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2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退一步讲,既使他们的矛盾也是从三月份开始,那也不是我们能提前得知的,我想任何一个政法口领导都做不到。在开始的时候,受害人家属是对案子追的很紧,但当案子破了以后,她还专程到局里感谢破案呢,这又何谈质疑办案效率呢?
  ‘六.五命案’刚刚发生,正在侦破中,虽然人们有一些议论,但根本没到人人自危的地步。昨天晚上我到南苑小区去转了转,居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而且出入的人很多,并非闭门不出。案发小区都是这种情形,那其它地方居民就更不存在不敢出门的事了。”
  萧长海接过话头,严肃的说:“楚局长,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自己的工作不是靠自己评价好坏,而要看公众怎么说,要看上级和下属怎么说,要……”萧长海开始了一长串的排比句。
  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楚天齐一脸黑线。他不知道今天萧长海抽什么风,为什么要危言耸听,为什么要故意给自己扣帽子?在一个半小时的会议上,萧长海全是拿公丨安丨局说事,但却不点出“公丨安丨”两个字,也不会提到自己的名字。当楚天齐进行辩解的时候,他马上又说“不要多想,我这是针对所有政法口部门说的”。
  前天赵伯祥在向萧长海汇报完后,专门跟楚天齐讲了汇报的情况。按赵伯祥的说法,萧书记听完汇报,提了好多勉励的话,并表示会大力支持配合,还主动揽下了向县委书记、县长汇报的活。怎么这才一天多的时间,萧长海又是这样一副论调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是赵伯祥所言不实,还是赵伯祥告了自己的状?按说都不应该,赵伯祥不会这么傻的把他自己买了。还是在这一天之中发生了什么,或是有什么人说了什么?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不过事出反常必为妖,萧长海今天抽风肯定不是无缘无故,肯定有什么说道。但今天是弄不明白,只能以后再慢慢了解了。
  楚天齐已经走到汽车旁,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县委大楼,心里话:萧长海,希望你这只是偶尔发难,要是总这么做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楚天齐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是要对抗上级领导。县政法委名义上领导县公检法司,其实主要的还是督促、协调的职能。这些部门都是归同系统上级直管,就是县委书记、县长也还得给点儿面子,更别说一个听着唬人、实则没有实权的政法委书记了。
  打开车门,楚天齐坐了上去,汽车驶出了县委大院。
  在汽车经过南苑小区门口的时候,楚天齐看到,一个女人向他招手,女人是乔丰年的媳妇——企业家尚云霞。
  示意厉剑停下汽车,楚天齐摇下车窗。
  还没等楚天齐开口,尚云霞抢先说了话:“楚局长,离老远就看到您的车过来了,果然是您在车上。”
  楚天齐问:“尚董,你这是……在等人?”

  “不,我刚从小区出来。”尚云霞一指身后小区,“老乔醒了,也开始说话,我把他弄回小区慢慢养着了。”
  “是吗?那太好了,他是不是说了有关案子的情况?”楚天齐很高兴,“要是有什么新发现,及时告诉局里。”
  尚云霞叹了口气:“哎,醒是醒了,以前的好像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喊那个狐狸精名字。”说到这里,她忽然打住,冲楚天齐笑了笑,“我没什么事,就是和您打个招呼,告诉您老乔的情况。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转身走进了小区。
  狐狸精,又是狐狸精,这到底是指的谁?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案卷记录着乔丰年的住址,是南苑小区十一号楼二单元二零二,而傻子被杀是在十五号楼二单元二零二。都是二单元二零二,只不过十一号和十五号中间隔着一栋十三号楼。同时,他又想到尚云霞曾两次提到“狐狸精”仨字,肯定是指的一个女人,而杀害傻子的凶手也极可能是个女人。同一小区,单元号楼号都一样,而且都可能涉及到女人,这中间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对了,那天自己在拉开十五号楼二单元二零二主卧的时候,好像看到对面十三号楼二单元二零二有人影一闪,再仔细看的时候只有窗帘在动了。
  就在楚天齐犯嘀咕的时候,萧长海正在通电话,他这个电话已经通了很长时间,从他散会后回到办公室就开始了。
  萧长海对着手机不耐烦的说:“我告诉你,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抽风,无缘无故抽风。”
  “抽风好啊。”对方的声音很怪。
  萧长海骂道:“好你*娘的*,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把你那个破变声设备关了。”

  “那可不能关,谁知道你什么时候翻脸,把我卖了呢?”对方一阵怪笑,“号码隐藏,声音处理,这样才安全。对不对,萧书记?”
  萧长海牙缝蹦出几个字:“你……抽什么风?”
  “抽风?对,都抽风,说不准那小子也抽风呢。”对方说完,又是一阵放肆怪笑。
  六月八日,星期六。
  今天楚天齐醒的稍晚一些,起来的时候已经将近早上八点。他没有吃早点,而是洗漱完毕直接坐到椅子上。今天是周末休息,找的人少,正好可以利用这份难得的清静,想一些事情。
  昨天被萧长海一通无缘无故的上纲上线,让楚天齐非常不舒服,但也给他敲了警钟。如果杀人命案不能及时告破,可能还会有李长海、王长海这样的领导跳出来,他们或趁机找茬,或把一些责任扣到自己头上。另外,如果案子拖的太久,周边老百姓也会担心,尤其南苑小区的人更会恐慌,听说十五号楼二单元已经有几户人家没有回去住宿了。所以,破案是唯一选择,无论对局里对死者或是对公众都是一个交待。

  听昨天萧长海的意思,乔丰年被打一案的审判工作也遇到了困难。虽然萧长海没有明说,但无论是来自于当事方,还是来自法院内部,亦或是来自其它方面,肯定是有了一定的麻烦。对于这个案子,楚天齐自信公丨安丨的程序没问题,也无惧萧长海故意扣帽子,他所疑虑的是这个案子背后似乎还有隐情。这个隐情也许和案子有关,也许和案子根本扯不上边,但这些都不影响已经进行的这些程序。

  昨天赵六又打电话了,还是追问要解药的事,听语气还挺急,不知是对方真怕身体有什么事,还是有其它难言之隐。楚天齐没有给对方明确答复,只说看情况,他这既是欲擒故纵的“纵”,也是因为还没有最终考虑好自己的计划。他知道,赵六应该还会来电话,可能都等不到双方约定的“周五中午”。
  正想着事情,曲刚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坐。”说着,楚天齐用手一指对面椅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