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51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少虎就一个电话挂到了萧博翰的手机上,萧博翰正在和矿产局的几位正副局长喝酒,请他们帮着解决自己收购史正杰款山的一些过户问题,听到了振铃声,萧博翰就给几个局长打了哥招呼,出了包间,在过道接通了手机:“为喂,李少虎啊,什么事情?”

  在接到李少虎电话这一刻,萧博翰心里还是有点厌恶的,这个李少虎,过去这一年多自己没少关照他,但自己和苏老大情势这么紧张,他都没有过来主动的问问自己,需要不需要帮忙,虽然自己从来也没有打算让他援手,但这是个礼貌吧。
  李少虎才不在乎这些呢,他脸厚的很,电话一接通,他就哒哒哒的把事情说了,最后说:“萧总啊,这个爱丽是江副局长的人,你看就让苏老大的人这样抢去了,以后我不好交代啊,请萧总帮帮忙。”
  萧博翰一愣,就想到了前些天在白金大酒店见的那个女孩了,当时冷可梅说那是江副局长的情人,自己还多留意了一下,吃饭中也客气的和她碰了酒。
  这个人出了事情,嗯,自己是应该出手一次吧,不管怎么说,江副局长这几天正在给自己帮忙,好些个手下的弟兄也陆陆续续的被保释出来了,救回爱丽小姐,也算给江副局长套个人情。
  萧博翰就准备答应了,但就在他刚好说话的那一霎那,萧博翰又有了一个另外的想法,他嘴里就说:“嗯,嗯,好的,我现在就派人过去堵一下,看能不能截住他们。”
  那面李少虎千恩万谢的说了好多感激的话,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萧博翰装上电话,略一思考,又如无其事的又返回包间,陪着几个局长继续喝了起来。
  爱丽此刻想死的心都有,她还从来没有在柳林市受过如此的虐待,过去自己在舞厅那是很骄傲的一个人,按自己的话那就是卖艺不卖身,除了和江副局长之外,其他人从来都没有对自己用强过。现在被几个人生拉扯拽的拖到车上后,旋即眼睛就被蒙上了黑布,两只手也被反绑在身后。狭窄的车厢空间里充满了酒气的味道。
  她不知怎样可怕的局面在等待着她?一定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她怕,惊猝中她小便失禁了,这更让她感到耻辱,她无奈悲泣地哭出声来。

  “哭什么哭?让我们老大看上是你的荣幸呢!”一个粗暴的声音呵斥道。
  “咱老大今晚要享艳福了。瞧这妞多嫩,多水灵。”一个声音桀桀地怪笑起来。
  黑暗中有一双手在她的胸部肆意的摸索,她不由惊叫出声。
  “你们别***乱占便宜。让老大知道剁了你们的手!”前面付驾驶位置上的人回头狠狠滴骂了一句。
  那双肆意的手悠地抽了回去。
  车子行驶了大约三十分钟,停到一个院子里。
  黑暗中爱丽跌跌撞撞地被人推进一间房子里,接着被人揽脚抱头的扔在一张床上,随着房间屋门的一声脆响 ,所有的人都走了。只听见房间空调发出嗡嗡的响声。
  爱丽就那么卷缩着待在床上,像一条被搁置在案板上待宰的鱼,“谁能救救我?”爱丽喃喃地呻吟道。泪水打湿了她清丽的脸庞。
  她想起家里卧病在床的父亲,想起在高中上学的成绩优异的弟弟,想起为这一家子至今仍在田里耕作的母亲。为了这个家,她来到这个城市干起这个不为人耻的营生。就是为了多挣点钱,为这个家添一把微微的篝火,让这个贫寒的家温暖延续的久长一点。
  可此刻的她却有些后悔了。如果不干这舞厅的小姐,她也许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那怕只是在餐厅当个服务员,生活是不是会平静安定许多?夜总会这种地方就如一只发酵发霉的染缸,多少艳丽的花儿在这里腐烂成泥,侵蚀着这个社会的肌体。最后如残枝败叶,淹没在风尘里。
  正胡思乱想着,只听见房间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有脚步声走到床前。旋即传来浓浓的酒味和粗粗地喘气声,爱丽吓地身子紧缩成一团。
  “嗬嗬,老子好久没开荤啦,今天你这小美人可得让老子好好解解馋。”说着两只粗野的手把她的大~腿~分开两边,并用绳索牢牢地固定在床角上。
  “老子可不是怜香惜玉之人。老子就是狼,就是虎。哈哈哈哈。”老三今天显然是喝的有点多了,他很少这样喝醉过。
  爱丽只是惊恐地尖叫着,一张清丽的脸因为恐惧而扭变了型。
  随着狂野的笑声她身上的衣物被撕的粉碎,爱丽拼命地扭动身体想躲开这疯狂的魔爪。
  老三喃喃自语:“多么美的身子呀,说:是不是李少虎也上过你的身子?”

  爱丽忙说:“没,没有。”爱丽惧怕地已语不成调了。
  “胡说!”随着一声呵斥,一道皮鞭呼啸着甩了下来,爱丽洁白细腻的身子上马上印上一道紫红的痕迹。
  爱丽疼痛地惊叫连声,身子也如弓一般地绷紧弹起。
  “这叫声多动听呀!哈哈哈,再给老子多叫几声。”一道鞭影又落了下来。

  看着爱丽洁白身子上纵横交错的鞭纹,老三有点变态地狂吼乱叫,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亢奋,他撕去自己的衣服,像恶虎一般地扑在爱丽身上,正要美美饱餐一顿嘴里的美餐,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
  “他妈滴这是谁这么不长眼,偏在这时来电话。”他骂骂咧咧地走过去拿起电话。
  “是老三吗?”
  老三一听这话声音,马上就酒醒了一半:“是啊,奥,颜大哥,你有什么事情呀?”
  颜永冷冷的说:“听说你绑了个红玫瑰舞厅的小姐?”
  “是呀,怎么了?”老三暗自骂了一句,谁***嘴这么快啊,这是也给颜永汇报了。

  颜永在那头说:“这个小姐你不能动,放了她!”颜永他也是刚刚接到手下的汇报,隐隐约约的有人说这个小姐有点背景的,颜永可不希望在这个关头出什么事情。
  “放了?”
  “这么给你说吧。这小姐有点背景。”颜永不得不认真的说,他怕老三影响到了整个公司,给公司带来更大的麻烦。
  老三还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说:“这是哪里的神仙?为什么我就动不得?”
  “你不要问了,马上放人。”颜永冷冷的说。
  老三就不敢在固执了,颜永的话那是不能随便违背的,他听出了颜永的不耐烦:“知道了,颜大哥!这小妞我马上放她回去。”
  放下电话,老三恨恨地走到床前,看着爱丽那娇艳欲滴的身子,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这小女子到底是什么背景?还惊动了颜永亲自为她奔波?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给爱丽解开了绳索,找了几件衣物扔到爱丽的身上:“算你这小妞运气好。回去后你要敢说出这里的情景,我下次找你就不客气了!”
  红玫瑰舞厅最豪华的包厢里,李少虎正在安慰刚刚被送回来的爱丽,爱丽哭的梨花带雨。身上穿着男人宽大的衣裤,显得更加弱小可怜,让人痛惜。
  看到爱丽的这般模样,李少虎第一个念头就是------坏啦,爱丽一定被那个老三给糟蹋了。

  日期:2016-05-1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