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51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算什么为难?你不会是怕我吧?”
  唐可可此刻的神态让华子建彻底无语了,他自嘲的笑笑说:“行,我送你回去。”
  唐可可就狡默的笑笑,坐上了华子建的专车,他们斗坐在后排,唐可可很快就象是醉了一样,慵懒的开在了华子建肩头睡着了,那阵阵的体温和香味,就开始不断的对华子建进行着侵扰,华子建心里扑通一跳,这个唐可可咋这么性感,这么诱惑人呢,他都忍不住要咬一口,刚有这个想法,华子建便感觉某个地方突然硬了起来,他赶忙吸气,呼气,深呼吸。
  总算送到了地方,帮她打开门,华子建又扶着她到了床边,他扶着唐可可腰部的手,感觉很柔软,她也温柔的偎了过去,那一身香水味和女人的肉香味,真使人陶醉极了,她向他依偎得更近了,华子建已感觉到她的玉手,放在自己腰部的力量加重了。
  她微微地闭着媚眼,线条美好而带着野性的红唇,展露眼前距离自己只有数寸,他真想痛痛快快、亲亲热热的猛吻她一阵,想到此处,不禁使他脸红耳赤起来了。
  可是,华子建不能这样做,他已经为自己的风流付出过惨重的代价,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学会克制和忍耐。
  “你为何脸红耳赤,全身发抖呀?是不是你也喝醉了?”她吹气如兰的轻声问他,似乎是有意在挖苦他。
  华子建只好说:“是啊,今天我也喝的不少!”

  “那你也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不担心的,嘻嘻。”
  华子建感到血液在升高,他极力要掩饰自已的窘态,说:“您就休息吧,房间真热”。
  “该不是刚才喝多了酒的缘因吧!让我试试你的体温看。”她说着时,假借试试他的体温,竟把俏脸贴了过来,华子建只觉得一团热气迫来,因为她此时的粉脸亦是热情如火呢!试过之后,她不但不把粉脸收同去,反而将全身依偎在他的怀抱中。
  俗话说:“异性相吸,磨擦生电”,华子建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顿被这样娇媚的美女引诱得欲火攻心。
  唐可可并没有真的醉,她是希望用自己的这些动作,来告诉华子建,自己心甘情愿、毫无条件的任凭华子建对自己的处置。
  但华子建还是放开了手,他不愿意在一个自己并不了解的女人这里获得什么艳遇,他没有在意唐可可那幽怨是失望的眼神,他坚定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回到了县委的大院,华子建躺在床上,想着自己这几年来走过的路,心不知觉地有些害怕与孤单,勇气已经在岁月不声的消失了. 在每一个寂寞的夜里,一次次的想起往日的那些感情,收起一路疲惫的心,俯身拾起,自己遗落在岁月中的文字,还有故事,收起淡淡的思绪,丝丝缕缕。

  华子建也想到了唐可可,看来这个女人绝非等闲之辈,而自己还差一点和她有了**的关系,这很危险,至少自己应该对她做个了解,除了了为理解,还要为洋河县负责,她到洋河来投资,当然是好事,但她的身份和底细是什么,自己应该弄清楚。
  华子建总是感觉这个恒道集团很不寻常,他们在洋河县的落脚,会不会给将来的洋河县带来隐患呢?自己作为地方的最高首长,对这样的事情一定要防患于未然。
  同一时间的柳林市里,萧博翰也久久难以入眠,他到没有想华子建,因为华子建并没有对他形成一点点的威胁,到是苏老大还一直占据着恒道的很多地盘,这才是萧博翰最为忧虑的事情,他想到过很多种驱逐苏老大的办法,也想要主动的和他摊牌,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他希望自己的另一步棋可以起到作用,那就是让蒙铃给潘飞瑞送东西。
  但这个效果会不会很快的显现出来,现在还不好说,苏老大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混弄的人,他有极高的智商和冷静,自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但长久的让自己的地盘在人家手中掌控,这绝对不是一个舒服的事情,每一天,萧博翰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都会心情低落。
  但人算不如天算,机会却在几天之后突然的就出现了.......。
  作为永鼎公司的兄弟们,最近却显得有点烦躁和无所事事了,吕剑强和史正杰的易帜,对永鼎公司的影响是巨大的,苏老大不得不停止了对恒道集团进一步的打击,他首先要摸清恒道实力大增的原因,据苏老大的推算,就是恒道集团加上秦寒水的保安公司,其实力也不足以让史正杰在一夜之间崩溃,那么还有一股力量是怎么来的,这一点是必须要搞清楚的。
  当然了,萧博翰是不会轻易的让他看透自己对民工的武装,当那天晚上对史正杰的攻击完成之后,萧博翰就带回了那些刚刚成为主力的民工,让他们混淆在恒道总部的其他属下中,外人很难和他们接近,虽然在恒道周围苏老大还是派了很多的眼线在监视,观察着这里每天发生的一切,但常闭的大门让他们所获有限。
  而一旦停止了对萧博翰的攻击,就让永鼎公司所有打手们心烦意乱起来,他们也似乎感觉到自己最为辉煌的一次攻击有夭折的可能,感到了这点,他们的心情就很不爽,但又没有办法来改变苏老大的这个决定,这些喜欢厮杀的人就混身的不自在,大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
  而颜永手下的一个叫老三头目更是如此,他是颜永得力的一员悍将,长得很丑陋,但一双眼睛是锋利阴鹫,那眼神如一把杀人的刀,落到谁的脸上都会使你感到微微的寒意。
  老三没出道前,是菜市场一个卖肉的,家里穷的叮当乱响。弟兄五个,在贫寒的生活中喝风见长,一个个出落成威猛的小伙子,抱团同心,方圆数十里到也无人敢惹,而老三是弟兄当中最倔的一个。
  当初在菜市场买了个摊位,操起卖肉的营生,老三只想安分守己的挣两个钱贴补家里,让年老的父母不在辛劳,也给自己攒够娶媳妇的钱。没成想这年头做点小生意也是如此的艰难。难的不是货源和顾客,猪有其它几个兄弟到各村去收。
  在买卖上老三也是童叟无欺,从不短斤缺量。没多久就在这市场上拥有良好的口碑。让他上火的是那些名目繁多的各种税收和地方管员的刁难和仗势欺人。尤其是市场管委会的马主任,隔三差五的总要在他这挑最好的精肉拿回家,每次却都总说忘带钱了,让他先记着。开始老三还忍着。他知道得罪不起这种人。然次数多了,挣的那点钱还不够马主任拿的,老三就不干了!

  一次马主任派手下的人到他这要抗走半扇猪肉,说是儿子要结婚用。老三只闷头说了一句:掏钱拿肉。再没搭理来人。
  几个霸扈惯了的市场管理人员哪听这个?掀起半扇猪肉就要往车上搬,嘴里还骂骂咧咧说道:“主任儿子大婚,要你的猪肉是看得起你。”
  老三闻言只是把杀猪刀往猪肉身上一插,说:“你们再不停手这刀就不知会插到谁身上了!”
  看着老三那阴冷的目光,那几个人知道老三不是说着玩的。放下猪肉只说了一句:“你小子有种。”回头走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