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68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天高的老婆和儿子是在半夜三点钟报案的,公丨安丨系统知道这件事之后,马上通报了孙副县长,孙副县长当晚睡得并不安稳,电话响起第一声他就坐了起来,拿起电话。
  听到马天高失踪的消息他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那笔集资款,马天高的失踪跟那笔数额巨大的集资款有关。他当时和陈涛等人利用集资款炒卖地皮,结果亏了个血本无归,现在事情败露。他拿不出钱补上这个漏洞,只能逃走。
  孙副县长感觉到自己还是大意了,像马天高这种人应该提前控制起来,不可以给他逃走的机会。
  马天高的失踪,意味着教师们的那笔集资款全盘落空,这件卓涉及到的绝非一中一个学校,几百名老师,七百多万的集资款,这对多数人来说意味着一辈子的积蓄,他们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当老师们知道真实情况之后,他们的情绪会不会失控?
  孙副县长想到了徐大忠,财政局长屠德钧之所以敢对自己不买账,全都是因为徐大忠给他撑腰,徐大忠在会议上的表现已经证明,他要利用这次事件,给予自己重重的一击,教育系统出的这件事绝非小事,恶劣的影响不仅仅限于红河,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普安。
  内电话声再次响起,电话是公丨安丨局长王路宝打来的,他告诉孙副县长,已经连夜将教育局的财务科长以及几个学校参与集资的相关人员控制起来,也已经出动警力寻找马天高的下落。
  孙副县长嗯了一声,其实马天高在这件事中已经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那笔数额七百多万的集资款,只有找回这笔钱,才能平息这场风波。
  马天高是带着惶恐的心情逃离的。
  他开着一辆半新不旧的深蓝色桑塔纳他没有目的,只想着尽快离开红河,离开这个地方,当初他集资的确是好意。
  因为看到教育系统老师住房条件太差,他想集资盖房,可他的一位同学知道了这件事,就劝他把买地皮剩下的钱,用来投资,一年前的时候南方地价连续看涨,冯成贵和陈涛以及财务商量了一下,也感觉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就把集资款打到了同学所开的地产公司的账上,可谁曾想自从把钱打进去之后,地价的行情就一路下跌,同学只说钱都套在地上了,现在要是卖地恐怕是血本无归。
  马天高等人只能自认倒霉,知道只要这件事败露,自己不但身败名裂,而且十有八九会被送进检察机关。可以说马天高早已做好了随时出逃的准备。
  孙副县长今天上午在一中的那番话,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大限已经到了,现在不逃,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马天高开车驶出红河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当他看到红河的灯火,忽然想起家里白发苍苍的老娘,忽然想起妻子和儿女,鼻子一酸落下泪来。人真的不能贪心,如果不是被高额回扣所引诱,他不会犯这个错误。
  可谁都没有想到在第二天一早,很多媒体就报道了一中老师的停课事件,而且马天高携款潜逃的消息已经在红河的大街小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播开来。
  县委县政府等领导紧急召开的会上,张东健脸色铁青,他的愤怒并不是因为教育系统一系列的事件,而是因为事件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媒体如此快速准确的做出反应。
  显然有人通风报讯,马天高的事情更是有人故意散播出去的,这个人十有八九来自于红河内部,张东健的目光逐一在每位领导的脸上扫过。他的声音中透着愠怒:
  “真是没想到!我说过多少次,要把影响限制在最的范围内,千万不要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不要影响到教师的情绪,凡事都要从大局着想,可有人就是不想红河有一天的安宁,想兴风作浪,想利用这次事件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很失望!”
  秦书凯说:“我看这件事未必是我们内部的原因,一中停课动静闹得很大,当时到现场的记者和新闻单位很多,不排除某些记者私下将新闻素材提供给省报的可能。至于马天高的事情,公丨安丨机关已经介入,知秦人很多,想保守秘密更难,有道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也会被人知道。”
  孙副县长点了点头,他的双目中布满血丝,看得出昨晚一整夜都没睡,孙副县长道:“我相信,我们领导层内部不会有人在这种时候想要看到出问题,我们是个团结的群体,不会出现张书记所说的情况。”
  其实他也在怀疑徐大忠,可在没有事实证据之前,有些话断然是不可以乱说的。

  徐大忠的表情很平静。
  他知道张东健刚才那番话是冲自己来的,可他很坦然,昨天在财政拨款上难为孙副县长是真的,可他的胸襟并非这么狭窄,教育系统的事情虽然是孙副县长分管,可闹大了对整个红河都会有影响,他还是想红河稳定繁荣,他是常务副县长,他不会做为了私人利益而牺牲整个红河的事情。
  不过他也明白,在所有人看来,自己是最有嫌疑的一个,因为他和孙副县长之间存在着不言自明的竞争关系,最想孙副县长到霉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徐大忠懒得解释,因为这时候出来解释只会越描越黑,孙副县长现在已经很麻烦了,教育系统发生这件事,事态变得越来越严重,孙副县长这次应该承担的责任是跑不了了。

  徐大忠于是站在政治的高度道:“事情既然已经传开了,我们也没时间去考虑如何消除影响,毕竟问题是存在的,要解决问题是目前的重要任务,我认为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尽早抓住马天高,追回集资款。”
  孙副县长道:“我有个提议。因为情况出现的太突然,为了避免情况进一步恶化下去,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从个财政划拨一笔紧急款项……”
  徐大忠笑道:“孙县长,你的意思是让市财政拨款堵住教育系统集资留下的漏洞?”
  孙副县长的确是这个意思,眼前唯有这个方法才能够安定整个教育系统的军心,只要拿到钱,教师也就不闹了。
  徐大忠缓缓摇了摇头道:“不行!我县财政可以预拨他们的工资款,但是,我们决不能用国家的财政替他们内部的错误埋单!如果开了这个先例,那么任何系统,任何企业都可以向政府伸手,这是一个,无底洞,是一个永远填不满的大窟窿!”

  孙副县长道:“非常之时需用非常规之手段、规则也需要灵活运用,解决问题那才是关键。”
  徐大忠毅然答道:“我站在常务副县长的角度回答这个问题,绝非规则的问题,而是原则的问题,规则可以灵活运用,但原则不可以改变。”
  包括书记张东健在内的多数常委都是赞同徐大忠的观点的,原则不可以改变,假如教育局的错误由政府埋单,那么这个先例将导致各企业、单位纷纷向政府伸手,政府就会接应不暇。
  日期:2017-04-09 07: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