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69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嘉怡问道,怎么?感觉手下没什么人用,那就让组织部的人赶紧配备啊?
  秦书凯伸手摸了一把吕嘉怡的大咪咪,轻轻的搓揉了几下,忍不住叹了口气说,你以为是两条腿的人都能当个人用呢?这里头的学问大着呢,有的人能力很强,但是性格缺陷很大,有的人性格倒是很好,做起事情来,却又没什么魄力,这选人跟选对象的道理的是一样的,不仅要把两人看着顺眼,而且还要各方面的条件都适合需要的岗位才行。
  吕嘉怡皱眉道,那可就难了,你这个忙,我可帮不了你,就算是我自己亲自上阵,你也一定会说我是那种,只有口号,没有能力的干部,在酒桌上帮你挡挡还行,干项目的事情,我贵有自知之明,还是免了吧,省得坏了你的事情。
  吕嘉怡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你那个项目不是让刘大江当你的副组长吗?他可是个干事比较认真的人,你把他哄好了,用就是了。
  秦书凯敲了吕嘉怡一眼说,我正想问你呢?你对刘大江了解多少?

  吕嘉怡听了这话,皱眉说道,他这个人给我的印象就是,做事很实在,但是性格很古板,在红河县工作时间挺长的,一直没能被提拔,据说是没什么关系,没什么背景的干部,就他这性格能当道副书记的地位,可能的确是熬年头的缘故。
  秦书凯若有所思的点头说,唉!刘大江这个人到底可用不可用,到底能不能派上大用场,我这里心里可真是还没底啊,眼看着项目就要上马了,我这里却还是没挑选出一个可堪大用的大将来,我这心里真是有些着急啊。
  吕嘉怡说,实在不行,就把刘大江先用着,我看这人不错,现在的官员里头,没几个能做到他这一步的,要我看,这人值得你信任。
  “你说的是哪一步?”
  吕嘉怡惊异的眼神看着秦书凯反问道,怎么你竟然不知道?
  秦书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我知道什么?
  吕嘉怡解释说,刘大江是县里出了名的清官典型代表,前几年老县长贾仁贵当权的时候,有一次刘大江的母亲病故了,于是县里就派出了徐大忠等人一道去吊唁。
  没想到,一进入刘大江的家里,大家都有些惊呆了,那哪里算是个家啊,家里空空荡荡的两居室,面积不过七十多平方,屋里除了一个14寸的彩色电视机放在客厅的大桌上,几乎见不到什么像样的电器,徐大忠等人进屋后,找不到沙发,只能把墙角的几个小凳子拿出来坐下,那光景,一个县委副书记家里的日子竟然过的连周围的普通老百姓都不如呢。
  吕嘉怡继续说道,后来才知道,刘大江有两个孩子,老大在部队,老二正上高中,老婆下岗没工作,家里还有老人要赡养,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都靠刘大江一个月那点工资,这么多年来,一家人日子过的相当紧巴,老母亲去世前,因为在医院里治疗又花了不少钱,到最后,竟然连老母亲的丧葬费都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
  连一向跟刘大江不甚对眼的徐大忠看到此情此情后,心里也感觉有些不忍,回来跟老县长贾仁贵商量了一下,给刘大江补助了一万块的丧葬补偿款,并协调帮刘大江的老婆找了个合适的工作。
  没料到,刘大江等到丧事办完后,又把一万块钱重新返还给了徐大忠,并拒绝了托关系给老婆找来的工作,说是自己一个***员,不能占公家的便宜。
  吕嘉怡对秦书凯说,你想想看,向刘大江这样正直,清廉的干部,现在官场还能找到几个,再说,他在基层工作这么多年,各方面的工作经验都是有的,你把项目交到他的手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秦书凯听了吕嘉怡的话,心里也不免有些感动,只是他隐隐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现如今的官场中,真的还有这种不入主流的奇葩吗?反正他还是头一回听说此类事件,若是刘大江真的像他表现的那样,清正廉明,他又这么能顺利的在副书记的位置上坐稳呢?
  在秦书凯的印象中,现如今的官场,从下到上,都已经烂到了根部,在这样一棵大树上成长起来的枝叶,哪有几个是完全纯净的,刘大江的现象,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是官场的异类。
  后来,就说了这个教育系统集资的事情,吕嘉怡说,这个事情其实以前就很多人知道,但是因为当时有利益所以大家都不说,现在出问题,那么很多人就把矛盾对准这个马天高,你说一个马天高有那个活动能力吗?
  秦书凯问,马天高不行,那么谁是后面的主要人物?这个教育系统那是孙副县长分管的,他难道参与其中?
  吕嘉怡说,孙副县长这个人是不是参与了我就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个陈涛一定参与其中,现在陈涛被县纪委控制了,那么就可以从陈涛的身上入手,那么什么事情不是都可以知道吗?

  秦书凯说,是啊,陈涛是徐大忠的人,是不是徐大忠也参与此事?
  吕嘉怡笑着说,徐大忠作为常务副县长,还没有小贱到为了这个几百万小钱去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如果是参与了,那也是下面的人扛着他的旗号而已,所以此时的关键就是要弄出后面策划的人。
  秦书凯想一想也是,全县那么多的项目,随便玩玩也不是这个钱,徐大忠不是傻子,不可能参与其中,说,那个冯成贵作为局长,就不知道这个事情?
  吕嘉怡说,这个冯成贵对此事还真的没有参与,所以他根本就不怕什么纪委去查这个事情,当然,冯成贵也不是没问题,上次你让这个贾珍园书记去查这个冯成贵,这个人能够安全无事,也是一个奇迹啊。
  秦书凯说,看来你知道很多啊,那么这个事情是谁鼓动的呢?
  吕嘉怡说,这个教育系统集资当时是说为了建设宿舍,那么这个就和建设有关系,这个钱进入了建筑行业,那么你说这个事情和谁有关?
  听到这儿,秦书凯不由得想到一个人,于是说,吕嘉怡,看来你懂得真是很多,认识你真是我的福气。
  吕嘉怡说知道是这样,那就是要好好的服侍我。
  秦书凯说,我现在就服侍你。
  话未说完,再次把骚包女人按倒在床上……。

  清晨的阳光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清新,秦书凯睁开眼睛的时候,吕嘉怡已经扮成一副贤妻的模样,把早点端到了床头。
  秦书凯瞧了一眼放在枕边的手机,八点二十的提示赫然在目,他赶紧起身穿衣道,都这么晚了,你怎么没及时叫醒我。
  吕嘉怡过来帮忙穿衣,解释说,反正你刚才洪湖县调研回来,至于说教育系统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多问,所以这两天又没什么会议,我也是想让你多歇会嘛。
  日期:2017-04-09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