭自己的真本事,接受了你的馈赠,反倒是让心中多了几分尘埃。
  听到这话儿,无缺道长笑了是,说不错,的确是有几分天下十大的气概。
  既然无缺道长已经弃权了,我们也不客气,将地上这些收拾了一下,随后我们准备等待着救援人员的到来,确定安全之后在离开,然而无缺道长却摆手说不用。
  他在附近布置了一个法阵,然后结咒,狂风一过,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然而里面却传来他的声音:“我崂山派曾以穿墙术而闻名天下,对于隐匿自己的身形,崂山还是有一些研究的,今天的时间紧迫,就用不着你们在这儿守着了……”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保重。”
  他带着我离开,我临走前还下意识地回望一眼,果然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走了一段路程,我忍不住问道:“胖三,你会那玩意么?”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你觉得呢?
  我有些犹豫,挠头说不知道,屈胖三哈哈一笑,说我又不是什么都知晓——崂山这门手段独步天下,我的确想学,奈何没有门路……

  两人走着,想起刚才那些近乎于透明的异兽,更加谨慎了许多。
  无缺道长的经历提醒了我们,在这一片茫茫岛屿之中,危险处处存留,稍微一不注意,即便是想无缺道长这样的当世人杰,也有可能就阴沟里翻了船去。
  这个员峤仙山,当真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地方啊……
  辞别了无缺道长,我们继续向前走,其中碰见过几次与我们一般的候选者,有的是独行侠,有的则是三五成群地集结在一起,大家碰面之后,只是简单地点头致意,并没有太多的交流。
  因为这个方向碰到的人有些多,屈胖三提议我们转换方向,朝着人迹稀少的地方走去。
  譬如东北方向那边,如果再直走几十里路,说不定就能够到海边了。
  对于他的提议,我基本上都不会反对,于是跟着他继续前行,途中又碰到了十多回异兽,不过让我们特别吃力的却并不多,乙等的只有两头,而还有一些甚至都没有被列入图鉴之中。

  这样的情况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组委会认定为野兽,并不入积分之中,而另外一种,则是组委会也不知道的异兽。
  比如我之前诛杀的那头虚空兽,便不在图鉴之中,不过按照我的感觉,能够把我和屈胖三弄得这般狼狈的,应该也能够算得上是甲等了吧?
  继续走,这个时候,空气变得潮湿,还有微腥的海风吹来。
  我们知道,这儿离海边应该不算远了。
  而这个时候,突然间屈胖三拉了我一下,说陆言,你看那边,怎么会有建筑呢?

  啊?
  我愣了一下,顺着屈胖三指的方向瞧去,却见在远处的一座险峰之上,居然有一片连绵的古建筑,瞧那雕梁画栋、屋檐飞桥的模样,很有仙家气息。
  这玩意儿,应该不是前进基地弄出来的吧?
  我心中疑惑,而屈胖三从怀里摸出了几片龟甲来,往地上抛了下去,打量了一会儿,说前方好几处地方,有很恐怖的气息,我们绕开走。

  在屈胖三的指引下,我们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其中经过了一片沼泽、一条小河和一片黝黑碧绿的水潭,我们都远远地绕过了去。
  终于,我们来到了峰下,瞧见上面的建筑群落,屈胖三吸了一口气,说这地方,莫不是员峤的古仙人居所?
  我也有些激动,正要说话,突然间听到有劲风迎面飞来。
  其间还伴随着古怪的声音。
  八嘎?

  What?
  我还以为这儿是什么仙家圣地呢,结果听到抗日神剧里面熟悉的日本骂声,顿时就有点儿懵住了。
  随后迎面而来的,是好几把飞镖之类的暗器,从各个角度射来,一点儿死角也没有,而且凌厉非凡,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什么情况啊到底?

  我根本就是有些懵,不过反应却并不慢,一个大虚空术,直接消失不见了去,而下一刻,从虚空之中,我能够瞧见落在地下的那些暗器,居然是苦无。
  苦无又称手里剑,是日本忍者用于近战或者投掷的小型武具,传闻厉害的忍者,十米之内,百发百中,威力非凡。
  十米之内……
  我的意识蔓延过去,瞧见在不远处的草丛之中,蹲伏着好几个身子融入环境之中的家伙。
  不过这些家伙看上去并不像是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忍者,而是穿着短打的男子。
  刚才喊出“八嘎”的家伙,也是他们。
  就在我消失的一瞬间,这几个家伙也是倏然之间冲了出来,朝着我身后不远处的屈胖三杀了过去。
  这帮家伙凶狠无比,抬手就是几把苦无,瞧见被屈胖三避过之后,抽出短刀来,这玩意我也认得,它应该叫做肋差,是日本武士用来破甲和贴身战斗的短刀,而最让国人熟悉的另外一种作用,就是用来切腹。
  这玩意切腹很舒爽的,横一刀、竖一刀,然后让介错人一刀将脖子斩下来,那叫做一个痛快。
  这儿总共四人,三人冲出来与屈胖三拼斗,而另有一人,依旧蹲伏于草丛之中,一动也不动,显然是有些害怕。

  我瞧得出来,他也是一个少年,或许也就只有十一二岁。
  其余三个是成年人,蓄着标准式的小胡子,留着古代日本人的那种半秃瓢的头式,即便瞧见屈胖三只是一个小孩儿,也是毫不手软,凶猛异常。
  这帮家伙毫不手软,也不留情,屈胖三自然也不会太过于客气。
  来而不往非礼也。
  日期:2016-09-24 0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