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6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主席和组委会的众人过来给我们送行,但我的关注点却并没有在这些人的身上,而是落到了附近的好几个地堡处。

  那是机枪地堡。
  洞天福地之中,电子产品全部失灵,但现代武器却依旧可以正常使用。
  为了在这个地方站住脚,有关部门在这儿也是投入了很大的一部分兵力,就连那个什么超级战士的项目,也都给放在了这里。
  关于碰见楚选大校的事情,我之前的时候,已经跟杂毛小道聊过了。
  对于这个消息,杂毛小道并不意外。
  事实上,这一批超级战士的培育,一直都有消息传出,据说是参照了许多魔怪的基因进行了生物改造,特别是在2012年年末的京畿大战,更是提供了相当多的魔怪尸体,而这些素材使得事情的进展非常迅速。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北门打开的时候,有许多人根本就没有去理会那垂落而下的绳索,直接踏空而去。
  最先开始的是善扬真人,他袖子一甩,飞出一物来,落在了脚下。
  他足尖轻点,人却是随着那东西飞向了远处。

  御剑飞行?
  这一手段瞧得许多人为之错愕,不愧是老牌的天下十大,这样的本事还真的是让人惊叹不已。
  而随后海常真人也是纵身一跃,宽大的道袍猎猎生风,然后落向了下面的林子里去。
  作为第一批的三人评选委员之一,陆左自然也不甘落后。
  他比前年两位更加潇洒,无论是善扬真人的“御剑飞行”,还是海常真人的大袖一挥,都及不过陆左的凭空飞行。

  这一招当初使出来的时候,曾经惊骇了许多茶荏巴错的土著。
  此刻也同样也震惊了其他的候选人。
  杂毛小道的方法简单许多,他足尖轻点,那九十度垂直的山崖在他的脚下,就如同平地一般,而王明则是大手一挥,却有一头浑身冒着熊熊火焰和浓烟的大狮子腾然跃出,将他给驮在了背上。
  “火焰狻猊……”
  我听到有人叫出了那大狮子的来历,而这个时候,王明则是看向了我们,说要不要搭你们一程?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不用,走你的。

  王明点了点头,双腿一夹,那火狮子腾然而起,踏空而去。
  这手段,当真是亮瞎钛金狗眼。
  瞧见众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地离开,屈胖三也急了,看着我,说走啊。
  我一愣,说怎么走?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怎么走?还要我教你?

  他伸手过来,拉住了我的手,我这才晓得他是想让我用地遁术带着他离开。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周遭的法阵好强,布置缜密,就只有北门这儿有一出口,能够前往远处去。
  就在我找寻的时候,屈胖三指着一地,说在那里。
  他的眼光不错,我拉着他,施展地遁术,瞬间出现在了百米开外去,回头过来的时候,瞧见那前进基地在高高的悬崖之上,与下面有如天堑之隔。
  落在了下面的林间,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便感觉到脚下一阵滑腻。
  我低头一看,却见自己居然踩到了一条九十公分左右的黑色长蛇,大概是感觉到了重压,那长虫转过身子,张口就朝着我的小腿咬了过来。
  我没有犹豫,也没有回避,直接加重脚上的力量,将这条蛇给踩死。
  这长虫提醒了我,将其踩死之后,我左右大量一番,才发现这附近居然有十几条蛇,个个都是性子凶猛之辈。
  屈胖三并不怕蛇,瞧见这林间有些密集的蛇群,顿时就笑了,说我说小鹿岛之前被称之为蛇岛,昨天却没有瞧见几条,原来是都给赶到了这儿来。
  他说着话,周遭的游蛇逐渐增多了起来。

  这些长蛇密集,凶狠非凡,瞧见我们在这儿,顿时就发出“嘶嘶”的声音,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晓得,这是在召唤同伴啊。
  几秒钟之后,我们身处的林间周围,已经有了二三十条长蛇,而且瞧见对方的模样,我几乎都百分之百地肯定,那一定是毒蛇。
  寻常人瞧见这个,或许都傻了,然而我却不但没有惊慌,反而笑了起来。
  一拍胸口,我开口说道:“小红,出来开饭吧。”
  听到我的话语,早已是饥渴难耐的聚血蛊小红就窜了出来,朝着那些毒蛇张牙舞爪,完全就是一吃货的模样。
  就在聚血蛊将这蛇群追得四散而逃、大快朵颐之时,旁边突然传来一人的声音:“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聚血蛊么?”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的眉头顿时就是一跳。
  聚血蛊之事,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很大的秘密,江湖上的人只知道我是陆左的堂弟,也跟他学过手段,属于敦寨苗蛊一脉,但却并不知道我有那聚血蛊的事情。
  然而对方瞧见小红的第一眼,却立刻就认了出来,着实让人起疑。
  而且对方的来头也颇大。
  号称中国第一古刹,中国禅宗、佛教祖庭的白马寺里走出来的寺内第一高手,元晦大师。
  这位大师并不是白马寺的方丈,也不是什么长老,看光了藏经阁五十年的他一朝成名天下惊,北地佛门之中无人能敌,佛法圆润至大乘境界的顶尖佛门大拿。
  当世之间,除了那些不世出的隐世高手之外,佛门高手之中,以他为尊。
  可以这么说,他是禅宗佛门的第一高手。

  而此刻,他却眯着眼睛,打量着到处捕食长蛇的聚血蛊,尽管脸上没有露出多少情绪来,但我却还是能够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一缕嫌恶。
  我一挥手,聚血蛊遁入林中,而后我上前来,朝着这位大师拱手说道:“元晦大师,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元晦大师指着林中,说那虫子,难道不是当年创建苗疆万毒窟的那位万毒窟主人,他所拥有的聚血蛊么?
  我说大师如何这般肯定?
  阿弥陀佛。
  元晦大师作了一揖,唱诵了一声佛号之后,这才开口说道:“巫蛊之祸,延续千年,自西汉起,便一直为祸世间,我白马寺作为佛门之首,一直慈悲为怀,度化世人,也无数次地与养蛊人进行斗争,对于苗疆巫蛊一事,算得上是熟悉……”
  一直与苗疆养蛊人作斗争?
  我的眉头一挑,说原来如此,那么大师不去捕捉灵兽,反而是现身与我攀谈,又是何意?
  元晦大师说我曾听人所言,这聚血蛊想要做成,需要耗尽十八人的生命力,在身体里面豢养引蛊,最终抽取之后,聚血而出;而这只是最基本的,想要凑齐十八个拥有耶朗血脉的人,更是需要无数无辜的生命,死上千百人也不一定——想必这就是陆左为什么会在大凉山犯案的原因吧?说起来,他为了你这堂弟,当真是耗费心思啊……

  日期:2016-09-2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