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6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了我们几人,杂毛小道抽空还去找了无缺道长和依韵公子,把符箓给他们送过去。
  这东西跟组委会提供给我们的定位求助器差不多,不过如果真的遇到了麻烦,与其去找组委会那些不靠谱的援助,还不如咱们自己内部解决了,所以两人也并不退出,也承诺我们这边有什么事儿,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
  这算是一个比较松散的联盟。
  至于其他人,譬如符钧啊,或者别人之类的,我们就没有再多联系。
  讲到底,大家见面打招呼,搞得很亲热,但是心中对彼此都有猜疑,你过去找人家,别人也未必领情。
  大概弄完这些之后,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说那行吧,就这样,我睡了。
  他倒是心挺大的,也不想着多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况,看一看地形了,了解一下那些异兽到底还是什么样子的,都有些什么种类,这岛有多大啊之类的情报……

  我正想说他呢,结果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都不约而同地打起了呵欠来。
  陆左对我说那行吧,明天可有得忙呢,早点休息吧,磨刀不误砍柴工……
  呃,这句话是这么理解的呢?
  这帮人还真的是艺高人胆大,居然还能够睡得着?
  我送大家去休息了,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终还是下了床,出门而去,准备去那指挥部拿点儿资料。
  他们都是顶天厉害的人物,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做功课吧。
  我们之前耽搁了一段时间,这会儿的指挥部人已经散了许多,就剩下四五人,瞧见我过来,也没有理我。
  我找工作人员要了一份资料,大概地看了起来。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这边的资料并不周全,从上面显示的资料来看,从这儿往东四十里才是海边,而大海之外,不知道西东,至于相关的异兽图谱,则罗列了数十种,千奇百怪,倒也是颇为骇人。
  这些资料只能在这儿看,不能借阅,我大概瞧得差不多了,这才离开。
  从指挥部走出来,前面有几个全副武装的人从过道往那边走去,其中一个人是侧着脸对我的,我一开始没注意,等那人走了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个人,不就是楚选大校么?
  楚选大校是我在石家庄秘密军事基地里面认识的一人,他与张励耘说起来算得上是同事,不过双方其实还是有一些嫌隙,而正因为如此,使得当时的我们与他之间,相识得并不是很愉快。
  对于这样只是萍水相逢的人,我很少有去回忆,也觉得这辈子都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却没有想到,在这疑似员峤仙山的洞天福地之中,我们却又一次地意外重逢了。
  只不过他与我错肩而过,我认出了他,他却对我没有任何印象。
  楚轩大校从我的身边离去,尽管对方没有认出我,但我还是特地打量了一下他,发现对方身上散发着些许血腥气,似乎刚刚有发生过战斗一般。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东北角的地方,传来了一阵“哒哒哒、哒哒哒”的机枪声。
  听到这声音,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想要过去,这时有工作人员拦住了我,说老师,没事的,估计是有一些凶兽不开眼,试图靠近我们这里,有值班的守卫在,用枪声将其惊走,用不着担心……
  我说这事儿你们这里很寻常?
  那人点头,说对。

  我没有再动了,而是回到了木屋这边来,瞧见众人都已经睡着了,于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我早早地醒了过来,走出门中,在水管前洗漱,刚刚完毕,依韵公子走了过来,瞧见我,冲着我微微一笑,说早。
  我也说早。
  依韵公子瞧见我有些犯困,说怎么,昨天很晚才睡?
  我苦笑着说道:“昨天晚上时不时打一阵枪,搞得我时不时地惊醒过来。”
  依韵公子说他们不是解释了,说是前进基地的警卫在驱赶凶兽么?这事儿很寻常的,你不用太在意。
  我笑了笑,说我这人总是爱大惊小怪,没办法。
  简单聊了几句,我问他不跟我们一起么?依韵公子笑了笑,说我这个人单独惯了,以前在荒域那边的时候,也是一样,人多了反而不自在——不过没事,如果有什么危险,不是有萧兄弟送的符箓么?到时候我们彼此照应,我想问题应该不大的……

  两人聊着,没多久,候选人纷纷起来了,我们聚在一块儿,简单聊了一下,这时不远的集合处传来了钟声,我瞧见陈主席等人已经到了,便与众人一起,围了过去。
  众人再一次聚集在一起,陈主席跟大家问好,然后又将其今日测试一事来。
  相关的事情,昨天说得也差不多了,今天讲的,是关于猎杀或者降服凶兽的事情——前进基地在这儿已经建立一年多了,对于岛上的凶兽也有了大概的了解,现在给每一位发放一本图谱,里面将凶手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不同的等级对应的分数不同,其中以甲等最高……
  至于如何验证成绩,这个事情有些原始,就是需要大家将凶兽口中左下方的尖牙拔出,而如果没有牙齿的,则取下头上的某一部件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地方没有办法使用任何电子产品和仪器。
  当然,未必避免有人去割取别人杀死的凶手器官冒领,组委会专门请来了顶尖的痕迹学鉴定专家,对于验证品进行查验,如果发现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将会取消其参选资格。
  这办法是从制度上限制冒领者,而另外如果有证据表明这样的行为,指出来的候选人也将获得一定的分数。
  这是相互举报,虽然不太入流,但也能够有效遏制那样的恶性竞争。
  陈主席讲了一大堆,大家都有些昏昏欲睡了,而到了最后,他终于猛然挥了一下手,说一会儿我将会送大家从北门出去,接下来的这一天,就看各位表现了。
  啊?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忍不住长长舒了一口气。
  江湖人物,最烦的就是这种长篇大论,耐着性子听完了这一大堆的话语,终于等到了出发的时间。
  我跟随着众人来到了北门这边来,这是一个城寨的模样,前进基地高出地面四十多米,想要从北门出去,需要用吊绳捆着吊篮往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当大门打开来的那一瞬间,我突然间就感觉到全身一热。
  事实上,经过昨天的铺垫,很多人对于今天的测试都已经是跃跃欲试了,第一天表现不好的希望在今天刷成绩,而表现得还不错的又想着继续保持优势,故而颇有些摩拳擦掌的意思。
  特别是昨天听到兽吼和枪响一夜,我们都憋着一股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