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2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了那次故意要自己敬礼外,平时来汇报工作的时候,楚天齐并没有再以此事难为,曲刚也感觉舒服了好多。尤其自己近些天也采取了配合的态度,对方不但没有找茬,而且还表现出了一种倚重和信任。虽然这种倚重和信任肯定是表面的,但曲刚也不禁反思:难道以前的事怪我?
  “昨天晚上回来的。”坐到椅子上,曲刚说,“局长,我汇报一下开会的事,还有命案侦破进展情况。”
  “好。”楚天齐点点头,“先说命案吧。”
  曲刚说了声“是”,开始汇报:“通过调查、走访、取证,我们掌握了死者的一些情况。死者叫王虎,定野市许源县人,父母去世早,家中又没有兄弟姐妹。小学没念完就失学了,经常干一些小偷小摸的事。反正他也没有父母管教,平时生活都成问题,对于他的这些小偷小摸,人们也就没有深究。大约四年前,王虎结识了‘疤哥’,正式混社会,被称为阿虎。”
  “疤哥?”楚天齐疑惑,“疤哥是谁?”
  曲刚回答:“疤哥是许源县的大混混,脸上有一道刀疤,自称社会大哥,在定野市的道上也有一些影响。这个‘疤哥’纠集一些人,尽做一些以强凌弱的事,不是调戏妇女,就是玩‘红蓝铅’骗人,要不就是玩‘仙人跳’,贼喊捉贼敲竹杠。他们之所以经常得手,有很多种因素,比如好多人都奉行惹不起躲的起,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当然,也有个别败类丨警丨察和他们联手做局。
  三年前,‘疤哥’及其一众手下被抓,王虎也在其中。除了‘疤哥’等几个主犯被判刑三至五年外,其余的大部分都时间较短,像是王虎等几个小喽啰更是很快就出来了。之后,这个王虎就和几个人玩‘易拉罐’骗人,经常扮傻子。他们总是不定期出现在定野市及其一些县区公路线上,在实施骗人时也有专人探路、放哨,很难抓捕。即使被抓,也往往因为金额不大,而且没有对被骗者造成更大的伤害,也只能关几天就放。王虎除了玩‘易拉罐’骗人外,是否参加什么组织,暂时还没有相关证据。他这次被杀,是否与哪个组织和个人有关联,目前也不得而知。”

  曲刚虽然不掌握王虎是否参加什么组织,但楚天齐却彻底搞清楚了一件事,怪不得“傻子”认识自己,却原来是那个刀疤男的手下。肯定当年“傻子”在某个角落里看到过自己,也许在路上,也许就是在许源镇派出所暗处。楚天齐还注意到,在说到“疤哥”的时候,曲刚稍微停顿了一下,也瞟了自己一眼,显然是知道三年前自己在许源县的遭遇。
  楚天齐冲对方点点头:“继续说。”
  “我们调看了南苑小区以及周边相关路段的监控录相,发现在六月三日后半夜,也就是四日凌晨一点十二分的时候,有一辆汽车停在十五号楼下。一个戴着帽子、身穿宽大衣服的人从汽车后座下来,进了十五号楼二单元。虽然此人经过了故意伪装,但从走路的姿态以及帽子外露出的长发判断,这是一个女人。结合各种证据,此人即为杀人案犯罪嫌疑人
  女人下车后,汽车就开走了,出小区后沿外墙左拐就隐没不见,再次发现此辆汽车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一个小时后了。录相显示,凌晨两点零三分的时候,在南苑小区外墙北面大约五十米的地方,汽车进入了监控范围。经过分析、推理,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汽车沿小区外墙向北行驶辅路匝道,停到了小区墙外,然后等嫌疑人出来后上了汽车,汽车才再次启动。
  查看后面几天的录相,都没有发现疑似那个身形或走路姿势的女人出现。因此我们推断,这个女人当时进了案发房间,得手后从次卧后窗跳出,然后翻墙逃走,上了在外面等候的汽车。刚才的这段过程,都是监控盲区,结论是基于我们的推断。这个推断,也和局长在案件分析会的分析相吻合。”说到这里,曲刚打住话头,取过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
  楚天齐接话:“王虎是什么时候回去的,当时有人和他同行吗,他近一段回去几次?汽车的情况弄清了吗?”

  曲刚继续说:“王虎是六月三日晚上十点零六分回去的,当时就他一人,是打的出租车。根据车牌号,我们找到了出租车车主,车主说他当晚从郊区返回,正准备收工回家。在城乡结合部的地方,停着一辆汽车。根据出租车主描述,当时他看到路边的那辆汽车是一辆吉普,好像没挂车牌。车主描述的汽车,和那个戴帽子、穿宽大衣服人乘坐的汽车应该是同一辆。
  从路旁一辆汽车下来一个人,这个人个子不高,面目也还清秀,当路拦下了出租车。出租车主看对方长的不凶恶,又是去县城方向,这才拉上了对方。根据对方要求,车主把汽车停到南苑小区十五号楼下,当时对方下车付打车款时,多余的六元钱也没要。出租车主描述的那人面貌,正是王虎的模样。
  录相显示,从进入楼道后,王虎就再也没从楼里出来。我们还调用了案发前十五天之内所有录相,王虎在半个月之内,仅这一次到过十五号楼二单元。再之前的录相,因为小区录相存储设备内存的关系,并没有保留下来。另外,在王虎进入楼道前后,除了那个打扮怪异的人外,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可疑之人,这也是判定此人即为嫌疑人的依据之一。”
  楚天齐拿起桌上烟盒,取出两支香烟,一人发了一支,然后示意对方继续。
  曲刚吸了一口烟,接着说:“从房产局查到,这套房子的房主是一个叫何儒光的退休教师。根据档案上的电话号码,干警联系上了何儒光的女儿,知道何儒光老夫妻去年到了定野市,专门给女儿看孩子,平时不回来。老两口走之前,就把南苑小区这套房子出租了,租给一个叫刘生银的人。干警专门到市里,找何儒光核实房屋出租情况。何儒光办事还挺仔细,拿出了一份和对方签的合同,还留有对方的身份证复印件。可是经过我们查对,这个身份证是假的。

  何儒光听说自己的房子里死了人,早已经六神无主,问他租房人的样貌,他也说不清楚。他说正式租赁前的联系都是通过打电话,真正见面就一次。见面那次,连签合同带付租金顶多半个小时,他也主要是看合同和数钱了,根本就没去关注对方长什么样。按照何儒光记录的手机号码,干警打电话过去,是空号,到邮电局去查询,身份信息也是那个假身份证。截止到目前,这条线索就算断了。
  法*医对死者解剖,发现死者身体里有大剂量安眠药,同时在那个空啤酒罐里也检测出了安眠药成分。安眠药究竟是何人所放,究竟是为了方便刺杀,还是另有所用,暂时还不得而知。”说到这里,曲刚把手中一个塑封袋放到桌上,“局长,这也是在屋子里发现的。”
  日期:2017-04-09 07: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