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7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薇拉说道:“我没有想到他会要杀我。”

  我说道:“你必须要杀,因为,你的背叛,让他痛恨,还有,这么做也是杀鸡儆猴,杀你给手下看,告诉手下们,这就是背叛他的下场,让他的手下们害怕,不敢背叛他。明白了吗。”
  薇拉紧紧地抓着杯子放在面前,很害怕的样子。
  我问道:“你和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
  薇拉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事情?”
  看来,我们的对话,太隐晦,所以,她听不明白。
  我说道:“你和他发生了关系了没有。做了那个事没有。”
  薇拉点了点头。

  我呵呵一笑,然后叹气:“唉。”
  然后拿着一杯酒,又自己喝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事业,薇拉出卖了自己的身体给了林斌,不过如果她不愿意的话,也活不到现在。
  可我有个心结没解开的就是,她为了自己的事业,出卖自己的身体就算了,还骗了我去死。
  那时候如果没有薛明媚的拼死相救,我真的会死了。
  这个心结,我永远的都解不开了。
  还有一点就是,她被林斌动过了,我永远也不可能再接纳她的身体了。
  即使她再漂亮,再美,再**,我都无法接纳。
  这种性质,和梁语文完全是不同的,梁语文是强烈的反抗,不乐意,她自己是为了事业,愿意献出自己的。
  一种是被逼着受到玷污,一种是为了事业甘愿出卖自己身体受到玷污,性质不同。
  薇拉说道:“我很快就离开这里。”
  我说道:“不用说很快,最好明天就走,否则,再被林斌抓了去,我不可能再能救出来你了。我们之间,该做的,我也都做了,我问心无愧,还是谢谢你陪伴我的那一段时光。”
  想到那时候和薇拉在一起的时光,虽然短暂,虽然并不算是交流沟通得来,不算是真正走入了对方的心里,但是至少在身体上,得到了无比的愉悦。
  我这么说后,薇拉眼泪流了出来,她哭了:“对不起。”
  我说道:“不用老是说对不起,呵呵。”
  薇拉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你有多么的好,你那么的好,是我自己不珍惜。”
  我说道:“我不好。”
  她一直在哭,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默默拿着酒喝着。
  薇拉小声了下来。
  好在这二楼上,没人。

  薇拉说道:“我离开后,可能以后都不回来了。”
  我说道:“嗯,我知道。”
  薇拉说道:“你,你,你呢。”
  我说道:“什么我呢,我当然留在这里,这里是我的根。我这片叶子,还能去哪儿。”

  薇拉说道:“你会想我吗。”
  我说道:“我保证我忘记不了你。”
  薇拉说道:“你会和我一样,如果有一天,想到我,会后悔吗。”
  我笑笑,说道:“没什么会后悔的,我该做的,我都尽力去做了,如果说后悔,那就是爱你的时候没有好好爱。可是我们分手的时候,你找过我,我也找过你,我们打平了,两人都互相努力的去维持这份感情,结果还是以彻底的失败而告终,那又有什么好后悔的,毕竟,我们都尽力了。”
  酒喝多了,总让人矫情,醉了总是让人感到伤感。

  不,应该是人真正的伤感,是因为离别。
  想到此生这是最后一次和薇拉相见,我的确也感到伤感,喝了几杯酒后,更是感觉那种哀伤的难过。
  薇拉哭了好一会儿,停下来了,说道:“你是除了我父母之外,在这个世界上,让我觉得最深刻的人。”
  我问:“在你心里刻下最深刻的烙印?还是给你最深刻的回忆。”
  薇拉说道:“不知道,都是吧。”
  我说道:“好吧,我也谢谢你一直会记得我。你危险的时候记得我,幸福的时候,记得我。”
  薇拉说道:“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不会这么对你,我一定会好好对待这份感情,好好珍惜,什么事业都是建立在家庭,爱的基础上,没有了家庭,没有了爱,事业再成功,人都是孤独的。”

  我说道:“竟然能说出哲学家一样的话出来,看来还没喝醉,继续喝。”
  薇拉陪喝了这一杯,说道:“离开你,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最遗憾的事。”
  我说道:“好了不说了,没什么好说的了,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大部分人,你是需要放走的,然后你自己向前走,因为即使你弄回来了,你也会记得你们为什么分手。生活是一系列的错误,我们能做的,就是快速的学习到这些东西,然后前进。”
  我这话就是在告诉她,我不会再留着她,不会再把她带回到我身边。

  因为,我对她的背叛,身体和情感的双重背叛,的确是无法释怀的。
  喝了差不多后,我说道:“走吧。”
  买单后,我出去外面,拦车。
  薇拉说道:“我这几个夜晚,不敢一个人睡,很害怕,你能不能陪我一个晚上。”

  要打分手泡吗?
  我也实在喝多了,不想动了,看了看对面的酒店,拉了她的手,往前走。
  开了一间房。
  进去了房间后,我脱了鞋倒在床上,天旋地转。
  薇拉洗澡出来的时候,躺在我旁边,我还是知道的,她没穿衣服,一件都没穿。
  只是,那白皙光滑的皮肤上,一身的鞭痕触目惊心,即使去洗澡了,也带着药味。
  薇拉抱住了我。
  我也没碰她,两人就这么睡了,实在累极困极了。
  醒来的时候,薇拉走了。

  我坐在床头,抽了一支烟。
  呵呵,她走得无声无息。
  我还心想着,醒来的时候,该怎么离开,静悄悄的,离开,还是和她说一声,然后在离开。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多余的想法。
  昨晚喝了那么多酒,跟她说了那么多话,也表明了我的态度,离开,是保住她最后的尊严,留给两个人最后的彼此尊重。
  既然已经回不去,何不彼此放开,从此相忘于江湖。
  就这样,薇拉从此消失在了我的世界中,不知道在异国他乡的她,后来过得怎么样,有没有红起来,或者是嫁给了他人,从此幸福起来。
  d监区在我的管理下,慢慢的,成绩起来了,从以前丁佩管着的评分成绩倒数第一名,到现在的评分成绩顺数第一,我功不可没,当然,我可不敢沾沾自喜。
  这是因为,女囚们听话的缘故,还有就是监区的狱警管教队长们一起努力的结果。
  在开会的时候,监狱长特别表扬了我们d监区,还有表扬了我。
  日期:2016-12-0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